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7/07/10

翻譯:Allen Iverson,一條找回自己的路

主題:Allen Iverson,一條找回自己的路 原文出處:Sport Illustrated;作者:LEE JENKINS;時間:2016/6/27(GT+8) 原文網址: ht...

作者:Qjarchen

 

「你必須了解一些事。首先,就是你是個混蛋!」Iverson 發狂著,聽不進別人的勸說。「如果你夠成熟,能打理結婚這檔事的話;如果你好好扮演你的角色的話,那一路上的爭執就不會發生了!所以都怪 Allen Iverson! 我應該很早很早就離婚的!這件事直到我說『我願意』之後一年就應該做!」但之後又反省的說:「而很明顯的,它晚了12年發生,而那也是因為她不想讓我們的家庭破碎。離婚是她用來獲得我注意的最後手段。她嘗試了書中的每一個方法,甚至因此跑去諮詢,但最後沒一樣有用。而唯一一件能獲得我注意的事情,是某次我看到一張紙,看見上面寫著『Iverson vs. Iverson. 76ers vs. 76ers. Georgetown vs. Georgetown.』你縱觀法庭而看著那位你愛他多於你的人生的人,卻只能留下他的照片。即使我非常的堅強,在那一刻,確確實實是我脆弱的時候。」

 

六百頁的離婚文件,被合併放進 Not a Game,一本2015年 Washington Post 記者 Kent Babb 編輯的傳記 Not a Game中,顯現出Iverson他負面形象-包含糟糕的父親及糟糕的丈夫、嚴重酗酒、累積負債的形象。從他的證詞判斷,他幾乎窮困潦倒,在聽證會上告訴 Tawanna 他甚至無法負擔一個起司漢堡。「她在說廢話,我也在說廢話,她的律師在說廢話,而我的律師也在說廢話,而到後來場面變得一發不可收拾。」Iverson說。「我們傷害了彼此。我們浪費了許多錢。我們讓我們的孩子、我們的家庭經歷了這一切。而這一切帶領我們走向哪裡?一切只是回到了原點,回到了法院。」。

 

他們最後成功在2013年正式離婚,由 Tawanna 擁有孩子們的撫養權,而 Iverson被判刑入獄。 在訴訟的後期,他們兩人一同在夏洛特分居。「他是個悲劇,總是在發狂」,Iverson 另一個朋友說著。「他唯一的目標就只是與他復合」。這對前「夫妻」最大的兒子,Deuce,目前正就讀南佛羅里達的高中,主修運動學院的籃球科。然後Iverson 告訴Tawanna:「我們下去那吧!就只有你、我、和孩子們,逃離一切。」他們花了半年在 Delray 海灘,半年在Boca Raton。「這很棒」Iverson 回憶,「但有點孤單。沒有家庭、沒有朋友,沒有保母。我們沒辦法有任何時間單獨相處。我們不能單獨享用晚餐,不能一起看電影。」

 

而後夫妻兩人回到了夏洛特,在同一個屋簷下生活著,而 Iverson 第一次的嘗試成為可圈可點、不眠不休的父親。「我想要出現在家長會上,為了小孩們的作業」他說。「我不會只是坐在一個地方,就告訴你我是全世界最好的爸爸。但我回家了。我可以做任何我沒有為我較大的兒子們做的事。現在我所做的一切`,

對我來說有點開心,因為這種急切感我以前打籃球時常有。Tawanna 她不必再扮黑臉。她負責管教,這是她做的。而我,就只是還給他們一個臉色。孩子們認為我會做什麼可怕的事。但事實上,我沒有,因為我只是坐在那負責用溫柔說服他們。」。

 

在五月底時,Iverson 坐在國會唱片大樓的沙發上,為 BIG3 拍攝宣傳廣告,仔細回憶了他對於 crossover 和 fadeways 。然而他現在想回憶的對象,看起來,是他的前妻。他向前傾,眼神尚未絕望,而保鑣們靜靜地待在他身邊。「Bubba Chuck 會告訴你他要什麼的」,Croce 使用著 AI 的第一個稱呼提醒著保鑣。 「一旦他讓你進入他的世界,你就會完全的被包含進去、完全的了解了。」

 

當 Iverson 在去年夏天入選名人堂時,他哽咽的感謝了 135 個人,包含一些節目主持人,當中甚至有些人不認得 A.I。「你們之前有注意到我做過什麼嗎?」Iverson 問。「看吧,我還剩一些人沒感謝,但我等著最後才要談論關於她,我前妻的事,因為如果我沒有這樣做,我將會更快失去她。像我這種情感豐富的人啊,要是那樣一定會失去控制,而且我也無法以這樣的心態繼續打球下去。」

 

Tawanna 並沒有答應記者的採訪要求,但從一些相關朋友管道可以確定 Iverson 的說法,說雖然他們離婚但同居,是確定的事實。「我們仍然會爭吵」Iverson 承認。「事實上,我們現在正好在冷戰呢-正好我在這裡,好像你是我的隨身顧問一樣幫我,哈哈哈-我在母親節時回到了 Virginia 的那個家,而在她回到夏洛特那,帶小孩還去上學;我想待在這久一點,但她的反應好像是「你這混蛋給我死回來」的感覺,我暴怒了。我又再次犯了錯。這些仍然在發生。我曾經告訴媒體『當我40歲時,我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真他混帳的謊言啊。我仍然被與15年前同樣的事情執迷不悟著。但現在的我們知道我們可以選擇要不要接受這些。而他仍然是 A.I 夫人,那我一直堅持不放手的頭銜。」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