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7/10/14

「我要更努力,才能證明自己。」NBA唯一的女性經紀人:Danielle Cantor

身為運動經紀人,Danielle Cantor為她每一個客戶選了一首專屬的手機鈴聲,當hip-hop和jazz混搭的音樂響起時,代表密爾瓦基公鹿隊的中鋒Greg Monroe;如果Malcolm Br...

作者:Simon

身為運動經紀人,Danielle Cantor為她每一個客戶選了一首專屬的手機鈴聲,當hip-hop和jazz混搭的音樂響起時,代表密爾瓦基公鹿隊的中鋒Greg Monroe;如果Malcolm Brogdon有事找她,就會有響亮節拍交織的鼓聲;Otto Porter最愛的饒舌歌手21 Savage開始繞樑在華盛頓西北一隅的辦公室時,Danielle知道巫師隊的小前鋒正在線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很快的,Porter來到了辦公室,和Danielle以及超級經紀人David Falk(Michael Jordan和Patrick Ewing的經紀人)。Danielle是David Falk的經紀公司F.A.M.E的唯一合作夥伴,但在NBA中,Danielle是獨一無二的存在,在超過30位被球員工會認證的經紀人中,唯一的女性。

儘管在F.A.M.E中,Falk才是王牌經紀人,但Porter、Monroe和Brogdon等有名氣的NBA球員則是指名Danielle作為經紀人,「身為弱勢族群的一員,我相信,願意給被忽視或是沒有得到對等待遇的人機會,是一件非常難能可貴的事。」Brogdon表示,他是NBA史上第一位第二輪被選上的新人王,「我知道被忽視和不被信任的感覺,沒有得到足夠機會,這種感覺不好受。」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想和她一起打破玻璃天花板,一起達成前所未有的歷史。」

 

Danielle在一開始和Brogdon合作時,就針對Brogdon的人格特質和風格來選擇贊助品牌。Brogdon加入NBA前,不僅在大學打滿4年,還在Virginia大學獲得碩士學歷,因此Danielle為Brogdon挑選的第一間贊助商,是一家銀行。在訓練營開始前一週,Danielle飛到密爾瓦基參與Brogdon的5小時廣告行程,在Danielle主導下,公鹿隊花了比預計少一大半的時間就和Brogdon談妥所有的加盟細節。同時,Danielle也和Monroe會面,討論10個月後進入自由球員市場後如何運作。到了週末,Danielle也在密切關心Porter在Arlington的新家的一舉一動,畢竟F.A.M.E.才幫他談妥4年1億6佰萬的合約留在巫師。

 

請繼續往下閱讀

Danielle無微不至、全方位的照料,從幫球員爭取合約和表達意見到搬家,順利說服Porter在2013年和F.A.M.E.簽約,「我對Danielle第一印象是,哇勒,她也太犀利了吧,她能把每一件事辦得妥妥貼貼。」

 

Danielle是兩個女孩的媽媽,她被SportsBusiness期刊選為Game Changer,Game Changer是表揚35位運動產業的女性領導者。然而,在被通知前,Danielle根本不知道自己是NBA唯一的女性經紀人。NBA的行政經理Michele Roberts認為,沒有更多的女性參與其中有點令人沮喪,

 

「這是個非常、非常競爭的行業,我懷疑其中有比我所知更多的黑幕和勾心鬥角。許多經紀人告訴我,這一行有各式各樣的競爭和爭鬥,或許女性會不太喜歡這種職場環境。我認為很多女性連試都不敢試,而這讓我挺失望的。」

 

Danielle在運動產業是女性的先鋒人物,在她的童年裡,還曾經是華盛頓子彈隊的第一位女球童。但Danielle認為自己一直是身處於運動之中,在運動風氣盛行的Bethesda,混在男生中打球是再正常不過的事,當哥哥Noah Cantor在踢足球時,妹妹自然也會摻一腳。有一次在外婆家,Noah不斷挑釁Danielle,把她架住,Danielle不甘示弱,大力回擊,把Noah的門牙打斷,這也造就Cantor兄弟姊妹間沒有那種強弱關係,而是像一支球隊一樣,相互力挺,「我們兄弟姊妹間,有些人最怕的是Danielle。」

 

Danielle強悍也展現在足球場上,她是Whitman高中的正選守門員,在馬里蘭州的州決賽中,Danielle代表Bethesda Shakers俱樂部上場,在最後的PK大賽,猛力一撲,為球隊守住一球,但Danielle也撞上球柱造成腦震盪,被救護車送到醫院,「她的競爭意識非常非常的強,也是所有教練都希望球隊能有這麼一位球員。」Whitman高中的女足隊教練Sam DeBone表示,「如果我能有整隊的Danielle Cantors,我成為非常成功的教練。」

 

Danielle參與運動的生涯受了不少傷,在子彈對女球僮的生涯中,Juwan Howard一次失控的傳球砸斷她的鼻樑,這是Danielle第二次鼻樑斷掉。這樣「慘烈」的生涯,訓練出Danielle自我診斷和拉筋的功夫,也讓她原本以為自己會成為運動復健師,但在賓州大學就讀大二時,因為韌帶撕裂傷而整季報銷,Danielle決定把專注力放回到她的本科經濟學上。2000年,Danielle從華頓商學院畢業後,決定到SFX運動管理公司,負責運動員行銷的工作。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