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7

加盟道奇以來最絕殺的一球!解析達比修的神秘『噴射球』

身為日籍大投手達比修有的小粉絲,張尤金的達比修「魔球」系列已經出了好幾集: 延伸閱讀:七彩變化球之中,什麼才是達比修生涯最絕殺的一球? The Absolute Fil...

作者:張尤金

請繼續往下閱讀

aDAm

能噴這麼遠的,其實可以從二縫線的領域獨立建國惹XD

花水木

這算是變化球的一種嗎?<br />

suuu

<a href="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FNl4R-vT50" class="autolinked autolinked-url"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https://www.youtube.com/watc..</a><br /> 影片18:51秒處是否可以解釋這個現象?

Taiwansquirrel

可以這樣整理嗎?<br /> 球速 水平位移 垂直位移<br /> 噴射球 中 最大 中<br /> 伸卡球 略慢 中 最大<br /> 二縫線 中 中 中<br /> 四縫線 最快 最小 最小<br /> <br /> 簡言之:噴射球是強化版的二縫線<br /> 嗎?XDD

Biot

個人認為,球體旋轉的轉軸角度,造成軌跡變化。。<br /> 伸卡球是扣住二縫線,讓球體逆時針旋轉,但是轉軸是垂直軌跡或者平行軌跡或者與軌跡有一個夾角,就會造成球體最後怎麼跑: 水平跑,對角跑,還是對角夾30度跑。。<br />

Jen

抱歉:這個『回應』晚了將近三個月!<br /> <br /> 讓我非常吃驚的是尤金大大選“這一球”作為『加盟道奇以來最絕殺的一球』!<br /> 當然“這一球”確實非常犀利:速度夠快96.8mph=156.8公里/小時(轉速2265rpm),進壘位置已經不差居然還有這麼大的Late-movement----尤其相對於前兩球:90mph左右中央偏高的快速球!<br /> 但是,憑心而論這一球只不過是這一打席的“第二個”好球,下一個87mph的滑球擦到打者的後腳:保送了今晚的第一個上壘者;接著下一棒逮中了88mph較甜的Cutter,打成RBI-Double:Cory Spangenberg跑回教士唯一的一分!<br /> <br /> 達比修有確實是球種多元、球路多變,<a href="http://brooksbaseball.net" class="autolinked autolinked-url"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brooksbaseball.net</a>上就列出2017球季的八種球:<br /> Fourseam (94.06mph: 33.93%), Slider (82.48mph: 21.55%), Cutter (89.79mph: 15.34%), <br /> Sinker (93.52mph: 14.21%), Curve (77.67mph: 6.70%), Slow Curve (69.6mph: 3.68%), <br /> Splitter(88.68mph: 2.45%), Change up (87.77mph: 2.08%)<br /> 所以我的「小人之心」認為:----請千萬不要介意<br /> 尤金大大本文的主要目的似乎在介紹所謂的『Shuuto:噴射球』!<br /> <br /> 『Shuuto:噴射球』確實讓我困惑已久,難道就是所謂的『內飄球』嗎?<br /> 但是把達比修有的“這一球”講成是 “Two-seam Tailing Fastball”應該是很恰當的!<br /> (1) 原文的第5個影片(日本轉播畫面)“這一球”的慢動作中,在‘0.15秒’時清楚的看到確實是『二縫線』的握球----只是食指比Sinker更略為Cross-the-seam:這可能產生更略為Tailing的(橫向)Magnus force!<br /> (2) 多年前FOX Sport的名人堂球評在他的 “Tim McCarver’s Baseball for Brain <br /> Surgeons and Other Fans”一書第45 頁詳細解釋 “Tailing Fastball”:<br /> A tailing Fastball is a two seamer that tails parallel to the ground toward <br /> pitcher’s arm-side. All tailers don’t sink, but all sinkers tail. <br /> 他把向出手一側(Arm-side)產生橫向位移的三種球路,依尾勁從小到大排列為: <br /> Runner >> Tailer >> Biter ----照他這麼說“這一球”當然更應該是Biter!<br /> Tailing Fastball主要在於讓‘同方向的打者’不要太靠近本壘板,對於‘反方向的打者’應該要控制到讓球從很內角轉進好球帶----這是以前Greg Maddux的拿手絕活!(還記得上季初王建民三振Bryce Harper的第三好球嗎?)<br /> *遺憾的是我始終沒有看到“Tailing Fastball”比較貼切的翻譯,所以乾脆只好全部都用原文!<br /> (3) 最近國內、國外媒體在說明快速球時常常只說「二縫線」或「四縫線」,我覺得幾縫線是投球時的「握球(Grip)」;而觀眾實際看到的是“內”、“外”、“高”、“低”不同的進壘點和“上”、“下”、“左”、“右”球路的不同變化:由這些才提出不同球種的名稱讓大家熟悉。請問再資深的球評保證能確定某菜鳥投出每一球的「握球」方式嗎?<br />

身為日籍大投手達比修有的小粉絲,張尤金的達比修「魔球」系列已經出了好幾集:

延伸閱讀:七彩變化球之中,什麼才是達比修生涯最絕殺的一球?

 

延伸閱讀:達比修有:連捕手和打者都瞠目結舌的『電玩魔球』

 

延伸閱讀:對決達比修『電玩魔球』,Aaron Judge的表情發生了什麼事?

 

延伸閱讀:『魔球』解禁!達比修SFF魔球再現

 

七月底交易大限前加盟道奇、正在為季後賽打拼的達比修,如果要回顧過去兩個半月以來,他穿上道奇球衣所投過最絕殺的一球呢?

 

不是滑球,不是慢速大曲球,也不是快速指叉球,我選的是下面這一球:

 

球速156.8公里,相當於96.8 mph,這是速球無誤,影片的引言也說明這是"シンカー"、"2シーム",也就是「伸卡球」或「二縫線速球」。但這種瘋狂往左打者外角甩尾的尾勁......這真的是我們印象中的伸卡球嗎?

 

慢動作截圖再看一次:
1.

2.

3.

4.

5.

6.

 

第1張圖球離手之後,一直到第2張圖飛行了一段距離,怎麼看都是一顆正對好球帶、打者腰帶高度的速球;但從第3張圖開始,球急遽往左打者外角甩尾,而且傾斜角度急速放大,最後捕手竟然是將手套擺在身體外側接球,想當然耳,打者伸長球棒還是揮空,而且和球有好大一段落差。

 

這真的是伸卡球或二縫線速球嗎?

 

其實在2012年達比修剛到大聯盟時,這種球路也對美國棒球專家帶來困擾。那是在2012年4月24日,當時效力遊騎兵的達比修對洋基投出8.1局7安打無失分、狂飆10次三振的好球,而達比修在比賽中三振Raul Ibanez的外角速球,Baseball Prospectus網站專家Jason Parks賽後撰文如此形容:

「我從沒注意到達比修會投這種一般稱為"shuuto"或「逆滑球」(reverse slider)的球種,我也不確定該怎麼分類,但Gameday和Brooks Baseball都把這一球歸類為二縫線速球。」

「讓我感到困惑的就在這場比賽第七局,遊騎兵捕手Mike Napoli似乎做了一個有別於一般速球的暗號,他在兩腿之間比了一個"L"的手勢,示意投手將球投到左打者的極外側。雖然現場主播稱之為二縫線速球,但這一球的橫向位移誇張到離譜,而且從捕手的準備動作看得出來,這一球不是偶然,捕手對於這麼極端的位移早有預期。」

「這種球路的最佳範例出現在第七局的最後一球,在對戰左打者Raul Ibanez時,原本看似平凡的速球,突然變成往左打者外側急速甩尾的逆滑球,彷彿打者身上有蟲一樣,逃都來不及。」

 

什麼是"shuuto"?國內有翻譯為「噴射球」。看看台灣棒球維基館怎麼定義:

日:シュート、Shuuto,日本人基本上將美國人的四縫線快速球中的內移快速球(Running Fastball) 及二縫線快速球中的內竄快速球(Tailing Fastball),都簡化成同一種球種,因為只單從球路軌跡就是往內角跑,不去用慢動作看根本無法看出是四縫線旋轉還是二縫線旋轉。

中文翻譯:至於國內之翻譯則多使用噴射球、內飄球,亦有直接稱其日文發音為『咻抖球』,目前尚無統一的譯名。

 

我們就稱之為「噴射球」吧!台灣棒球維基館對「噴射球」的投法與特性描述如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