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4

Kerr相信重播判決讓馬刺失去13年冠軍

球員生涯在馬刺拿過兩枚冠軍戒指的Steve Kerr,即使在執教勇士後也二度奪冠,依舊被認為是馬刺主帥Gregg Popovich的得意門生。前日他在知名記者Bill Simmons的廣播節目...

作者:Lorim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Black Wolf

其實只要當初Kawhi罰進那2球就好了....

Black Wolf

其實只要當初Kawhi罰進那2球就好了....

Lorimer

怪罪任何一個點都是沒有必要的啦。

曹永奐

看到底線裁判是Crawford就......啊

大尾

早期NBA裁判不能看重播輔助,一旦判錯,就一堆人說:什麼時代了,為什麼不能用重播輔助來提高判決公正性;
現在改成可以看了,又有人説:會延遲比賽,讓自己支持的球隊喪失快攻機會...
本來魚與熊掌就不可兼得,兩權相害取其輕!不然怎麼改,都有話講!還是作者可以提出更好的建議!
至於讓馬刺少一冠,這麼説其實有點不尊重熱火,因為就算讓比賽不中㫁繼續進行,也是有很多可能性!(而且我看完影片,還是看不出來為什麼前面會四打四)

Lorimer

四打四的原因很簡單啊,底線發球的馬刺球員跟最接近籃下的熱火球員不算,場上其他八個人。

至於要不要用重播輔助判決,Kerr已經告訴你他的立場不是嗎?

至於這個play令人不滿的地方,文中也寫得很清楚了吧?

王信雄

怪罪任何一個點都說沒有必要的啦。

大尾

1.所以既然是四打四,那就沒有早攻的問題了!(paker很快?那時的wade跟Lbj也不慢阿!結果如何,充滿變數)

2.如果這球Allen真的踩到線(變二分)甚至出界,結果裁判沒看回放,keer還會這麼説嗎?馬刺迷又會怎麼想?

3.這埸是發生在冠軍賽,甚至算生死戰,這麼重要的一個play,完全由裁判肉眼判定,真的適當嗎?

春少

很有趣的觀點,不過我認為Kerr和Simmons的對談有兩個盲點

第一個盲點,若以比賽順暢度為主要訴求,電視輔助判決執行與否應該不會是其中的重要變因,我的意思是像內文提到的暫停量和暫停時間,對比賽順暢度的影響成分可能都更大些,我個人的看法是從歷代規則的調整,NBA長期都致力於提升節奏而分割攻防,分割攻防無論就商業的角度(進廣告/主場活動),或運動科學的角度(球員身體緩衝/提升戰術品質),應該都是利大於弊,除非未來潮流改變,現在應該難以做反潮流的改變。

第二個盲點,比賽順暢度應該難以立足於比賽公平性之上,而冠軍戰壓哨階段的三分球,重要性本來就難以和某場季賽的三分球相提並論,更何況如果是季賽中出現影響勝負的三分球,應該也會採用電視輔助判決確認,這種隨著科技進步而提高公平性的產物,人類對其依賴度應該只會提升不會降低,而以"若不看輔助判決直接轉換攻防會有何結果"來質疑公平性,我認為也太過牽強了,我並非質疑內文中引述Kerr的推論,就當時場上情況來看確實有可能因為直接轉換攻防而改變比賽結果,但這種變數仍太多的推論基本上只能當成自由心證。

大尾

文理清晰,説得真好!

Paul Kangaroo

我愛馬刺,但怎能確定接下來的PLAY一定會進?

王信雄

確實如此。

Paul Kangaroo

按錯了~無法收回...

王信雄

我覺得這完全就是一個公說公有理 婆說婆有理的事情。
試問如果是我們支持的球隊落後,投以為投進三分被判兩分,或是出界判對方的球,我們一定是非常支持看重播來改判(會不會改是另一回事)。
反之是我們領先,最後就是不要看重播,趕快打完結束比賽最好。
所以真的站在不同位子,會說不同的話。
而kerr教練會這麼說,我想是基於覺得現在的勇士隊都很成熟,不斷看重播只是打亂他們的節奏。
然後順勢再拿出當年馬刺熱火那一球來強化自己的想法,確實他是深信馬刺不被打斷,有很大機會再得分,但這真的不會有答案,個人自由心證了。

而說到節奏被打亂。這是必然的結果。因為NBA是商業聯盟,需要廣告等收入,自然需要暫停及中場休息等等。
最後關頭觀看電視重播是好的立意,期望可以在公平的狀態下分出勝負。但實際執行層面又有問題。
比如說在比賽前段。就那麼不小心被誤判損失了三分,也不能看重播,而最後關頭回看重播都沒問題。然後就是三分輸贏。那這樣有真公平嗎?
但這樣說來好像就變成全場都要可以回看重播,那比賽也真的打不下去了。

我覺得可以學學MLB把看不看重播的主導權交回給球隊。
規定一隊一場比賽可以提出如3次看重播機會。如果改判即可不算繼續擁有三次,若沒改判就只剩兩次。
那這樣或許就不會被裁判擔心被兩邊罵。然後猛看重播打亂節奏了。
球隊要衡量自己的把握性,以及現在戰況來決定要不要提出回看。
或許就不會一到比賽最後,比分相近時快1/3的球在回看了。

 

球員生涯在馬刺拿過兩枚冠軍戒指的Steve Kerr,即使在執教勇士後也二度奪冠,依舊被認為是馬刺主帥Gregg Popovich的得意門生。前日他在知名記者Bill Simmons的廣播節目中和主持人談到關於比賽時間的問題時,用了一個馬刺球迷們難以忘懷的比賽當作例子。

 

 

Kerr和Simmons都是希望加速比賽進行的擁護者,這個球季聯盟更改了關於暫停的規範,將一場比賽的暫停次數由18次降為14次,也將所有暫停時間統一為75秒,這是他們所期待的。Kerr認為當比賽節奏更明快,球員和教練要準備的東西就更多,因為你不能在比賽後段依賴大量暫停來佈置和交待注意事項,必須仰賴平日的戰術素養和球員閱讀比賽的能力。

 

 

而當談及重播輔助判決時,Kerr則說看重播同樣降低了比賽節奏,要讓比賽更加明快,聯盟減少暫停次數是好的,而縮小使用重播的範圍也能夠為此帶來貢獻。Simmons則同意他的說法,他認為不論是壓哨球或是三分球是否踩線的判定,透過中斷比賽來做出判決會令人無所適從。

 

 

Kerr表示有個案例讓他更加困惑,那就是2013年冠軍賽第六戰,Ray Allen在比賽結束前追平的三分球讓熱火免於在家看著馬刺封王的那球。由於那球根據規則可以看重播,他認為現場的裁判怕到不敢不去看。Simmons說:「馬刺本可能帶走比賽勝利的!」

 

 

Kerr繼續說:「對,他們本來可能會贏,Ray Allen在底角投進,而馬刺擁有聯盟最快的球員Tony Parker,如果現場沒有重播而暫停的話,馬刺已經發球,前場會是四打四,Parker會得到比後來更好的出手機會。更有趣的是這次的重播是非預期的,我會希望限縮重播權限到僅能用在壓哨球上。如果三分球的判決因為腳踩到一點線而判錯了,我可以接受。聽起來很瘋狂,但這是為了讓比賽更流暢而付出的代價。」

 

 

 

當我們再次回顧當時的影片,會發現Kerr說的非常有道理。當時馬刺並沒有叫暫停,雖然場上一篇錯愕,但Parker已經準備接球發動早攻,他們已經經歷了太多類似的時刻,有足夠的經驗處理臨場發生的狀況,因此Popovich當下就對裁判喊暫停暴跳如雷。從影片可以看出,現場裁判站的位置非常接近Allen的出手點,如果這樣都沒辦法對自己的判決有信心,那以同樣的標準來看,每場比賽關鍵時刻的三分出手都要來檢視一番?不能用冠軍賽特別重要不容出錯來開脫,因為中斷比賽而讓馬刺損失早攻機會難道就不重要、不關鍵?

 

 

真正的原因正如Kerr所說,裁判們怕死了,他們不敢冒險,從結果來看馬刺因此少了一座冠軍。如果真的要細說,在暫停之後馬刺違規換人,讓Tim Duncan入替Boris Diaw而沒有被發現,則是裁判的另一個錯誤。大賽的壓力和臨場狀況讓人沒辦法顧到細節情有可原,但確實在終場前的兩個地方都出現瑕疵。當然,馬刺的2013年冠軍不會只輸在這個地方,不過作為主持整場比賽,又有豐富大賽經驗的裁判群來說,會發生這些問題,還是有值得改進之處。

 

 

Kerr和Simmons訪談完整節目檔案可見此

 

 

延伸閱讀:

堅定不移的信念——Tony Parker的回歸之路

浴火重生,逆勢而起——Rudy Gay

卓越不群,馬刺仍有著難以企及的高度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