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7/12/01

Ivan Rakitić 癡心絕對的浪漫喜劇

我有一個像是好萊塢的故事跟大家分享,是一部愛情浪漫喜劇。說來你可能不信,但這一切完全都是真的,絕無造假。這故事的開始要從一位克羅埃西亞的少年走進一間酒吧開始說起: 2011年,我...

陳柏光

好文推👍🏻

Phil Li-Pu Chen (普普葛格)

謝謝柏光大大長期的支持阿!謝謝你

Vyseus

很有趣的故事! 希望能看到更多球星的場下故事

Phil Li-Pu Chen (普普葛格)

謝謝Vyseus,請繼續期待

某一天,Raquel終於和我解釋為什麼她不肯跟我約會,她說:「你是個足球員,你可能明年就會離開這個國家到另一個俱樂部了,所以對不起,我不願意。」

你知道,那時候我並不是世界上最赫赫有名的足球員,所以我心想:「喔!糟了!她一定不覺得我在Seville這裡能夠成功,然後Seville明年就會把我賣到別支球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那時候我有一部分認真練球的動力就是。我打算在這支球隊站穩先發,這樣我就會持續待在這裡,而Raquel會願意和我共進晚餐。而直到8月20日,整整花了我7個月(我1月27號抵達這裡),某個人寄一封簡訊給我,告訴我Raquel正在酒吧裡和她的姊妹喝一杯中!而且沒有在工作!

我打給一個朋友後然後我火速開往那間酒吧,我挑了Raquel旁邊的位置,然後說:「O.K 所以你沒在工作了阿!你終於有時間和我吃晚餐了吧!」

她很驚訝,她說:「我不知道欸....或許下次....」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不打算走!我知道你現在和你的姐姐正在喝一杯,但我們今天就要開始約會!我們現在走,你的姊姊也跟我們一起約會。」

所以我們終於開始了第一次約會。

隔天,我們還一起吃了中餐,而我們從那一刻就在一起,交往了6年,有兩個漂亮的女兒直到現在。而對我而言,能跟她在一起比奪下歐冠冠軍還困難,追她的日子大概也跟奪一次歐冠冠軍的時程一樣長。

請繼續往下閱讀

特別好笑的是,當我第一次跟她的家人見面時,我那時候對我自己的西班牙文能力非常有信心,但是你知道當你和一大群家人吃飯的時候......。喔,我的天阿!他們不但說西文的速度快,而且還有一口Seville腔,聽起來跟西文又有點不太一樣。

我的岳父嘗試跟我開開玩笑,但是我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什麼,所以我會假裝我好像聽懂他的笑點,然後開始笑。最後他跟我說:「沒有關係,給我兩三個月的時間然後你就會理解我的意思了。」

我想這可能就是來自Seville的特殊笑點,他們有一個非常開放的心胸,願意接受任何人成為他們家庭裡的一份子。還有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是,因為我的老婆不在乎任何跟足球有關的事情,所以我想他的家人們可能也是這個樣子。但他們其實是Sevilla的死忠粉絲。當我遇見我老婆時,我老婆的爺爺雖然已經去世了,但是我的岳父告訴我,當他去醫院看我老婆的爺爺時,在爺爺最後的日子裡,護理師想請他把衣服給脫掉,換成病人的衣服時,他唯獨堅絕拿掉他的手錶。

這是他特別的Sevilla手錶。

他說:「不行,這隻得跟著我,直到最後一刻,我想跟我的球隊一起離開。」

我想人們並不理解足球員的一生被這些球迷影響有多深,當我們被訪問時,人們總問我們,那些關於教練、戰術、訓練的事情。但是他們幾乎很少去問我們場下的事情。而對我來說,這些就像是你的球員生涯一樣重要。在過去的這六年以來,我從瑞士到德國再到西班牙,這段日子來其實很緊湊而且常常感到相當的寂寞。我在Basel 和 Schalke是個好球員,但我常常心裡覺得少了點什麼東西。

當我遇見我老婆時,我才感覺到我是為了什麼而奮鬥,而我在我球員生涯的表現便來到了一個新的標竿。我們在Seville有段很特別的幾年,我被選為自從Maradona以後第一位的外籍球員隊長。這對我而言是一份特別的榮耀,特別是因為這支球隊對我老婆的爺爺意義很深。

因為我自己成長的背景,這對我本人而言也是相當驕傲的一刻。我的父母們來自克羅埃西亞,但是他們自從波士尼亞戰爭前移民到瑞士。我在瑞士崇拜著Robert Prosinečki長大。他曾是克羅埃西亞的英雄,而且在我小時候的時候,他為Real Madrid, Barcelona 和 Seville 踢球過。我很幸運能夠和我的朋友們平安地在瑞士長大,但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和我的家人們是無法回到克羅埃西亞的,我想第一次我們回到克羅埃西亞是我7歲的時候,為了要看看我的祖父母們。所以對我來說,在瑞士上學的日子裡,被瑞士人們所環繞,我的克羅埃西亞人的血液及身分是被Prosinečki和克羅埃西亞國家足球隊所保持著、所記得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