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放棄的棒球夢-余書農

台灣嘻哈團體”頑童”接受媒體訪問時,道出闖蕩唱片圈這十年來的辛苦血淚,我因為工作的關係認識他們其中一人的叔叔,聊天中得知他們也在這條自己選的路上迷惘過,但是為了夢想願意犧牲吃苦...

請繼續往下閱讀

aDAm

數據粉當道的主流球界,會拿衰退模型告訴你年紀就是很重要
在職業球壇好像已經變成唯一政治正確的語言
可惜了一個永不放棄的靈魂,加油吧,書農!

台灣嘻哈團體”頑童”接受媒體訪問時,道出闖蕩唱片圈這十年來的辛苦血淚,我因為工作的關係認識他們其中一人的叔叔,聊天中得知他們也在這條自己選的路上迷惘過,但是為了夢想願意犧牲吃苦,到工地打工也都甘之如飴;而我去年也跟一個學弟連絡上,他則是花了十年才當上髮型造型師,這十年之間他也是經歷衣敝履空、三旬九食的日子,但是如今夢想成真讓他覺得苦都不算什麼。

如果今年中職沒有停辦戰力外測試會的話,也許會有更多人認識這位特別的左投,但也因為中職戰力外測試會的停辦,導致他也無法循著和中信兄弟洪宸宇、富邦悍將增菘瑋一樣的路回到中華職棒。這位就是已經花了超過十年的歲月,卻仍持續不放棄追逐自己的棒球夢,球迷取外號為左手野茂的-余書農。

我會說回到中華職棒這句話,是因為他曾在兄弟象(中信兄弟前身)待過兩年2軍。那兩年的投球成績平均防禦率5.63是偏高,但兩年共投了120局總計被打了128支安打,卻只有被擊出1支全壘打的紀錄;但是將近1比1的四壞與奪三振紀錄,也許就是教練團考量的重點之一。而就在2014年球季結束被釋出之後,余書農為了延續棒球夢就回去了日本加入獨立聯盟-武藏熱火熊隊。

因為在棒球風氣興盛日本念小學的關係,余書農也跟大家一樣喜愛上棒球這項運動,但回台灣之後也只有高中參加過社團性質的球隊,之後又才回日本就讀筑波大學,才算比較有參予正式的棒球訓練;而在筑波大學畢業後,回到台灣第一份與棒球有關的工作,是在中華職棒誠泰Cobras隊當日本教練的翻譯,隔年考上輔仁大學體育學系碩士班,也參加了棒球隊以便延續棒球訓練,持續的往職業球員的路上邁進。

正式的棒球訓練讓余書農球技更精進,之後不但加入過台北乙組棒球隊,同年也被中華職棒借將參加二軍代訓藍隊的比賽,09年更是加入了中華職棒興農牛,雖然是繼續擔任翻譯…

那時球團看重余書農的日語能力大於棒球能力,不過當時在興隆牛是擔任教練寺岡孝與投手正田樹的翻譯,除了一定有和正田樹請教投手相關訓練資訊以外,最重要的是只要能繼續待在職業球隊,就一定能夠更學習一些棒球專業性的東西,再加上訓練器材取得也比較方便,訓練多少都一定能繼續維持。

在興農牛兩年之後,余書農便到中國擔任選手兼投手教練,透過大小比賽持續增加自己的經驗值,終於在2012年中華職棒季後選秀會被兄弟象隊以第七指名選上。當時中信兄弟已經有另一個三級棒球也未接受過正式訓練,但是新人球季就拿下新人王的投手-官大元,很明顯的中信球團想要複製大元經驗。

不過余書農當年已經是29歲、用「最老菜鳥」的身分入團,新人球季在二軍最多單場也最多只有投四局,完全是往中繼、後援培養,隔年是有先發六局敗投的紀錄,但是主要都還是一、兩局的中繼任務,但是全台灣的棒球迷都知道,中華職棒需要本土先發投手是公開的秘密了。就在余書農被中信釋出之後,就如我前面所提到的,他為了延續夢想毅然決然選擇了辛苦的日本獨立聯盟。

靠著自製投球影片、整理資料數據寄給獨立聯盟的余書農,成功獲得武藏熱火熊隊的邀請加盟,12場出賽不算太多,面對55名打者被擊出12安打,奪三振5次但也有8次保送;而隔年余書農轉隊到另一個聯盟的兵庫藍砂隊,在藍砂隊的第一年擔任先發就有7勝3敗的好表現,61局的投球被擊出67支安打、41次奪三振和27次四壞球;而隔年又轉回中繼,22又1/3的投球被擊出25支安打、16次奪三振和18四死球。

今年年底余書農打算自辦測試會,邀請中職四隊教練、球探來看看。一位接近35歲、最快球速未到140的左投,三年日本獨立聯盟加上中職兩年2軍比賽經驗,會吸引各家球團的眼光嗎?

 

在此之前,我先提一位台灣的田徑選手-安慶隆。

(後方廣告燈箱上)

安慶隆是聽障男子田徑十項選手,而田徑十項運動是田徑場上最需要體力的比賽項目,而安慶隆在25歲時代表台灣,用總分5407分在羅馬聽奧拿下金牌;四年之後分數更是進步到5613分,但是全世界的選手都在進步,在墨爾本聽奧只拿下銀牌。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