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7/07/25

Nerlens Noel、RFA與球隊的商場誠意學

雖然並非前所未見,但現在發生在Nerlens Noel身處的情況是非常特有的案例,也是未來的非限制自由球員(RFA)都有可能會面對的課題。 延伸閱讀:Kentavious Caldwell-...

提姆摩西

事實上就是現在球場上幾乎所有合約不是溢價就是過於低價的,之前預期的薪資合約會大漲導致這一兩年的薪資結構根本大亂,大家都亂開高薪搶人;
幾年前薪水能上20M的至少都是準全明星等級的球員,現在是連藍領苦工還是一些阿貓阿狗都可以拿到20M還是接近20M,導致搶完後一堆甩不掉的垃圾合約,倒楣剩下的球員就變成只能再簽一份短期中產小約看能不能再打出身價,等明年其他隊伍來搶...
感覺這樣薪資結構呈現最高跟最低化對於球賽精采度沒有幫助,就像D.Rose無奈只能簽下一份過低的薪資;然後巫師其實也沒補強什麼薪資也被堵死了
至於Noel,一個沒有完全健康甚至於打出身價的球員,要一次直接用複數年最高薪25M的合約簽下,個人覺得再沒有其他球隊報價的情況下要直接這樣開也不太合理,如果是用原合約直接續簽也只是會搞壞之前關係(除非高層對於他還有其他想法),個人覺得開個複數年年薪1500~1800上下,最後一年加個球員選擇權就已經很好了,不要跟我說有比他爛的都可以拿更高薪了,因為小牛沒時間再簽下一個Parsons之類的垃圾合約了

Samael

諾爾的問題在於他沒那麼優,如果他有20、10的數據表現,還怕沒人端上頂薪搶人?就他的數據表現以及出席率,了不起是中產價碼,有破千萬的合約就快簽吧!萬一下一季出席率又不佳,保證只剩底薪約能簽。

JK1971

大家的想法都差不多,一個不錯的年輕球員因為老闆不拿出年薪2,000萬美金以上的長年約,就覺得不受尊重?!到底是誰的腦袋有有問題?

運動視界編輯

就怪大頂薪壞了行情...

雖然並非前所未見,但現在發生在Nerlens Noel身處的情況是非常特有的案例,也是未來的非限制自由球員(RFA)都有可能會面對的課題。

延伸閱讀:Kentavious Caldwell-Pope,受限自由球員制度的受害者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本季的自由球員市場已經開始好久了,久到好像Paul George已經幫雷霆隊打工完一季,準備要去披上紫金球衣,但還有人還在市場上murmur的抱怨著,「我的合約勒~」

 

我們還不了解究竟小牛隊提供了什麼樣的合約內容給Nerlens Noel,也不知道其他球隊準備端上什麼樣的菜色,但現在三方角力恍若像入一灘死水,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請繼續往下閱讀

(Noel 的心情就如這張照片的意境,低頭不語 / 達志影像授權)

 

我們至少得到一個合理但還不夠好的解釋:小牛隊放出消息,他會匹配任何球隊喊出的報價。因此,還會有球隊喊價嗎?但這不是其他球隊不喊價的主因,小牛隊自己多年前也曾聽過火箭隊會不惜一切的留下Chandler Parsons,本來想說試試手氣順便陷害一下火箭隊,因而給了一顆毒蘋果,殊不知,精明的Daryl Morey手一縮,霸氣地喊了一聲,「Parsons,祝福你到達拉斯功成名就。」而NBA西毒籃網隊本季再度出招,但巫師隊為了保持球隊競爭力,不得不留下Otto Porter,籃網隊有機會再度虎視眈眈地望向下一個目標。

請繼續往下閱讀

延伸閱讀: 搶不贏也能害慘你 籃網的RFA攻擊術

 

然而,Noel依舊在市場上,毫無動靜,我們可以假定小牛隊肯定給了Noel一張合約,但低於他心裡的預期,所以兩造雙方都想要藉由時間或是第三者的介入來施加壓力給另一方。

 

Noel能拿到的最高薪大約是每年2500萬,假設小牛隊開出的合約是每年2000萬,如果他們願意匹配任何球隊的開價,為何不直接加個幾百萬搞定,不要給其他球隊任何機會?如果他們沒加價,那應該有其他球隊出來攪和吧?

 

發生在Noel身上的情形,我稱之為「伴隨現象(epiphenomenon)」換句話說,發生過的事情必定會再發生。每當自由球員市場開幕,球員和球團之間相互角力外,還有兩個重要的因素,生意和尊重。

 

有些事攸關尊重和人情味;有些事事關金錢和現實面,通常這兩者都相當重要。但發生在Noel的難題,就是球團希望球員能夠理解NBA就是一場生意,而球員希望球團能夠尊重球員。

 

生意和尊重的衝突是NBA常常出現的戲碼。球迷和球團高層最希望出現的結果是球員簽下“剛好的”價碼,繼續為球隊效力,高層更貪心,他們希望能同時留下球員和薪資空間。許多球迷期望中的球員是為了球隊和城市榮譽而奮戰,而不是為了錢而戰,因此不應該拿太多錢,很少在社群媒體上看到球迷為拿到頂薪的球員慶祝,相反的,佛心合約常常被歌功頌德。

 

(Noel 季中一度就像是小牛年輕的外來希望,只是一到暑假事情似乎就沒這麼單純 / 達志影像授權)

 

如果球員要的更多,那就是球員做出商業為主要考量的決定;如果球團開得少,那就是球團想做生意。

 

從商業上考量並做出決定並非錯誤的選擇,每一個總管都希望薪資空間越大越好,每一個球員也當然希望合約越高越好,但同時,也要考慮到太少的尊重會讓雙方皆不開心,而在談判過程中,尊重是相當重要的影響因素。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如意算盤,但不能期望球員,或是球團老闆理解生意就只是生意,就只是數字而已。

 

而小牛隊剛好有著商業作為主要考量的「黑歷史」(對鎮隊之寶Dirk Nowitzki當然是禮遇在禮遇),他們和Tyson Chandler交戰,一方面先堵住其他球隊,另一方面有希望Chandler能夠「理解」,而且還發生了兩次類似的情況;而熱火隊則是於錢於情都沒有把神主牌Dwyane Wade放在第一位。

 

然而,太過“禮遇”,也是會出狀況,尼克隊有點太過尊重Joakim Noah,形成現在尾大不掉的棘手合約;同樣的,拓荒者隊也是過度看重他們的年輕核心Allen Crabbe和Meyers Leonard,以至於陷入進退維谷的局面。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