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8

NBA 17-18季前預測:印第安納溜馬

別鬧了:印第安納溜馬 我們現今所稱的佛羅倫斯 (Florence) 在義大利文是寫成Firenze,徐志摩先生就它的讀音翻譯為「翡冷翠」。翡翠代表之清高典雅,再於兩字間放入一個「冷」,簡...

作者:梁正群

請繼續往下閱讀

別鬧了:印第安納溜馬

我們現今所稱的佛羅倫斯 (Florence) 在義大利文是寫成 Firenze,徐志摩先生就它的讀音翻譯為「翡冷翠」。翡翠代表之清高典雅,再於兩字間放入一個「冷」,簡單三個字讓人在朗讀時,脣齒間留下這座文藝復興發源地獨有的餘韻。

所以我不明白當年首位將 NBA 球隊翻譯成國語的老前輩是怎麼從 Pacers 聯想到「溜馬」?網路上唯二能找到的相關資料多與賽車賽馬有關,跑馬拉松的朋友也會知道所謂 pacer 是配速員,在2017年的現代如果將隊名改成印第安納配速員好像也怪怪的。其實關於這支球隊我更不明白的是,為什麼 Paul George 這位多次入選明星及奧運隊的選手在交易中只值 Victor Oladipo 和 Domantas Sabonis?

根據多方消息,溜馬曾獲得的交易提案包括塞爾蒂克提出的 Jae Crowder 加一位先發加三個首輪選秀權金塊如怪物般驚人的提案組合還有騎士-溜馬-金塊差點成功的三方交易。在這個現金越來越緊、球員忠誠度越來越低的年代,擁有好的選秀權是比什麼都重要,但最後溜馬選擇的交易竟連一個都沒拿到。這就像 Big Bang 搶票時我明明可以選到搖滾區的票,我卻買了最遠最後面的位置因為我想好好聽他們的音樂。聽起來有些合理,又非常的不合理。

Victor Oladipo 是少見的探花郎卻在生涯的前五年換了三支球隊,他沒有不好,他是位具防守又充滿得分爆發力的球員,只是很可惜的總被當交易籌碼。去年轉隊雷霆,在 Westbrook 的獨幹努力下,他只好變成一位外線定點射手,32.3%的三分球機會都在持球兩秒內出手,而三分球出手次數幾乎是全年出手次數的一半。現在回到印第安納這個大學待了三年的老家,不知 Oladipo 是否能重拾魔術隊時期具破壞力的得分能力?至少我確定他無法填滿 Paul George (去年平均23.7分) 離開後的進攻大洞。

看到 Domantas Sabonis 就會想到他老爸,想到老爸就會想到他怎麼跟老爸長得那麼不像?老爸看起來像個酗酒工頭,他看起來像白臉書生。 Domantas 第一個球季起跑得還不錯,11月份三分命中率高達4成57,但進入2017年他就一頭撞上新人牆,命中率直直落。他不是傳統大前鋒,平均3.6個籃板和0.4個火鍋在籃下完全沒有威脅性,而且只有我覺得他的手臂很短嗎?

這支球隊最有看頭的就是 Fido Dido 本人 Myles Turner,長人少見的活動力和柔軟出手讓防守者相當頭痛,他的所有數據在第二年大幅提升,尤其三分命中率 (34.8%) 及平均2.1次火鍋,新球季需要加強的除了犯規次數 (平均3.2次),大概還有籃板了。近七呎身高只有7.3個籃板好像說不過去。

總之如果有 Oladipo 的切入加 Myles Turner 的禁區威力縮小防守圈,Bojan Bogdanovic、Lance Stephenson、Thaddeus Young 等人就能自由的搗亂。只是另一端的防守可能就慘慘慘,我想這也是為何 Nate McMillan 被找來執教。慘失 Paul George 的溜馬就像胸口那個亮亮的東西不見了的鋼鐵人,重返榮耀,指日不可待。

 

你會唸他的名字嗎?

Arvydas Sabonis,他是 Domantas Sabonis 的老爸,名字應該唸成「ㄚ爾V打死,撒ㄅㄡ你死」。他在1986年被拓荒者選中,1995年才決定來 NBA,那個階段的他已經因傷跑不動也跳不高,但他還是能傳能切能投三分。喔,而且他七呎三。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