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04

【高雄海碩盃專題】除了大滿貫之外的網球世界

澳洲網球公開賽、法國網球公開賽、溫布敦網球錦標賽、美國網球公開賽合稱「四大滿貫」(Grand Slam),每年只有排名前104的選手可以直接進入會內賽名單。不過,世界上還有很多在大滿貫賽之外的選手,為...

請繼續往下閱讀

 澳洲網球公開賽、法國網球公開賽、溫布敦網球錦標賽、美國網球公開賽合稱「四大滿貫」(Grand Slam),每年只有排名前104的選手可以直接進入會內賽名單。不過,世界上還有很多在大滿貫賽之外的選手,為了踏上大滿貫的殿堂,也是他們一生的夢想而努力,這些選手都在ATP挑戰賽或是未來賽挑戰自己更多的可能。


 

 「高雄海碩網球公開賽」屬於ATP Challenger(12.5K+H)等級,挑戰賽等級的賽事通常是排名70-300左右的選手會來報名參賽(因應賽事總獎金與積分不同,參賽選手排名高低也會有落差),如果是排名50名以內的高手需要賽會提供外卡(因應賽事總獎金與積分不同,可以提供的外卡數也有限制),世界排名前十的選手是不能參加挑戰賽等級的賽事的,這樣的設計是為了讓排名比較後面的選手有機會拿下比賽積分,衝刺自己的排名。

 

哪類型的選手會參加挑戰賽?

 

 所以在挑戰賽等級的賽事,你可以看到像盧彥勳這樣大滿貫等級的選手,或是Jack Sock這樣正要起飛的年輕好手。通常會在挑戰賽等級出賽的選手,都是為了叩關ATP World Tour的選手,可能是年輕的未來之星或是持續在努力打拚的選手。

 

 像是澳洲好手Bernard Tomic就是挑戰賽排行榜上第三年輕奪冠的好手(2009年澳洲墨爾本挑戰賽奪冠時,Tomic僅16歲4個月);曾經三度踢館高雄海碩盃的Luca Vanni則是以31歲2個月的年齡在斯洛維尼亞波爾托羅挑戰賽封王,成爲排行榜上第7年長首度奪冠的選手。

 

成為一個網球選手需要什麼資本? 

 

 那麼這些參加挑戰賽的選手,來到高雄海碩盃,會有哪些需要支出的成本呢?


 

 還在努力打進世界前百的選手,要受到贊助商的青睞具有一定難度,所以賺來的每一分錢都必須花在刀口上。來到高雄海碩盃的選手,有飯店招待,大會也有提供接駁車、餐點,盡量減輕選手負擔(因應賽事總獎金與積分不同,大會規格也會不同),不過從各國飛來台灣的費用,從機場到賽會現場的車資,平常訓練的場地、教練、體能訓練師等等幫助自己更強大的費用必須平攤在每一次的賽事當中。

 

 當選手在挑戰賽層級可以穩定進入四強的時候,通常就可以獲得叩關大滿貫會外賽的機會,也表示你跨過了巡迴賽的門檻。每位選手挑戰的時間長短不一,有的選手終身都在挑戰賽尋求叩關大滿貫的機會;也有些選手選擇更低層級的未來賽爭取積分,以量取勝,同樣尋求敲開大滿貫殿堂的門票。

 

在夢想的路上 需要多少不怕失敗的堅持

 

 名錶廣告中,頂尖網球選手的露出為品牌形象加分不少、動輒超過兩百萬美金的冠軍獎金令人嚮往,但職業網球的全貌並非只有出現在大型看板上的前段選手,在成為 Top 100 球員以前,通往職業網球巔峰的路上往往是佈滿荊棘。

 

 國際網球總會 2014 年公布的選手收支報告顯示,超過千名的男子職業選手中只有排名在 336 以前的球員能夠達到收支平衡,336 名以外的選手將在入不敷出的情況下與現實搏鬥。

 

 

(根據ITF的調查,全球共有14,000名挑戰職業賽的選手,其中有一半以上的人沒有任何獎金收入,只有男子排名前336和女子排名前253的人可以收支平衡,因此要登上世界前百是一條艱辛而漫長的道路。)

 

 青少年賽事中首屈一指的頂尖選手,在踏入職業網壇之前,一切的開銷都只能由家人或親朋好友支持,因為賺取積分的機會大多不在國內,考量到旅費和資源有限,相對艱困的環境讓部分明日之星的光芒,漸漸不在底線或網前閃耀。

 

 搭上一定實力與運氣的順風車,堅持下去的青少年球員們勇敢踏上職業舞台,而最終舞台並非一蹴可幾,經過未來賽、挑戰賽的洗禮後,累積一定網球飛行里程與經驗,才能在全世界轉播、贊助商注目下登上大滿貫中央球場。

 

 有如美國職棒小聯盟系統裡的 1A 等級,球員們必須從四位數的排名開始闖蕩未來賽,未來賽由於預算有限,賽事環境普遍水準不足,打出場外的球必須麻煩對手或自己撿回來,場地的彈跳、速度、球網可能都不盡理想。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