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7/08/19

嚴厲振總/三郎阿振-陳瑞振專訪

隨著近日中信球團公布主題日將邀請二代象球星回娘家開球,讓許多球迷又再度勾起了那段時光的美好回憶。其中的一位受邀開球的球星,也就是當年的主力游擊手陳瑞振,因為最近中信戰績不佳的關係,球迷們對於他的討論...

作者:勛雞

liang

榊原和中入伸抱著痛哭那一段頗戲劇性,但畢竟榊原教練在外國執教,一身武功想傳授,他的理念一開始卻不被廣泛接收,難過起來哭也是有可能的。好看的深度專訪。謝謝作者!

勛雞

談起那段往事,振總也十分地激動,這是世大運就再次證明了手背的重要性,或許之後的台灣棒球該有不同思維了,謝謝您的支持。

21號

守備真的是根本! 看到昨天被法國隊逆轉, 還有之前林克謙一壘暴傳被逆轉. 球賽不是不能失誤, 但是無法接受這樣低級的失誤!

blacktead

內野工具人去守外野,低級失誤是可以預見的! XDDD

勛雞

這是沒選正統的外野手,教練團要負上很大的責任。

勛雞

基本功跟細膩度是真的是台灣棒球該加強與重視的地方啊,不然永遠都很難打贏日韓的。

米斯特 ‧ 古德

感謝作者好文!!!

勛雞

謝謝您的支持
歡迎持續追蹤新的作品
一起輕鬆聊棒球。

way701231

希望重視守備這個觀念能夠落實在台灣的棒球中,我們實在在守備上吃過太多虧了,不論是國際賽或是中華職棒,球棒會失常但是守備不會。

勛雞

當然,而且應該是從基層就該扎根。

佳偉

請問 陳瑞振 以後還會 跟 投手說:大比分落後 ,對手還盜壘,就投觸身球嗎?

「棒下出孝子,嚴師出高徒」,在原的嚴厲教導之下,二代象的幾位內野手基本功都十分紮實,每天兩三百顆的特訓是家常便飯,表現不好時的身教也是常有的事,他與原的關係與其說是師徒卻更情同父子。關於2012年原的離開,令許多球迷十分的不諒解,認為是振總強勢的作風逼走了自己的恩師,振總也還原了當年的真相。當年的一場比賽,二壘球陳弘桂發生兩次的失誤,原教練恨鐵不成鋼,進了更衣室就開始教訓選手,一旁的振總趕緊拉住他,跟他說弘桂是個認真的球員不用這樣,不過原還是十分的失望,幾天後就離開了兄弟。關於那些媒體以訛傳訛的報導,振總表示十分無奈,他現在依舊與恩師原保持聯絡,也因此希望能透過此次專訪還他一個公道。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上肩?側傳?大解密-守備講求行雲流水

曾因為上肩傳球而被選訓委員以「無法對付日韓快腿」為由排除在國家隊名單外,其實阿振根本不以為意。關於上肩傳球球迷們有許多的揣測,有人說因為他有傷在,有人則說他天生弱肩,但這些其實都不是真正的答案。他認為上肩傳球出手點較固定,球也比較不會亂彈而好預測,相較於旋轉較多且軌跡不固定的側傳球,他選擇用自己的方式鎮守他最愛的游擊大關,而不去理會別人七嘴八舌的建議。

曾獲得四屆金手套獎的肯定,生涯又被定位成守優於攻的球員,守備對於他來說是他最喜愛也最得心應手的事。關於守備的小撇步與原強調的概念,他認為統合起來就是四個字「行雲流水」,尤其腳步方面重心一定要在右腳,這樣腳步才不會踩死,接球時才能向前延伸。選擇有點側面看球,會比正面看來的清楚很多,這也是他十分強調的概念。一氣呵成,不兩段式的接傳模式,才能迅速地刺殺跑者,抓下寶貴的出局數。現在在基層教球的他,依然對小朋友們強調「行雲流水」的概念,期待能在多指導出幾位金手套,也算是對於恩師原最好的報答。

請繼續往下閱讀

(守備重心要在右腳   振總先示範錯誤的站法)

Jack在尬麻?-我最懷念的洋將德伍

請繼續往下閱讀

談起最懷念的洋將,阿振二話不說回答出德伍這個名字。新人年飽受腰傷所苦的他,常跟在防護員衣思訓的身旁,請他幫忙冰敷按摩。每當他被按得哇哇叫的時候,德伍總喜歡在一旁鬧他,也常透過衣思訓的翻譯,與阿振分享球場上的經驗與他的人生經歷。隔年德伍成績下滑被大幅減薪,薪資從原本15000砍成7000美金,阿振很好奇為何德伍都不在乎,他告訴阿振:「我的車子、房子、妻子、孩子都是洪老闆給我的,我還要要求甚麼?」當下阿振相當驚訝。幾年後他才明白,處處為別人留後路的厚道個性,就是德伍能在球隊如此受歡迎的原因。

在那個通訊不發達的年代,德伍一離台便音訊全無,十年的歲月過去,對於德伍的懷念依舊迴盪在阿振與衣sir的腦中。阿振當上教練的那年,臉書開始慢慢流行,衣sir每天都努力地搜尋著德伍希望能與他再度搭上線。有一天賽前,衣sir終於找到了德伍,撥通電話後的第一句話,德伍就說:「阿那個Jack現在在幹嘛」,「他在當總教練了啦」衣sir這樣回答,在一旁聽到的振總聽到,心頭不只是喜悅更是滿滿的感動,那是一種前輩對後輩的關懷,也是一段經過歲月消磨卻堅定不變的友情,振總趕緊湊了過去,三人熱絡的聊了起來,彷彿回到了1998年三人窩在一起的那段時光。

 

國家隊是甚麼-我是為兄弟打球

2003年亞錦賽,陳瑞振遭到選訓委員的割愛,令許多球迷替他抱屈,但他自己卻覺得沒什麼關係,還調侃自己可能是之前太常婉拒國家隊徵召的小報應吧!的確,1997年亞洲盃在台灣,集訓公布名單的前一晚,林華韋前輩特別問阿振:「振欸,你到底行不行」,陳瑞振回答他:「賢拜,我的腰實在沒辦法」,因此當時飽受傷勢所苦的阿振就這樣婉拒了徵召。

2001年的世界盃在左營集訓,當年阿振帶著傷跟著兄弟一起拚下總冠軍,球季結束後身體已相當疲累,舊傷也有點復發的情形,當時的隊友許閔嵐跟他推薦有一間國術館很不錯,就帶著他一起過去。結果喬完之後阿振的腳包了一大包,一進飯店就遇到總教練林華韋,他說:「振欸,你的腳怎麼了」,阿振回答:「沒啦,就舊傷啦」,林華韋無奈地說:「振欸,為什麼每次我邀你進國家隊,你都不要來啦?」最後阿振又一次辭退了國家隊,由鄭昌明遞補他的位子。正因這樣頻繁進出國家隊的經驗,讓他有著極為成熟的心理素質,所以2003年的落選,他並沒有太多的心理起伏。隔年的明星賽,紅隊的總教練是已故的傳奇教頭徐生明,當年他一遇到阿振,就給他安慰並鼓勵他,讓阿振十分的感動。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