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7/07/10

翻譯:Allen Iverson,一條找回自己的路

主題:Allen Iverson,一條找回自己的路 原文出處:Sport Illustrated;作者:LEE JENKINS;時間:2016/6/27(GT+8) 原文網址: ht...

作者:Qjarchen

主題:Allen Iverson,一條找回自己的路

原文出處:Sport Illustrated;作者:LEE JENKINS;時間:2016/6/27(GT+8)

原文網址:

https://www.si.com/nba/2017/06/26/allen-iverson-big3-career-76ers-wife-where-are-they-now

參考、用來矯正語意的網址:

https://bbs.hupu.com/19557655.html

內文翻譯:

 

前情提要:

 

Allen Iverson,在最近七年內第一次回到球場之際,那位被NBA史上最佳球員稱為「神」一般的存在、因其殘忍無道的crossover而不朽的傳奇人物,要成為教練了!但 The answer 實際上想告訴我們的,是這一路上對他來說重要的意義,以及一趟回家的旅程。

Allen Iverson,這位以狠準精捍的變向過人而聞名的不朽傳奇,被Michael Jordan欽賜為「神」一般的存在,在闊別球場七年後,以教練的身分回歸了賽場

 

國會唱片大樓,似一幢帶有中世紀風格的13層唱片高塔,穿入Hollywood上那粉藍的雲層中。這是許多名人雅士所選擇的工作室,例如 Beach Boys and Beastie Boys,Dean Martin and Judy Garland,Ryan Adams 和 Mary J. Blige,都曾在這發揮。藝術家來到這裡,使用 Nat King Cole 的鋼琴、Frank Sinatra 的麥克風、Paul McCartney 的混音台等寶物。DJ Quick 聽說了八個在地下30呎的混音室,想盡辦法要進去用。「歷史活在這裡」,Ice Cube說著,「它流淌於四周的每一寸空氣」。 Cube 現在是一位演員,企業家,以及廣告代言人,然而每當他坐在 Studio B的混音台後方,他永遠都是一位留著 Jheri 般的捲髮, 穿著卡其褲,以前與 King Tee 一起發單行曲的康普頓男孩。

 

「我能了解所有媒體等著對你的離開這件事,或者是說退休,所做好的一切準備,以及退休本人面對這情況的那種感受。」他說。「從分析一個做電影的人的角度來看,他們一點也不在乎音樂對我人生的影響,他們並不了解,在我心中,仍有個 B-Boy 的心在鼓動著。」 去年四月,Kobe Bryant在他生涯的最後一場比賽得了60分,而 Cube 緬懷的好像那是他自己的職業生涯一般。「就好像,一切都已結束,然後你跟我說他已經不再有籃球魂?」他憤憤不平的說著。「在NBA這賽場上得了60分然而它不是球員?這種事情每年都在發生。我們從一開始看這些空中飛人從高中、大學、贏得總冠軍、錯過季後賽-漸漸的,他們變得像我們的朋友、像兄弟一般,因為我們知道他們所有的事情。然後突然間,他們離開了。就像他們落到地球表面成為普通人,不被人關注。噢,我好想念他們。」他更加激動的說著。

 

大部分的NBA巨星總是被各式各樣的眼光、閃光燈關注著,不管是來自教練、媒體廣播、抑或是球團執行長。然而有些人就是沒辦法戴上虛偽的微笑,或是披上符合社會期待的外衣。而這些人的率直深深吸引了Cube,就像小野獸熱騰騰的柏油路上怡然自得,即便,那厚重的腳蹄已經熬到龜裂,大眾覺得他的腳快裂開了一樣。「我所談論的是那些堅持自己最原始、最單純內在的人」Cube 說,「那些不願順應大眾對他們的期望的人,能夠隨心所向活出自我的靈魂的人

 

(圖片取自原文)

接著,42歲的 Allen Iverson 回到了一樓的大廳,穿著毛衣,戴著鑽石,走過 Frank Zappa、 Sam Smith 和 Alabama Shakes 的黑白相片。他帶著一頂毛線帽,又帶著一頂棒球帽,帽子下遮住的是一貫的辮子頭。 這位曾經從髮帶到腳上的 Reebok Question 球鞋都要精心搭配,否則不願出場的男人,今天仍然很funk。AI 說他餓了,想吃 Taco Bell 或是 Kentucky Fried Chicken(簡稱KFC)。而這選擇,讓他想起了他在米蘭那令人難忘的一晚,有間夢幻中的餐廳敲著他的門,要求主動服務他。補充一下,那間餐廳要預約需要提早三個月。但那時到了晚餐時間, Iverson並沒有興致吃絢麗講究的義大利菜,所以他請他的保鑣去買個一個麥當勞的大麥克...。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