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7/12/01

Ivan Rakitić 癡心絕對的浪漫喜劇

我有一個像是好萊塢的故事跟大家分享,是一部愛情浪漫喜劇。說來你可能不信,但這一切完全都是真的,絕無造假。這故事的開始要從一位克羅埃西亞的少年走進一間酒吧開始說起: 2011年,我...

陳柏光

好文推👍🏻

Phil Li-Pu Chen (普普葛格)

謝謝柏光大大長期的支持阿!謝謝你

Vyseus

很有趣的故事! 希望能看到更多球星的場下故事

Phil Li-Pu Chen (普普葛格)

謝謝Vyseus,請繼續期待

我媽媽喜歡告訴我一個故事。當我開始上學時,大概上3天還4天時,我回家說:「媽媽我再也不想去學校了,我只想要玩,告訴我還有幾年得去上學」

然後他說:「九年。」

請繼續往下閱讀

而我說:「九年?O.K. 我會上九年的學,但以後連一天也不要了。」

而這件事也真的成真了。當我17歲的時候,我開始為Basel踢球,我的夢想很明確,我想要成為Robert Prosinečki,所以能像他一樣能夠到西班牙踢球,而且被選為 Seville的隊長,這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

當巴塞隆納想要在2014年簽下我時,這也是一個很有趣的經驗,因為我老婆的家庭很明顯地要我留在Sevilla,但是他們也知道,球員通常只有一次機會能來到這個世界上最知名的俱樂部之一 — FC 巴塞隆納。所以最後他們說,他們願意支持我的任何決定。這對我們來說都很困難 — 比你想的都還要困難許多。但Sevilla很滿意巴塞隆納的報價,所以他們支持這次的轉匯。這樣好聚好散的結果讓我很高興,因為我的人生在來到Sevilla之後是完全地改變。

我的岳父則是表示:「O.K...那祝你好運,但當你們和Seville對打時,喔....我可能會對你很抱歉囉。」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對每個男孩而言,能在巴塞隆納踢球是他們的夢想。我記得當我抵達俱樂部做演講時,我走進更衣室,然後穿上巴塞隆納給我的足球鞋時,我整隻腳都起了雞皮疙瘩。我當時想著:「他們不只是足球鞋,他們是我的巴塞隆納足球鞋。

作為一名足球員,當然你想要贏球並奪下獎盃,但是去融入這整支球隊又是有點不太一樣了。我對每支球隊都很尊敬,但是在巴塞隆納這支球隊,我想能跟這城市的球迷和世界的巴薩球迷們並肩作戰的感覺又有點不一樣。

作為一名中場組織者,我很感激去和這些世界級的前鋒們一起踢球。舉例來說,和Messi踢球,全世界的人們都能看見他精湛的球技。但是你必須要再多加上20%~50%去想像他在訓練時到底有多麼厲害。作為一為足球迷,能和Messi每天一起踢球實在是太快樂了。但當然不只是他,能和Neymar Xavi Suárez  Iniesta  Piqué 一起踢球也是。我們踢球總有個節奏,就像是大型的機器一樣,當你按下按鈕而裡面所有的零件都知道該做些什麼事情。在電視上看FC Barcelona是一回事,但自己下場踢球的體驗又是另一種感覺了。如果你不享受在這裡踢球,那麼我想你應該不享受足球吧。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對我而言每個新的一天,踢足球這件事,都仍然是一種享受。我十年前離開瑞士去追尋我的夢想,而我很幸運的是能在最後來到巴塞隆納這個地方,我希望還能夠穿著這件球衣很多年。

當我抵達這裡的時候,有些我的隊友們可能有點驚訝我居然能把西班牙文講得這麼好(還有一口Seville 的腔調) 而我想這對我融入更衣室文化的幫助很大。我感謝我的老婆,他是我能夠從一個什麼都不會的男人,到Seville的隊長,再到巴塞隆納奪下歐冠冠軍的原因。

我的大女兒已經4歲了,而他已經開始理解巴塞隆納的人將足球看得有多重要。我們嘗試去猜測他會不會成為一個像我一樣的足球迷,或是像他媽媽一樣完全對足球漠不關心。而現在呢,他似乎是一半一半。

如果我在家看著足球然後某人進球了,我女兒會很生氣。

「不!你必須要去進球」

對他而言是Messi 還是Suárez進球一點也不重要,進球的人必須要是他爸爸才行。他認為爸爸不能只是助攻而已,爸爸得要進球,所以我想我會盡力去進球。或許我該跟Messi談一談這件事情了,哈哈。

原文編譯自:A Croatain guy walks into the bar

 

圖片取自Photo Credit:

多數為NBA專欄和獨家新聞,不時也有足球新聞和專欄在
歡迎一起來討論:普普的運動視界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