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7/07/26

【企盼陽光的城市】西雅圖那道一碼長的傷疤,以及海鷹的墜落與救贖

If the hardest thing in football is to manage the celebrity that attends a Super Bowl win, the nex...

作者:Henry D.

If the hardest thing in football is to manage the celebrity that attends a Super Bowl win, the next-hardest thing is to forget a catastrophic Super Bowl loss.

如果美式足球當中最困難的環節,是搞定那些出席超級杯慶祝典禮的明星,那麼第二難的,就是忘掉那座輸掉的超級盃。

西雅圖這座位於美國西岸,充滿了咖啡香、以下雨聞名的城市,總是期待著一年當中僅有的、兩個月燦爛的陽光。

不同於紐約、洛杉磯、邁阿密這些充滿了活力的城市,以文化與科技著稱的西雅圖,並不像是個適合發展職業運動的城市。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但從上個世紀90年代開始,西雅圖的職業運動卻也蓬勃發展了起來。那時的西雅圖水手擁有史上最高得票率的名人堂球星小葛瑞菲,已經不存在的NBA球隊西雅圖超音速,也在1996年打入隊史第三次的總決賽,遇到了剛復出回來的Michael Jordan,雖然輸球,但那段時間卻被公認是超音速隊隊史最輝煌的時期。1999年NBA勞資談判破局導致封館,當時超音速隊僅次於名人堂球星Gary Payton、以野獸派灌籃聞名的Shawn Kemp在賽季開打回到球場時,卻已經因為休賽季的怠惰導致身材嚴重走樣,再也無法帶領超音速重返巔峰。西雅圖超音速也在若干年後,因為一些到現在當地球迷都無法釋懷的原因,搬遷到了奧克拉荷馬市,成為新一代球迷比較熟悉的雷霆隊。

所幸21世紀剛開始,西雅圖水手隊就迎來了隊史另一位名人堂候選人鈴木一朗,球隊也打入了21世紀迄今唯一的一次季後賽。但在接下來十年左右的時間內,除了美式足球隊西雅圖海鷹在2005年打進隊史第一次超級盃外,西雅圖的職業運動就像不加糖跟奶精的黑咖啡,既黑暗又苦澀,有時候還帶點酸酸的味道。乏善可陳,都已經是比較不那麼負面的形容詞了。

崛起

直到2012年,海鷹隊透過高明的選秀眼光,在第三輪選了來自威斯康辛大學的四分衛Russell Wilson,又重新將西雅圖的職業運動帶進球迷的視線。

請繼續往下閱讀

西雅圖海鷹現在是擁有一座超級杯、連續五年打進季後賽的NFL勁旅,但一如海鷹隊最擅長的、那些從頭到尾吊著球迷心臟的比賽,海鷹隊的成功也是從一個幾乎不可能發生的奇蹟開始的。

2010年,經歷了短暫的低潮期,海鷹從南加大請來了曾經被NFL放棄的Pete Carroll,該年海鷹僅僅拿到了七勝九敗,卻成為NFL史上第一支勝率不到五成的季後賽球隊。

2012年,選秀前被球探評為沒有NFL身材的Russell Wilson,與曾經也被NFL球隊放棄的Pete Carroll,帶領海鷹再次進入了季後賽,Russell Wilson也在該年獲得年度進攻新秀的殊榮,除了打了所有當初看扁他的人一個耳光,也在隔年帶領球隊殺入超級盃,並擊退準名人堂四分衛Peyton Manning帶領的丹佛野馬、在入行第二年就率隊取得了很多球員整個生涯都沒能取得的成就。海鷹也靠著以防守起家、獨特的比賽風格以及個性鮮明的明星球員,成為了NFL最受歡迎的球隊之一。

墜落

請繼續往下閱讀

「爬得越高,摔得越重」這句話用來形容2014球季,連續第二年打進超級盃卻輸掉的海鷹,再適合不過了。

舉凡團隊運動,多多少少都會有隊內球星不合的傳聞出現,2000年代初期湖人隊OK連線的不合就是最著名的例子。

而在西雅圖海鷹,防守組明星球員Richard Sherman跟進攻組的靈魂、四分衛Russell Wilson之間的矛盾,也在今年球季結束後,Sherman對於轉隊的表態而慢慢浮上檯面。

時間回到2014年六月,球隊剛剛拿到隊史第一座超級杯冠軍、整個西雅圖還沉浸在冠軍光環的榮耀當中,Sherman卻在一次的練習當中抄掉了Wilson後,大聲地對著他喊:「你他媽的爛透了!」

圖片來源

在美式足球場上,進攻組跟防守組的球員基本上完全不同,也有各自該盡的本分,所以不會出現像籃球這樣,為了爭取上場時間而內鬥不合的狀況;但兩者卻又是密不可分的,某一方若是狀況較差、無法有效控制時間,尤其是相對主動的進攻組,如果很快就將球權拱手讓人,較被動的防守組就必須更加賣力去維持比分,所以其實對於差勁的進攻,防守組會有意見也不是很難理解的事情。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