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0
作者:Jeffrey Holt

因為看的到—丁冠皓

我記得第一次看到丁冠皓是去年在南山高中看長耀盃的時候,那時候的情況是這樣子的; 他在籃下接到球,前面有一個防守者雙手舉高要干擾他;於是他就做了三個極其詭異又僵硬的假動作。後來防守者也沒有...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記得第一次看到丁冠皓是去年在南山高中看長耀盃的時候,那時候的情況是這樣子的;

 

他在籃下接到球,前面有一個防守者雙手舉高要干擾他;於是他就做了三個極其詭異又僵硬的假動作。後來防守者也沒有被他騙起來,他就後仰的把球急急忙忙的彈出去,球進是進了,但這一連串菜味十足的動作也惹得板凳上的學長發笑。坦白說我那時候根本不知道他是誰,我只覺得這人場上的肢體動作怪怪的,好卡。尤其是後來在板橋體育館他們對上深圳新世紀青年隊,看的出來他真的超緊張。我當時覺得他就是一個很普通的菜鳥而已,表現不怎麼出色,看起來可能也沒什麼過人的天賦;

 

不過他今年暑假的表現讓我知道,我在觀察球員上還有一大段要進步的地方。

丁冠皓就讀江翠國小時一開始練的是柔道,因為媽媽認為柔道太過危險,才建議他轉往籃球發展;誰知道上了這條賊船,他就再也下不來了。因為剛開始接觸籃球,所以每逢假日,他就跟同學到家裡附近的公園打上一整天;學校的教練也看上這個剛啟蒙的璞玉,便邀請他加入學校的代表隊。於是丁冠皓想都沒想,就決定進入校隊。

 

「我們剛進去,五年級的時候打甚麼杯賽都輸。」丁冠皓剛進入球隊的那一年,球隊一勝難求;但到了升六年級的暑假,他們開始在比賽裡得名,到了全國少年籃賽,他們更是成為了江翠國小第一屆打入全國決賽的一批球員。「我原本打中鋒,但教練有一場比賽把我拉去打控球,因為我是球隊裡面比較會帶球的。」這場比賽教練出乎意料之外的調度不但讓丁冠皓成為了十二名優秀球員的其中之一,也讓江翠國小拿下了校史最佳的全國第六名。

 

國小畢業後,丁冠皓決定加入當時仍在甲組賽場的仁愛國中;但學校卻在丁冠皓國二的時候決定轉戰乙組賽場。「來仁愛就是想要打甲組,發生這種事情心裡真的很憋屈。」幾位學長像現在在南湖高中的王偉廷和旅美的林淨等人,與當時的教練徐仲毅都一起轉到了金華國中,原本要跟隨學長的腳步轉學的丁冠皓,因為媽媽的反對而決定待在仁愛。「媽媽可能就覺得剩一年了,就先不要轉。我後來也覺得就待在仁愛,靠自己練也可以。」

 

「冠皓是一個對籃球很有熱忱,自我要求也很高的孩子。」仁愛國中現任的教練說道。「自從降到乙組之後,很多人都放棄了。但他們五個人沒有。」與丁冠皓同為仁愛國中最後一屆體育班的幾位戰友沒有因為降級而沮喪太久,更在三年級的時候齊心協力拿下國中乙組聯賽台北市的冠軍。但下一個階段,全隊卻因為準備考試而沒有調整好,無緣再往前邁進。

 

儘管沒辦法踏入全國賽的舞台,丁冠皓的天賦卻吸引到多所高中的注意,除了能仁家商之外,他也曾考慮過其他幾間學校;最後在當時的教練方永璽的建議下,他最後決定到能仁家商延續他的籃球夢。

 

回憶起第一次到能仁家商,光是練球時的強度就給了丁冠皓震撼教育。「隊裡大部分都是原住民,不管上籃還是跑斜坡時都衝很快,我剛進去根本跟不上。」在乙組賽場過人如砍瓜切菜的丁冠皓,要運球切入時碰到能力更好的學長時屢屢受阻;差人一截的對抗能力,也暴露出他基本能力不夠扎實的缺點。談到文章一開始提到的詭異假動作,他也尷尬的笑了笑;「我一年級的時候打甚麼比賽都很緊張!」

 

個性悶騷的他,剛入學時也較為含蓄,「我剛進去的時候都不講話。」丁冠皓笑著說。好在隊友大部分都是原住民,性格也較為熱情外放,主動與他攀談,開玩笑後他才慢慢地卸下心防。

 

雖然大部分時間手機都由教練統一保管,但宿舍因為有這群隊友而變得更有趣,練球之餘他們會一起玩桌遊,看電視,也會一起到學校外面買東西吃。除了練球與比賽裡培養出的革命情感,每天朝夕相處也讓這支球隊的凝聚力更強。

 

儘管天賦出眾,教練團也對他寄予厚望,但身體還未能完全跟上甲組比賽節奏的丁冠皓,最終還是沒能在一年級就拿到屬於自己的球衣。正所謂「養兵千時,用在一日」;雖然因為無緣正式名單感到失望,但從那天開始便每天與同屆的戰友李承恩一起自主訓練投籃,也在教練林正明與體能教練的指導下矯正自己原本生硬的出手,現在他的出手與一年級剛看到他時有著天壤之別,流暢度更好,出手速度也更快。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