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第25人:洋基為何不敢用 Jordan Montgomery?

隨著美聯冠軍賽第五戰結束,洋基距離晉級世界大賽只剩下一場之遙。雖然到了季後賽,各隊的用人調度都傾向保守作戰,被認定為「好用」的球員幾乎天天都得熱身,隨時準備上場救火,尤其以牛棚最為明顯。終結者的上班時...

作者:米古爾

請繼續往下閱讀

隨著美聯冠軍賽第五戰結束,洋基距離晉級世界大賽只剩下一場之遙。雖然到了季後賽,各隊的用人調度都傾向保守作戰,被認定為「好用」的球員幾乎天天都得熱身,隨時準備上場救火,尤其以牛棚最為明顯。終結者的上班時間從第九局提前至第七、八局;佈局投手的上場時機極不固定,多半以「凍結者」姿態登板;中繼投手甚至得肩負「長中繼」的任務,四五十球的工作量更是見怪不怪。

 

舉實際的例子來說,洋基的 David Robertson 在季後賽已經投了 11 局,比起先發投手 Sonny Gray 的投球局數還多;小熊打了九場季後賽,其中有七場都讓 Carl Edwards Jr. 登板;道奇目前進行七場比賽,但是 Kenley Jansen、Brandon Morrow 與 Tony Watson 三人只有一場可以坐在場邊乘涼觀戰。四隊之中,就屬太空人隊的牛棚疲勞程度最低(但換句話說,先發疲勞程度也是最高,尤其是投了 17.2 局的 Justin Verlander。)

 

(Carl Edwards Jr. 堪稱是最被濫用的牛棚投手。Source: Jonathan Daniel/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但比起天天上場的隊友,只能枯坐乾板凳的球員想必最欲哭無淚。四隊共 100 位球員,如今只剩下最後一名球員遲遲苦無表現的機會-洋基的 Jordan Montgomery。Montgomery 在例行賽是全職先發投手,但考量季後賽不需要第五號先發,最初是以長中繼角色做為在季後賽的定位。經過外卡、分區賽,甚至聯盟冠軍賽都比完五場了,球團還是不給 Montgomery 任何空間。洋基到底該如何使用這張牌呢?以及洋基若晉級世界大賽,是否有換人的必要?

 

 

被打爆的二縫線

 

Montgomery 雖然是左投,卻是個不折不扣的先發型投手。他擁有眾多球路,依使用頻率排序為曲球、二縫線、變速球、四縫線及滑球。球路雖廣,但曲球以外的球路使用效率不彰,其中四縫線缺乏速度,二縫線頻頻被打爆。要他以後援身分上場,球隊便得承擔極大的風險。首先,考量他的 stuff 並不出色,球速只有 90~92 mph,極速也只有 94 mph,身處相當要求短中繼投手 stuff 的洋基隊,球團不可能甘冒被打爆的風險,在比分拉鋸時派他上場。

 

Jordan MontgomeryAP Photo/Bill Kostroun)

 

再者他的主要武器,是在現代棒球相當不吃香的二縫線。近年來打者紛紛轉型,有能力將許多偏低的球撈成出牆的全壘打,使二縫線的使用效率節節下滑,成為不受投手歡迎的球路。過往在 1A、2A 時,Montgomery 可以製造 1.5 以上的滾飛比,但升上大聯盟卻敗退至 0.98,滾地球投手的優勢幾乎消失殆盡。此外,他的二縫線只有面對右打時才會大量使用,但升上大聯盟之後卻屢遭狙擊,彷彿被鎖定瞄準這個球路似的,被打擊率 .424、被長打率 .677,幾乎是任由打者宰割。

 

其他球路如四縫線,既缺乏速度又沒有突出的轉速,難以抓下三振甚至頻頻被打者破壞。本季四縫線的加權揮空率(Whiffs)僅有 13.4%,在 191 位先發投手之中排第 160,只抓下 15 次三振,並不是太理想的成績。

 

 

慢熱

 

許多先發投手從牛棚登場時,都會碰到「慢熱」的問題。後援投手與先發投手熱身的方式不太一樣,先發投手登板前一天會進牛棚練投,登板日會提前抵達球場準備,也有充足的時間熱身。但後援投手熱身方式卻大不相同,比賽進行至中段時才會看見他們拿著毛巾緩緩伸展,上場前也不會投太多球,直到上丘試投時才會將狀況加溫至最極致。

 

(後援投手的熱身狀況也會影響總教練的用兵遣將。Photo by Dustin Bradford/Getty Images)

 

Montgomery 的逐輪成績反映了慢熱的事實。以每一輪的對戰成績來看,他不容易在一開始便直接進入狀況。本季面對第一輪打者時,被打擊三圍是 .272/.335/.436、wOBA .331,強襲球的比例是 28.5%。但進入第二輪後,以上數據呈現全面性的下降,被打擊三圍降至 .187/.243/.317,wOBA .244,其他各項數據也紛紛走揚。直到第三輪才因體力下滑反轉。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