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3

Kentavious Caldwell-Pope,受限自由球員制度的受害者

在豪華稅的懲罰效益越來越高,NBA 球隊也更謹慎聰明之後,在非受限制自由球員(UFA)中簽下「不合理合約」的數量已經越來越少。雖然不是說不會再有「爛約」的出現,像是Chandler Parsons和J...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豪華稅的懲罰效益越來越高,NBA 球隊也更謹慎聰明之後,在非受限制自由球員(UFA)中簽下「不合理合約」的數量已經越來越少。雖然不是說不會再有「爛約」的出現,像是 Chandler Parsons 和Joakim Noah 雖然在一年前都受過大傷,但是在自由市場裡都有拿到一份大合約,而後來的表現不如預期。Timofey Mozgov, Luol Deng, 和Solomon Hill的合約則是在簽下去的那一刻就顯得很冒險。

 

對比 2000 年時期中期來說,豪華稅只是一個有點干擾球團的因素。那時候的球團都還在適應高薪,適應一個需要會計師進入籃球部門的新時代。非受限自由球員對球隊來說是個比較保險的投資目標。

 

同時更是受限自由球員(RFA)處境最艱難的時刻。

延伸閱讀:淺談受限自由球員(Restrict Free Agent)

 

受限制自由球員是一個很詭異的概念,而在實際運作時更顯奇特。他的名字聽起來有點矛盾,暨自由又受限制。

我們來看看對於球員和球團來說這種條款有多危險,而這個條約又怎麼在這個暑假深深的影響了剛與湖人簽下一年短約的 Kentavious Caldwell-Pope。

 

受限自由球員的人才庫其實很特別

受限自由球員遇到的首要問題在於,只有「有缺陷的好球員」跟「表現超過預期」這兩種球員才會真正的進入受限自由球員的市場。

 

很多第二輪新秀或是落選的球員就是上述的第二種球員。他們大多會簽下 3 年外帶最後一年球隊選擇權,價值僅有底薪上下的合約。如果這些球員沒有打出表現,球隊可以早早把他們裁掉,如果他們有出乎意料的好表現,這份合約就會成為聯盟最有價值的合約。

 

在三年合約的最後他們會成為「受限自由球員」,先前領著低薪(相對來說)打球的這些球員,他們渴求獲得一份大合約。母隊必須面對其他球隊開出的瘋狂價碼,不論是跟進簽約或是任由其他球隊把他帶走。

 

這就是小牛當時怎麼把小前鋒 Parsons 從火箭隊帶走;而火箭也是這樣把林書豪從尼克手上搶過來。而國王失去 Isaiah Thomas 和爵士隊無法留下 Wesley Matthews 也是同樣的道理。

 

 

真正優異的球員,那種未來或還在領新秀約時已經成為明星的球員通常都不會成為自由球員,即使會,他們也會很快速的與球隊續約。最棒的那些年輕球員,他們通常會在第三年簽下延長合約,而沒簽下延長約的明星等級新秀,也幾乎都會與母隊快速的簽下合約,Klay Thompson, Kawhi Leonard和 Draymond Green都是這樣的例子。而Jimmy Butler更是直接簽下了頂薪合約。

 

這些未來球星的案例都很單純,問題最大的就是本段提到那些「好,但是有不少缺陷」的年輕球員。本文主角 Kentavious Caldwell-Pope(KCP) 就是這種類型的 RFA。

 

他的防守能力值得一份大型合約,不看好他的人則認為他的投籃能力不夠穩定。這不但是問題、是爭議,同樣也是這類球員在自由市場被卡住的癥結點。因為他是個有著明顯缺點的好球員,但沒人能保證他該值多少。

 

如果他的投籃能力很有水準,活塞絕對會匹配任何前來報價的球隊。但要是Caldwell-Pope不是這樣優秀的防守者,他可能就會接受比較差的一些報價,甚至活塞會早早的放棄報價權。

 

我們現在知道了,RFA 就是群屬性這麼特別的球員。接下來我們開始討論球團方遇到的困難。

 

 

追逐受限制自由球員不是件好差事

首先是「時間」與「時機」的問題。當自由市場開市時,球員與球團都會希望能盡快完成新合約的簽訂,然而當受限自由球員接受合約時,母隊擁有一段「檢視合約來決定是否跟進」的時間(十年前是 7 天,現在的規定則是 48 小時內),而當母隊檢視的期間內,開價球隊的薪資空間就必須先卡在這份合約上。也許這兩天的等待就足以讓他們失去爭取其他自由球員的機會。

 

今年籃網與 Otto Porter 的追逐戰就是一個案例。籃網在 4 號與 Porter 達成協議,然而在 6 號兩天合約審視期才正式展開,於是巫師在 8 號時才終於「正式」宣布跟進籃網報價,留下 Porter。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