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筆與籃球之間—官致佑

灌溉支持

level | | 人氣 2457

A- A+

我前陣子在採訪丁冠皓的時候,他跟我提到有個學弟不在其他同學所在的資處科上課,而是自己到別的科系跟一般生上課。高中甲組的學校練球就已經夠你受的了,不管去甚麼科系上課,如果認真應付課業,那除了自己要有決心,還得有非常強的精神力和毅力才能做到。不要說高中三年都這樣過,如果是我,可能一個禮拜就放棄了。

 

「是誰啊?」我問道。

 

「官致佑。」

能仁家商的球員們大部分都是皮膚黝黑的原住民,這讓官致佑偏白的皮膚在這群隊友中間顯得格外顯眼。「因為爸爸是雕刻藝術家,然後我高中打完就要回去繼承家業,所以現在就去廣告設計科希望先把基礎學好。」畢業自大倫國中的高一新鮮人官致佑,不但是全班唯一一個,更是校史第一位與選擇與一般生一起上課的球員;選擇能仁家商,更是因為這裡有著廣設科。讓他踏上這條路的原因,是因為他從小對繪圖的熱愛,還有那個總是在雕琢著木頭的父親。

 

官小欽老師與官勝彬老師兩兄弟是台灣木雕界「雕龍」的翹楚,兩人筆下刻畫出的龍栩栩如神,氣宇軒昂;官勝彬老師的兒子已經在與父親學習木雕,而官小欽老師的兒子—也就是官致佑—則決定將在高中之後就淡出球場,早上與父親一同工作,晚上再到大學的夜間部上課。「爸爸其實從我蠻小就跟我說要接他的衣缽。小時候都看著他工作,久了也就有感覺。」官致佑笑說。

 

官致佑每天都與普通班上課,練球和晚上休息的時候才會和隊友相處,談到一般生與隊友之間的不同時,他笑說:「我們班比較文靜,他們就是很吵,很鬧。」在這個班級,老師不會因為他是籃球隊而有任何差別待遇,同學們考試時他也得一起,回家的作業他無論如何也必須完成。

設計群出身的朋友一定知道這個科系有多麼的爆肝;熬夜畫圖做作品,甚至有時候整夜不能睡都是家常便飯。更何況對官致佑來說,他還是學校代表隊的一員。他每天必須聚精會神的聽課,只有這樣,他才能縮短他與同班同學之間的差距。而每天晚上練完球後,他常常得自己在房間裡畫圖,或者是跟著老師到教室做電腦繪圖;他也很累,真的很累,但是他知道,這個就是過程。「爸爸也跟我說,這就是過程。因為是我自己選擇的,所以要撐下去。」

 

我也曾想過,是不是因為從小父親對他的期望,他才選擇這樣做?但他很堅定的說,這就是他的興趣也是想要做的事情。「其實我小時候爸爸媽媽就讓我甚麼都嘗試一下,但是他們也告訴我,之後就要固定下來,要有一個核心。」官致佑也透露,他小時候學過很多東西,只是最後決定回到父親走過的那條路上。「畢竟家裡都是藝術相關出身的,我也想要盡量走這方面。」

 

從建中國小,大倫國中到能仁家商,官致佑從小就一直是校隊的成員,雖然高中很可能是他籃球生涯最後一站,但對他來說,他只是換一個方式擁抱籃球。「小時候開始打是因為興趣,雖然很累,但那些都是回憶。之後想到我以前有打過球,跟隊友努力過就夠了。」官致佑說。「雖然之後沒有要打,但是還是會關注啊!畢竟還是喜歡籃球。」

 

每天起床後先到教室努力的聽講,接著再到球場與球隊練習;回到宿舍後隊友在休息時,你卻必須拿著筆,一次又一次的在紙上描繪著線條。我相信不只是在能仁家商,放眼全台灣的甲組球隊,應該沒幾個人會在練球之外再花心思在課堂上;當然,練球已經夠累了,但是又有多少人跟官致佑一樣知道自己想要做什麼呢?就算你知道,你有跟他一樣的決心去面對這種生活嗎?

 

官致佑的條件與球技不是最好,成長過程中也沒有甚麼大起大落的勵志故事;但當他和我談話時,我覺得他與很多所謂「名校」出身的球員好像不太一樣。也許是因為他知道自己想要甚麼;知道自己除了籃球之外還擁有甚麼。他所選擇的路崎嶇難行,他將有無數個夜晚必須努力張開快閉起來的雙眼坐在桌前,拿著畫筆畫圖;但當這位能仁校史另類的「第一人」成功的撐過了這三年,那他帶給學生籃壇的,也許是在筆與籃球之間找到平衡的一種方式。

 


slice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1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撥開迷霧!東南亞籃球戰力評比

開始有球隊加盟 ABL 聯賽後,東南亞籃球正式納入台灣人的籃球視野,然而相對於時常在國際賽場上交戰的菲律賓之外,東南亞各國的籃球實力與發展仍是一團迷霧。運動視界邀請到 Papi 替台灣球迷做這次聯賽參賽 6 國的簡介,讓我們在寶島夢想家南向征戰 ABL 聯賽前先一探究竟。

最新文章留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