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31
作者:張尤金

完全壓制 Stanton!Max Scherzer 靠的是這顆『毀滅滑球』

才剛拿下國聯單週最佳球員的Giancarlo Stanton,上週29個打數13支安打,打擊率.448、5支全壘打、11分打點;八月份前25場比賽打擊率.394、17支全壘打、OPS 1.482。最近...

請繼續往下閱讀

才剛拿下國聯單週最佳球員的Giancarlo Stanton,上週29個打數13支安打,打擊率.448、5支全壘打、11分打點;八月份前25場比賽打擊率.394、17支全壘打、OPS 1.482。最近這段期間以來,任何與馬林魚對戰的投手要完全壓制Stanton,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但前天Max Scherzer做到了。

 

Scherzer本季對馬林魚的四場先發通算防禦率只有1.17,但他過去對Stanton 15個打數挨了兩轟,還包括8月7日的這支全壘打:

 

可是別忘了,Scherzer不是一般投手,而Stanton也不是Barry Bonds。

 

國民總教練Dusty Baker過去執教巨人時期,幾乎涵蓋了Bonds生涯的最顛峰,他很清楚當年的Bonds與現在的Stanton差異在哪裡。Baker說,如果Stanton對國民的比賽打出陽春全壘打,而且不影響國民的大比數勝利的話,他是樂見Stanton挑戰全壘打紀錄的。但他堅持,現在的Stanton與全盛時期的Bonds仍然不算在同一個水平,理由很簡單:因為投手還是找得到方法讓Stanton出局。Baker說:

「投手是有辦法可以解決他的。但這條界線很模糊,偏個兩三吋,結果就完全不一樣。況且要一個投手持續投到這個位置,幾乎是不可能的。」

 

只是話說回來,Scherzer就是那個絕大多數時候都能把球投到這些致命進壘點的投手,前天他就做了一次完美的示範。我們先看Stanton在這場比賽對上Scherzer三個打席的結果:

第一個打席(一局上):85 mph滑球,打成5-4-3雙殺打。

第二個打席(四局上):86 mph滑球,揮空三振。

第三個打席(六局上):95 mph四縫線速球,揮空三振。

 

三個打席總共10球,其中4顆是滑球,而滑球就是這場比賽Scherzer解決Stanton的最主要武器。看看下面這一球:

 

Scherzer的滑球有多難打?從打者的視角來看,這種橫向位移還真是驚人:

 

當然,Stanton被「毀滅滑球」修理已經不是第一次了,6月21日他被Scherzer單場三振兩次,其中一次--六局下半兩出局--是Scherzer在連投兩顆四縫線速球的壞球之後,再連續三顆滑球讓Stanton連揮三次空棒:

 

影片如下:

 

在Stanton明星賽後全壘打暴走以來,他的封閉式打擊站姿成為不少媒體報導的話題,事實上這個打擊機制的改變有部分原因就來自2014年的臉部觸身球事件,也跟打不好外角滑球有關。

 

2014年9月11日因為臉部觸身球造成臉部多處撕裂傷、骨折與牙齒斷裂後,Stanton不僅在打擊頭盔外加面罩,而且站得離本壘板稍遠,連帶地使他過去兩年面對右打者的外角球始終打不好。ESPN的統計資料顯示,2015年Stanton面對右投手投到好球帶外半部的長打率竟然只有.358,遠低於生涯平均,這項數據雖然在去(2016)年回升到.409,對他來說依舊不及格。

 

換言之,隨著Stanton站離本壘板較遠,以及右投手頻繁用外角球(特別是滑球)修理他的惡性循環下,他開始發現自己揮棒時肩膀太早開了,再加上他在揮棒時棒頭會刻意往後以便拉打,這都是他掌握不好擊球點的重要原因,最明顯的就是打不到滑球,三振率高。今年球季,Stanton將前腳調整更靠近本壘板、亦即更趨封閉式之後,左肩提早開掉的毛病藉此獲得改善,他可以跟球到更後面,更能掌握擊球點,卻也沒有因此抵銷掉他的打擊怪力。

 

只是六月下旬改採更封閉式的打擊站姿以來,全壘打大暴走的Stanton前天對上Scherzer還是吃癟,Scherzer只用速球和滑球的搭配,就足夠讓Stanton吃不消了。下面影片是同樣在6月21日,Scherzer對上Stanton和Justin Bour所投的速球: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