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4

後三衛時代的鳳凰城

當太陽隊發生大地震的時候,Devin Booker正在睡午覺,當時是鳳凰城10月22日下午1點44分,Eric Bledsoe在個人推特發出了那條引發地震的留言,說他不想待在鳳凰城,或者說不想...

作者:josephhou

請繼續往下閱讀

Dragic在2015年的二月要求被交易,這已是他合約的最後一年,儘管他幾個月之後就能離開球隊,但還是有不少球隊競標,最後太陽神奇的從熱火換到兩枚首輪籤:其中一枚2018年前七保護(2019年無保護),考慮到本季熱火目前為止戰績只有6勝6負,這是個非常誘人的籌碼;另一枚是2021年的無保護首輪,你當然可以因為很多事指責太陽,但對於一個已經雙腳走出球隊大門的非全明星控衛,事實上太陽得到了很好的回報。

不過雖然拿到這兩枚選秀權,太陽還在猶豫不決是否該在2015年的冬天就此罷手,這時他們的陣中還有Thomas、Marcus Morris、Markieff Morris,McDonough做為總管的第一個選秀Alex Len(2013年第五順位),T.J. Warren(2014年第14順位),加上自己2015年的選秀權,以及非常靈活的薪資空間,最重要的,還有一枚通過Nash交易得到的輕度保護湖人籤,那是聯盟中最有價值的珍寶之一。

但這個陣容並不能得到55勝,考慮到2013年選秀會的第10順位是C.J. McCollum、第15順位是Giannis Antetokounmpo、第27順位是Rudy Gobert的情況下,Len是一個糟糕的選秀,不過犯錯的也不是只有太陽,聯盟中有一半的球隊錯過了Antetokounmpo,幾乎所有球隊都錯過了Gobert。

但這是一批很不錯的交易資產、老將和潛力新人,有那麼一瞬間,太陽可以去追逐美夢,競爭季後賽,畢竟他們已經有了一些資產,足夠球隊觸摸到明天的曙光,要擺爛還是競爭,這是一個問題,但對於許多競技體育的球隊來說,這是最難的問題。

最終太陽通過一系列看不懂的操作終結了一切,送走Dragic之後,很快他們又把Thomas送去了塞爾蒂克,得到一個低順位的首輪籤,又把那枚湖人籤送走換來了Brandon Knight,當時這很讓人質疑,至少也能說是非常高風險的作法,這樣的操作很可能會毀掉一支決定重建的球隊接下來好幾年的命運。

事後McDonough承認他希望Thomas的交易能重來一次,他表示「那是一個讓我們受到批評的交易。」

儘管回憶已經被時間沖淡,但是當時許多NBA相關人士都覺得湖人對自由球員的吸引力很大,他們將在2015-16賽季簽下大牌球星,重新變成有競爭力的球隊,因此那枚選秀權的價值肯定會降低,但在湖人進行了糟糕、失敗而又尷尬的操作,最終Jeanie Buss忍無可忍,對球隊管理層動了刀子之後,那枚選秀權到目前為止都還沒兌現,即將在2018年成為無保護首輪籤,並將根據順位決定到時候是由七六人還是塞爾蒂克得到它,最終,那看起來的確是一個非常誘人的寶物。

在這些交易的五個月後,那個沒有耐心的老闆想到那個48勝的球季,急著想要重返季後賽,決定以一份四年5200萬的合約簽下33歲的Chandler,並準備用Chandler吸引LaMarcus Aldridge加盟:「我的確不是一個有耐心的人,」那年夏天,Sarver是這麼說的。

為了清出競標Aldridge所需的薪資空間,太陽將Marcus Morris送去活塞,如果Aldridge當時決定加入太陽的話,他們很可能也會送走Markieff Morris,但送走Mook破壞了球隊和Keef的關係,最終太陽把他送去巫師換到巫師下個賽季的首輪籤,最後他們將那枚選秀權和其他的添頭打包,在選秀會向上交易得到了Chriss。

轉眼之間,除了Bledsoe和Knight之外,太陽所有中生代的當打球員都被送走了。

不過如果沒有發生這些,那麼太陽可能就很難選到Devin Booker,在第一種情形中,如果太陽在送走Dragic後就此罷手留下Thomas,那麼他們在2015年選秀會的順位可能就沒有那麼高,雖然Thomas幫助塞爾蒂克殺進季後賽,但是他在太陽的時候,球隊戰績是不上不下的29勝25負,而在他們離隊之後最後戰績變成39勝43負,選秀順位提升了不少,目前回頭來看2015年的選秀會,順位在Booker之後的所有首輪新秀都沒有哪怕是接近Booker的潛力,如果當時第一種情形發生了,那太陽選到的很可能會變成Cameron Payne,而不是Booker。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