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4/11/19

那些來自巴爾幹半島的兄弟們

時至今日,或許已經有許多人知道Vlade Divac和Drazen Petrovic間「宛如兄弟」的故事。他們在二十多年前代表南斯拉夫出征時曾是室友,而他們的隊友中還包括了打過芝加哥公...

作者:西門思

 

時至今日,或許已經有許多人知道Vlade Divac和Drazen Petrovic間「宛如兄弟」的故事。他們在二十多年前代表南斯拉夫出征時曾是室友,而他們的隊友中還包括了打過芝加哥公牛隊的Toni Kukoc和波士頓塞爾蒂克的Dino Radja。

 

但是1991年到1998年間,無止盡的戰火分裂了南斯拉夫,Divac所屬的塞爾維亞、Petrovic、Kukoc和Radja所屬的克羅埃西亞、斯洛維尼亞、馬其頓和波士尼亞各自獨立,隨著彼此所屬國家間的猛烈戰火侵襲家園,曾經並肩作戰的幾人間的友情難以找回。隨著Petrovic在1993年因為車禍意外過世,這已經被撕裂的裂痕再也沒有彌平的機會。

 

2005年,在NBA打了16個球季的Divac宣布高掛球鞋,回到歐洲成為洛杉磯湖人隊的球探。但是這段巴爾幹半島的籃球故事還沒有結束。

 

在Divac宣布退休的同一年,密爾瓦基公鹿隊用狀元籤選了七呎長人Andrew Bogut。因為父母在1970年代移民澳洲,讓在墨爾本出生的Bogut成了NBA史上第一位來自澳洲的選秀狀元,但是Bogut骨子裡卻是流著來自克羅埃西亞的血液,有些球探說他的球風有Divac的影子。他喜歡克羅埃西亞的食物,當他在密爾瓦基時僱用了一個來自克羅埃西亞的婦女替他做飯。他聽克羅埃西亞的音樂。

 

就像其他來自巴爾幹半島的籃球迷一樣,Bogut的偶像是Petrovic。當運動畫刊的記者造訪他念猶他大學時所住的公寓時,發現他在牆壁上貼了一張Petrovic的海報。當他在2003年第一次回到克羅埃西亞時,他造訪了Petrovic的墓碑,還穿著Petrovic在籃網隊時的三號球衣拜訪了Petrovic的家人。

 

而加入NBA第一年,只有21歲的Bogut,還在公鹿隊遇上了已經在NBA打了12個球季,37歲的Kukoc,那是Kukoc在NBA的最後一年。

 

當Bogut在大約16歲的時候,他有著像是Kukoc般的瘦高身材,所以Kukoc那種不是特別強壯,但充滿技巧的球風成為他的模仿對象,雖然後來他因為身高竄高,在球場上改打中鋒,但是Bogut依然有著其他長人所沒有的細膩技巧。

 

而當他在密爾瓦基真的與Kukoc成為隊友時,一切就像是美夢成真一般。Kukoc就像是他的大哥,雖然常常會開他玩笑,但是每當他有問題時,Kukoc總會不吝伸出援手,幫助他更快適應NBA的環境。

 

因為受傷關係,Bogut在2012年三月離開了密爾瓦基,被交易到了陽光燦爛的金州勇士隊。這時的他,早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總是被捉弄的菜鳥。雖然曾經受到腳踝傷勢困擾,但Bogut慢慢成為負責鞏固禁區的強悍中鋒,另一方面,加入聯盟第十年的Bogut也開始扮演大哥的角色,正如同當初的Kukoc般,照顧著其他來自巴爾幹半島的隊友。

 

 

24歲的Ognjen Kuzmic綽號叫「Kooz」,他在2012年選秀會第52順位被勇士隊挑中,但是隔了一年才正式加盟勇士隊。Kuzmic出生在波士尼亞西北部的一個小村莊,距離與塞爾維亞間的國界相當接近。他流著塞爾維亞的血液,所以在國際賽時拒絕代表波士尼亞,而是選擇穿著塞爾維亞球衣。與Bogut同樣有著七呎身高,同樣打中鋒位置的Kuzmic,希望能從Bogut身上學到幾招,才能趕快站穩NBA的腳步。

 

而23歲的Nemanja Nedovic綽號叫「Nedo」,他在2013年選秀會第30順位被鳳凰城太陽隊挑中,旋即交易到勇士隊。Nedovic在塞爾維亞出生,但他從小就隨著職業手球員的父親搬到義大利,他的籃球啟蒙之路也是在義大利。現在他的父母住在塞爾維亞的首都貝爾格勒。相較於Kuzmic,Nedovic打的是後衛,在人才濟濟的勇士隊很難得到上場時間。[註]

 

Nedovic早知道得面對這樣的問題。在他還沒來到美國之前,就有在NBA成為球星的塞爾維亞同鄉告訴他,在歐洲也許他是球星,但是到了美國,他就只是個角色球員,得要爭取上場機會。

 

對Bogut來說,Kuzmic和Nedovic就像是他的小弟一樣,有時候他會捉弄他們,比方他們在訓練營的第一天就得在贊助廠商和球迷面前唱歌,還各收到一個凱蒂貓和英國男子團體「一世代」的背包,不管主客場出賽,他們都要背著這個背包,不然就會被Bogut罰錢。但內心中,Bogut也許看到了當年的自己,他知道他們兩個的實力,但是年輕的兩人需要等待,等待一個展現能力的機會。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