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只是一個環山來的孩子─陳將双

灌溉支持

名人堂 Jeffrey Holt | 2017/11/15

A- A+

到了清境農場之後再上行,你才能到達過去被稱為Sqoyaw─志佳陽的環山部落。這裡被南湖大山與雪山連峰所環繞形成一個谷地,故名為「環山」。部落過去不但只有雜貨店,早餐店更在七點左右就都早早休息;直到最近,山裡才開設了第一家7-11。

 

當時,籃球還只是陳將双與朋友們的休閒愛好。在沒有甚麼娛樂場所的部落,與朋友玩玩球或是一起去玩水、看看山上的動物是他與朋友們的日常消遣。「在部落的生活無憂無慮,感覺很自在。」雖然在山上的生活不如都市多采多姿,但對於自己生長的地方,陳將双有著難以替代的情感。

 

從小在山上生活的陳將双,直到三年級才離開部落前往台中市區就讀大智國小;在那之前他在平等國小最難忘的回憶,是那些被老師責罰的日子。「之前都不寫功課,就很常被老師打手心。」他笑說。二年級時陳將双與朋友們一起去參加市運會,天賦因而被大智國小的教練注意到,並邀請他前來大智接受訓練;一年之後,陳將双便與姑姑一起離開了部落,前往台中市區。

「剛進去的時候覺得每個人都很強,可是也都不認識,就怕怕的。」除了要適應新環境,還有教練在練球時的嚴格要求之外,更是少不了一次又一次突破體能極限的訓練。當時陳將双只是一個國小三年級的孩子,這麼小的年紀就離開家,他也曾在夜晚偷偷躲在棉被裡哭泣。但熬過了這兩年時間,當陳將双踏上少年籃賽賽場的那一刻,等著他的是一趟當他在山上時從沒想過會經歷的旅程。

 

五年級開始正規比賽的生涯之後,陳將双在第一年就入選了明星球員,並與學長林冠融與洪莛富一同拿下了當年的冠軍;到了六年級,學長們畢業的情況下,陳將双必須一人扛起球隊攻防兩端的大任。在少年籃賽規定每人至少打一節,導致他只有兩節的時間上場的情況下,仍能不斷繳出誇張的數據。但即使大智有著這名大將在陣,其他球員們所能提供的幫助卻是非常有限;這也導致陳將双在面對未來的國中同學羅世恩當時就讀的南澳國小的比賽以69:39─三十分的差距慘敗。

 

「我國小第一次被蓋火鍋就是他蓋的。」想起這不太好的「第一印象」時,陳將双笑著說。當時陳將双以拿手的轉身後上籃準備拿下兩分時,羅世恩突然從旁殺出並把他的球撥掉;這也成了後來同樣就讀金華國中的兩人的第一次相遇。後來大智國小再以兩分惜敗台北市的興隆國小之後,陳將双的國小生涯也就此畫下了一個不完美的句點。

這段時間,籃球在陳將双的心裡有了改變;他決定要能在這條路上走多遠就走多遠。也是這時候,他獲得了一個稱號:「高國豪第二」。

 

「差太多了。」陳將双說,他其實不太認同自己國小時的「頭銜」。「我實力不如他,球風也不像。他很溜,然後節奏的掌握變換都很好;我直到現在還不太懂得停。」

 

國小畢業之後,許多國中的籃球名校都爭相來徵招這名潛力難以估量的新星;幾經思量並與家人討論過後,陳將双秉著「想多學點東西」的想法,加入了位於台北市的金華國中。這一次他不只是離開部落;即使每次回家需要花上好幾個小時,他依然決定離開台中,為了自己的未來而一路北上。

 

但來到金華國中,他的責任不是只有打球而已;不管實力如何,在金華吳教練的眼中,七年級的學生就是該打好課業上的基礎。第一年陳將双沒有進入十二人名單,平常的生活也較專注在課業上;但光是練球的過程就已經足夠讓他體認到強度的差異。「國小能一條龍一直殺,上了國中根本沒辦法這樣打。」他說。

 

到了國二,陳將双不但進入了十二人名單,還很快就成了球隊輪替的重要一份子;原本一路高歌猛進的金華國中,到了準決賽卻像失了魂一樣,連續敗給光榮國中與信義國中。「準備了那麼久,扭一下就甚麼都沒了。」因為受傷而沒辦法為球隊做出更多貢獻,當時在毛巾底下默默落淚的陳將双,心理的失落感是難以用言語衡量。


slice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4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大賽改制 新世代啟航--世界盃資格賽

FIBA主導下,重大國際賽於2017起改制,邁入換血的中華隊,將由新世帶好手帶頭,展開屬於他們的重大旅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