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5

【寶島夢想家人物專題】彰化、五金工廠、籃球、我的家 – 蔡政憲

在工作領域上,每個人都在等待機會,等待一個展現成果的機會;每個人都在期待舞台,期待有一個挑戰自我的舞台。也許我們都會夢想,當自己終究站上夢寐以求的舞台時,會怎麼展現一路以來訓練的成果。 跟你...

作者:JC 江納森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工作領域上,每個人都在等待機會,等待一個展現成果的機會;每個人都在期待舞台,期待有一個挑戰自我的舞台。也許我們都會夢想,當自己終究站上夢寐以求的舞台時,會怎麼展現一路以來訓練的成果。

跟你我沒有不同,這群大男孩也許曾因為現實因素放棄夢想,曾因為等不到機會而黯然退出。一個嶄新的舞台,給了新的期望。穿上球衣的是他們,但我們,都是寶島夢想家。

 

【彰化、五金工廠、籃球、我的家 – 蔡政憲】

(Photo:寶島夢想家)

「打電話回來幹嘛?」

「想你啊。」

「吃飽太閑喔!(台語)」

 

愛在心裡口難開。這句話形容了蔡爸爸與蔡政憲的關係,蔡政憲與彰化的關係,蔡政憲與籃球的關係。

 

(蔡政憲代表彰化參加全運會/Photo:蔡政憲臉書)

 

除了在 SBL 台銀、富邦共三年旅居臺北的生活,28 歲的「大頭」蔡政憲不論就學、甚至參加籃球校隊,一路以來都待在故鄉彰化。如果要找一個代表彰化在地的籃球員,他會是最好的選擇。

 

「那時候比較不懂啊!就是覺得打球很好玩。」雖然國三才開始接觸籃球,蔡政憲卻因為機緣一頭栽進籃球世界:「當初是國中校長推薦同學去測試,我只是跟去看的,沒想到就被選上了。」加入大慶商工首度進入正規籃球戰場,展開大頭彰化囝仔的籃球路。

 

大學進入中州科技大學籃球隊,在一次跟明道大學的比賽裡打出好表現,讓當時明道大學教練,也是負責帶領彰化全運會球隊的賈凡教練邀請他轉學到明道。「其實...沒有想太多耶。」雖然獲得挖角的肯定,球齡尚淺的蔡政憲仍然沒有太多複雜的想法。

「剛去明道,滿多隊友的目標都是放在打SBL,但其實我是沒什麼感覺。就單純想打球,想快樂打球而已。」

 

「那時後慢慢會想啦。同樣的身高,他們可以打,我應該也不輸他們吧。」

受到隊友目標的影響,加上自己一股不服輸的精神,蔡政憲大三時投入 SBL 選秀,雖然落選但也被台銀以自由球員的身份簽下,生涯首度離開彰化討生活。

 

然而相對其他有經濟與工作壓力的球員來說,蔡政憲有著一個能全力支持他的環境。

 

(蔡政憲與伴隨他成長的工廠 / Photo:運動視界)

 

「從我懂事的時候就開始在工廠幫忙了。」

經營一家製作登山勾扣環的五金加工廠,蔡家人的生活圍繞著機油、金屬,吵雜的機具運作聲還有一不注意就會丟掉手指的風險。「對我們來說是沒有寒暑假的。只是因為進球隊之後都集中住宿,只有假日會回來幫忙,其實我比兩個姊姊做的少很多。」

 

「也打不出什麼成績啊!打不出來就叫他回來。」

回家幫忙接手家業或繼續打球。對蔡政憲與家人來說,一直是個不斷拉扯的話題。對蔡爸爸來說,說不出口的是對兒子的疼惜;對蔡政憲來說,說不出口的是對籃球的熱情。

「打球也是一定時間就會退下來,要不要直接回家幫忙?」一年台銀、兩年富邦,大頭沒有留下太搶眼的成績。合約結束後雖然有得到其他球隊的測試機會,但在家人的建議下還是決定脫下球衣回彰化。

 

「去年一整年很多衝突啊」準備進入全職的工廠工作,蔡政憲從頭開始學習,而不論是機具操作或材料的備料,蔡爸爸有太多的眉眉角角想要告訴大頭:「我爸就是那種嘴硬也不太會說話的,你也知道,我是我爸生的個性其實很像,當然容易吵架。」

 

爭執與磨合的背後,是互相了解。「以前打明道的時候其實家人有反對,覺得我花太多時間在打球。只是我後來才輾轉聽到爸爸跟家人說過,『現在不讓他做想做的事,他未來一定會後悔。』

「我那個時候才知道其實他們想法都是為了我好,只是擔心我們走不好。」

 

( 維繫蔡家家計的扣環材料/ Photo:運動視界)

 

「有時候會覺得,如果他可以我也可以。」

「很特別啊!居然有球隊會設在彰化。」就像蔡爸爸一樣,蔡政憲嘴裡不說但其實心裡潛藏著強烈的鬥志,也藏著對籃球的熱情。「還是平常心啦!但是很珍惜停了一年再打球的機會。」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