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4
作者:67th

白洞!白色的明天在等著你們:港臺男單雙子星

剛落幕的紐西蘭黃金大獎賽,比起兩周後即將打響的高手雲集的世錦賽,關註度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語,但在這麽一個低級別賽事的舞臺上,這些年輕選手們的熱血拼搏、他們的青澀焦躁,卻讓我仿佛見到了羽壇未來的光芒。...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剛落幕的紐西蘭黃金大獎賽,比起兩周後即將打響的高手雲集的世錦賽,關註度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語,但在這麽一個低級別賽事的舞臺上,這些年輕選手們的熱血拼搏、他們的青澀焦躁,卻讓我仿佛見到了羽壇未來的光芒。

老實說,我是因為王子維才點進去看比賽視頻的。自從年初的全英賽對戰李宗偉頑強拼戰,成為該屆賽事中從拿督身上拿下第二多分數的球員,我就被他獨特的才華與氣質所俘虜,隱隱覺得他將會是羽壇一股不可忽視的新鮮血液。

在往後的比賽裏,他接連爆冷幹掉了諶龍和林丹,在德國和臺灣兩站賽事的決賽中雖然都憾負師兄周天成,但也證明了自己已經具備和世界頂級選手叫板的實力。

 

在這次的紐西蘭賽中,名列世界第18位的王子維被列為第一種子,在闖進決賽的路上一路兵不血刃,勢要在這個自己3年前贏下職業生涯首座冠軍的福地,一解今年的冠軍荒。

決賽對手是香港的李卓耀,世界排名第88,2015年才踏足職業賽場,生涯從未贏得過任何個人冠軍。看來王子維奪冠是勢在必得了,是嗎?

體育賽事的迷人之處就在於它的不可預估性,最終王子維在先勝一盤,並且在決勝局手握5個賽點的優勢下,被硬生生逆轉了過來,遺憾吞下本年度第3座亞軍。以下就來談談這兩位年輕球員在技戰術上的特點以及缺陷。

在血氣方剛的年輕球員之間的比賽,經常會見到一種現象:雙方一旦加速進攻,就很難再穩住場面,要麽進攻方成功打死對手,要麽產生空檔被反擊得分,基本上得分全仰賴於自己的殺球得分和對手失誤丟分,這樣的比賽強調了身體素質的重要性,也變相成為一場拼加速拼進攻的較量。

王子維的球路靈活多變,手法相當具有觀賞性和創造性,時常打出令人意想不到的精彩高光時刻,得分方式並不單靠殺球,也能通過出球時的變化來打破僵局,或是化被動為主動,由此可見他的確是有技術天賦的球員。他在面對頂級選手時毫不怯場,敢於主動出擊、遇強則強的球風也相當令人激賞。

這樣的球場特質有利也有弊。首先,王子維的比賽思路重點在於“奇襲”,打出對方無法預測的球,大膽出擊擾亂對手的節奏,這就意味著提高了自身出球的難度,增加失誤率,是一把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雙刃劍,手法變化莫測的世界一姐戴資穎也是在降低失誤率後才能將假動作納入自己的得分武器當中。而使用這般帶有一絲街頭氣息的“奇襲”也非常要求手感和技巧,更容易受到體力下降或是外在因素所影響,致使出球質量下降,非但無法受到預期的成效,反而會遭受其害。

實際上打過比賽的人都知道,除非雙方實力相差懸殊,能夠有余豁讓你在確保勝利的同時還能秀一把,否則贏球的關鍵從來都不在於你打得有多漂亮。觀賞性高的球,大多都是失去位置後迫不得已的救球,自己應該選擇最輕松最舒服的出球方式,而將不舒服的出手位置丟給對手,增加對手出球的難度,也就代表提升己方的優勢。

這也是為什麽帶有表演性質的球風在講求效率的競技場上一直不被看好。做出假動作,和做出有實質效果的假動作,是有根本上的不同的。絕大多數的假動作拆解開來其實一般球手都做得到,只是差距在於在實戰上的合理運用和出手的隱蔽性上。一般業余愛好者,在所謂的“練成”了某項動作後,通常上場比賽時用十次,5次失誤、3次沒騙到對手,有一兩次幸運成功就不錯了。除非你能像戴資穎、彼德蓋得、林丹李宗偉這些超一流選手,將手上技術練到已臻化境,能夠將這些高難度出球當做常規球路來運用。

第二,王子維也和大部分的青年球員一般,無法耐心地多拍來回尋找機會,老是想打出更漂亮更刁鉆的球來打死對手。(包括安賽龍現在依然存在這個問題,和王子維同年的石宇奇反而在這方面超乎尋常的沈穩。)原理和以上所述大同小異,但更多在於出手的一致性和落點安排依然不夠細膩。

看頂級高手的比賽,雙方總是不疾不徐拉拉吊吊,看似波瀾不驚但實際上暗藏殺機,他們之所以不下手進攻就是因為對方回球到位,沒有露出破綻,而年輕選手的比賽內容總是殺氣騰騰,更多更直接的短兵相接,就是因為對手回球質量不高,露出進攻機會。看看李宗偉,對陣實力低自己一個檔次的選手,全都是砍瓜切菜,得分像喝水般簡單,對決超一流選手時則耐心得多,不輕易下手攻擊,這就是最好的實際例子。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