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4
作者:文生大叔

所以...關於我的頭髮

這幾年,林書豪的髮型一直是大家關注的焦點,好像在當年的『林來瘋』之後,就已經沒有人再關心他在球場上的表現,有人甚至直說他的髮型就只是個譁眾取寵的工具,讓他還能偶爾搶個版面。 美國時間10...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幾年,林書豪的髮型一直是大家關注的焦點,好像在當年的『林來瘋』之後,就已經沒有人再關心他在球場上的表現,有人甚至直說他的髮型就只是個譁眾取寵的工具,讓他還能偶爾搶個版面。

 

美國時間10月3日林書豪在選手論壇(The Players Tribune)上發表了一篇文章,詳細說明了自己一路走來的想法,以及對美國社會現狀的觀察。

 

以下為翻譯,原文附在最後,或是由此傳送至選手論壇原文

 

 Steven Freeman /The Players' Tribune

 

所以...我現在弄了個黑人辮子頭。

 

我想你大概想問些問題還是發表什麼意見;如果是的話,我很想聽。

 

不過首先,我希望我可以先帶你一起回到這個黑人辮子頭一開始的起點。

 

我從來沒想過我會花這麼多心思在頭髮上,老實說,一開始我沒想到居然有人會注意到我在我的頭髮上搞什麼鬼;幾年前當我在夏洛特開始把頭髮留長時,其實只是跟六個家人朋友一起,大家覺得好玩,一起自由發揮我們的創意而已。

 

我從來打算會有後面那麼多變化。

 

我一直換髮型,這就慢慢變成了一個...話題,現在回頭想想,我大概可以知道為什麼我的髮型會引起那麼多人注意(我那時腦子燒壞了嗎?),但是在這個改變髮型的過程中,我居然慢慢找到了我自己;我發現在林來瘋(Linsanity)之後的這些年,我花了太多時間把自己關在一個箱子裡,擔心著人家怎麼看我,或是我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我覺得我再也不想依照外人的批評和言論來做任何決定,而光是改變髮型這麼簡單的一件事,居然就把我拉出了這個舒適圈,讓我覺得自由無比;在我逐漸成長、成家生子之前,我想要把握這個機會跟自己說我再也不要管別人怎麼想,而這些不同髮型剛好就是個最棒的表現方式。

 

大家對我的髮型還真是意見不少,很多人討厭我的髮型 — 有時候還會質疑我的決定,其中聲音最大的就是我媽,有一次為了挑戰我自己的極限,也為了測試我是否真的可以對外人的眼光毫不介意,我甚至嘗試頂著個雙馬尾出門(我知道,別說了);當然這整件事感覺起來就是個搏版面的怪舉動,你要這麼想我絕對理解...但那不是我的本意,反正時間一久,就算外人怎麼嘲笑我我也已經不介意了 — 這本來就是為了我自己開心,別人的反應一點都不重要。

 

不過,有一種反應卻真的讓我不得不停下來深思;其他的髮型也就算了,最糟也不過就是有人跟我說『老兄,這看起來太蠢了』,但是我一點也不在意,那是我的選擇。

 

但是說到黑人辮子頭,我開始了解這個髮型的意義不同。

 

朋友會跟我說,『兄弟,你有想過「挪用」的問題嗎?』

 

老實說,一開始我還真看不出我的髮型和文化挪用這件事之間能有什麼連結,從小到大,我總是在親友之間最常見的一兩種髮型裡挑一個,但是說到文化挪用這件事,我這個亞裔美國人就很有感覺了;我知道那種文化元素被外人誤解的感覺、我知道每次好萊塢把亞洲人都撇到旁邊當跟班時我有多麼不爽、然後更不爽的是好萊塢會把亞洲的故事拿去拍成完全和亞洲人無關的電影;當別人懶得花時間去了解我的歷史和我的文化,我很無奈,當老外看到我們就只會想到李小龍和蝦仁炒飯時,我更加痛苦;我們當然可以很輕易的把這些東西都當成是『開玩笑』,但這些無奈和痛苦還是一直累積在那,總有一天它們會反噬出來,讓你覺得你比不上別人,覺得自己的聲音再也不重要。

 

所以我絕對不希望對別人的文化做出這種事。

 

我從來沒有仔細想過,像我這樣一個亞裔美籍NBA選手的髮型,這麼私人的一件事,到底會怎麼影響到別人。

 

這就讓我講到了我的黑人辮子頭。

 

其實,這一切都是從我在夏洛特的小辮子頭開始 — 還不是黑人辮子;我那時哪懂得什麼辮子,但是Kemba (Walker)幫了我的忙,他還借了我一條頭巾,因為我根本不懂得要怎麼保養我的辮子,更別說去哪買頭巾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