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2
作者:JK47

洋基打線為何能連續兩次擊垮Corey Kluber?

沒人會否認Corey Kluber是今年全大聯盟例行賽表現最好、貢獻度最高的先發投手之一。無論看哪一項投球數據,這位印地安人隊的王牌右投本季的成績都不會輸任何人。今年Kluber的防禦率比聯盟平均低5...

請繼續往下閱讀

 

整個賽季Kluber都能將他犀利、聞名球界的招牌滑曲球精準地控制在右打者外角、左打內角處;位移量大到誇張、速度能快慢調配、控球能力精準,今年Kluber能靠著這顆球寫下有史以來最佳的變化球成績並非偶然但從我的角度來看,他在第二戰的曲球控制力明顯遠遜於賽季水準 — 有至少8到10球都直接被丟到了接近紅中、或偏高的位置;對於當晚也才投了28顆曲球的Kluber來說,這絕非讓人滿意的現象。特別是相較於例行賽,第二戰Kluber的曲球用量又高出一截;但他當天顯然無法控好這顆曲球、也是那天他投的辛苦的原因之一。

 

伸卡球:Kluber第二戰投了15顆伸卡球、19.7%的用量比例行賽的26.3%稍低;當晚他這顆球種的效率非常差勁 — 3界外、0揮空、0判好球、11顆壞球、1顆場內擊球,唯一的場內擊球是Greg Bird以109.3英哩的強勁噴發速度敲出一支一壘安打。雖然那天他的伸卡球擁有93英哩均速、略優於賽季平均的92.5英哩,但仍然阻止不了績效極差的事實 — 今年例行賽Kluber投出伸卡球後,有42.3%的機率取得揮空、界外或判好球,但第二戰投出15顆伸卡的他僅取得3顆界外球。而很顯然的,當天他的伸卡球控球狀況也完全大走鐘:

 

上圖是Kluber今年的伸卡球進壘點熱區 — 我們能清楚發現,他的伸卡球通常會被拿來積極進攻好球帶內部、特別是左打者內角;換言之,Kluber的伸卡球比較偏向具有攻擊性的球種、而非遊走四周誘使打者出棒的類型。然而下面那張圖卻顯示,Kluber第二戰的伸卡球完全無法辦到它被賦予的任務 — 左打者好球帶內的內角高處一片空白不說、還有一堆明顯偏離好球帶的大壞球;15顆伸卡球中僅有三顆被丟進好球帶內,其中有一顆甚至跑到擊球甜蜜點(接近好球帶中央)、被Bird擊出一支強勁的一壘安打。當晚對於伸卡球幾乎毫無控制力,也成為Kluber不敵洋基的重要原因。 

 

切球:Kluber在第二戰丟出15顆切球、19.7%的使用頻率略少於季賽(24%),90.1英哩均速則比季賽(88.9英哩)快一些。可惜這顆切球當晚的成績同樣不佳:6顆壞球、0揮空、2顆判好球、3顆界外球及4顆場內擊球;Kluber的切球在例行賽製造判好球、揮空、界外球的比率佔總切球數的54.2%,但當天他投了15顆切球、僅製造了五個非場內擊球的好球。此外,第二戰Kluber被打進場內的四記切球,平均擊球噴發速度為87.9英哩、同樣遠高於例行賽的83.6英哩;也就是說,當晚他的切球面臨著和曲球一樣的命運 — 當它們被打進場內,擊球品質全都遠遜於季賽水準。

 

毫不讓人意外地,當晚Kluber的切球控制狀況也明顯不如賽季水平:

 

比起全面失控、瘋狂往紅中竄的曲球,或是一堆明顯偏離好球帶的伸卡球,Kluber在第二戰的切球並沒有那麼狂野 — 它仍然有大部分的比例集中在左打者內角低處、符合賽季趨勢。不過,中間還是有一些球高起來、甚至有幾球偏離好球帶,代表Kluber當天的控球狀態真的不算理想、特別是以他的標準來說。這裡做個總結:根據Statcast追蹤系統的資料,第二戰Kluber以四顆球種與打者周旋;他的四縫線速球用量最少,但成績和控球狀態最接近賽季水準他丟了更多拿手的招牌曲球、也拿到符合賽季水準的揮空/判好球率;但明顯走鐘的控制力,使其當晚頻頻遭受洋基打者痛擊。

 

此外,他第二戰的伸卡球更是完全不在狀況內 — 這顆原本被設定為攻擊性武器的球種,遲遲投不進好球帶不說、更有一堆球是非常好選的大壞球;即便沒有遭受太多痛擊,但當伸卡球無法為Kluber賺得好球數,他當然就會投得更辛苦。相比伸卡和曲球,Kluber當晚的切球控制力走鐘程度相對較小、但仍有些微失控;也因此,他那天的切球無論是搶好球數、或是控制打者擊球品質方面,成績效率相比例行賽仍有明顯退步。總的來說,當晚Kluber除了四縫線速球外,其他球種皆有控制力不若例行賽的現象、也導致他撐不到三局就被洋基打下場。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