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追愛逐夢-2014虎尾馬拉松

灌溉支持

level | | 人氣 300

A- A+

情場高手Derek把我推到她的跟前,『去呀、去呀,你可以的。』他信心十足、豪氣干雲的對我這樣說。

 

我悄悄的踱步往前,她的身邊早已聚集了很多像我一樣的仰慕者,我想裝做路人甲,在旁邊泰然自若的伸展以及小跑步暖身,然後利用每一分每一秒偷偷地觀察……喔不,是欣賞她。

 

有些女人的心理比較特別,你不能明顯的表達出你的仰慕你的渴望你的謙卑,也不能極端的擺出你的驕傲你的冷酷你的不屑,而是必須視時間地點人物去拿捏那分際。

 

而她的眼神從晃動的人群縫隙之中穿越而來,冷峻的讓我為之肅然,銳利的讓我感到寒冷。淡漠的宛如我的重量與空氣相仿,高傲的像是叫我先去領號碼牌乖乖排隊先。繃緊神經頂住她眼神的壓力,我輕點頭抿嘴微笑做為回應,等到她的眼神飄移離開,我才走到旁邊的角落做我的事情。但我知道她注意到我在注意她,這就是我的第一步。

 

我穿上跑鞋慢慢地跑動著暖和身體,和煦的晨光溫柔的將我抹上耀眼的彩妝,輕盈的腳步與深沈的呼吸譜寫出一首安逸穩定的樂音,飄蕩在大地的空氣之中。忽然感覺身邊有人靠近,本能的往旁邊移動欲讓開,但人影似乎不願意超過,我加速前進,又發現人影迅速跟上。

 

我轉頭想看清楚是不是Derek上完廁所回來了,但卻是她。紮起的馬尾在陽光下甩動著,鼻尖的汗水閃耀著晶瑩的珠光,上嘴唇薄薄的汗毛若隱若現,輕擺的雙臂順暢俐落。不用看心跳表,感覺自己的心率已經進入無氧區間的激烈強度。

 

『我收到你的鮮花、卡片和巧克力了……你覺得這樣就夠了嗎?』她偏過頭直視著我的眼睛問我,那雙眼眸透出的光芒強度好像穿透我的眼睛的深處,整個大腦都要被融化一樣。

 

愛情最刺激的地方在哪裡?在我來說,就是追求的階段。不論事前如何的推演、預估,不論追求時有多勇敢、熱情,終究還是要在用盡花招之後等待千變萬化的回應,然後再繼續試探之後的下一個舞步。

 

我好不容易壓抑住全身的激動之後才能這樣回答……

 

『還沒追到妳之前,永遠都不夠!』

 

--------------------------------------------------------

11月16日 晴

 

郊區的靜謐是如此的理所當然,輾轉夢醒反覆之間,終於盼到了鬧鐘響起的那一刻。常常只有設定時間到達前的30分鐘,才有真正品質稍好的睡眠。以天地為床、以樹根土塊當枕的露營的經驗不少,說是認床我絕對不承認,即使昨天到達的時候走過客廳一手拿著枕頭一手拿著睡袋,面對Derek和伯母的笑問,我還是不會承認。

 

應該是壓力很大吧,我想。

 

這一場比賽是我睽違6個月之後的第一場馬拉松,夏天的時候提到這場比賽,Derek大方的說賽前一晚可夜宿他老家,這場比賽對他是賽季過渡期的輕鬆跑所以願意幫我全程配速。欠睡覺的債對我來說還算好處理,大不了我陪睡一次,但要一個全馬成績3小時(以內)的高手全程幫我配速,這份情義真的好難還。

 

當初以為他隨口說說,但臨到賽前一刻,這個壓力已經膨脹的無限大。昨晚睡前我以為要在客廳喝茶然後感性的談心,結果都在理性的討論配速的相關計畫,直到伯母催促我們才上樓各自回房就寢,感覺好像學生時代住宿的舍監那麼認真一樣。

 

7點起跑,車程30分鐘可到會場附近停車,所以時間很充裕,按照前一晚約定的時間在一樓客廳會合,接著出門開車前往會場。寄完物後Derek帶我往起跑線移動,直到已經快要接近我不好意思站在那的範圍才停下來,要不是我不想往前,他還是希望可以到最前面幾排去等候。等待鳴槍的幾分鐘時間,Derek忙著和周遭的跑友打招呼,我則呆呆的望著天空,一小片一小片像魚鱗般的高積雲整齊的排列在藍藍的晴空中,秋天的藍淡淡的遠遠的,像暗戀的對象一樣,始終保持著只可遠觀的平行愛情距離。

 

這半年來刻意的暫離跑步,好好的藉著這段時間重新思考與規劃生活,生活當然不會只有跑步,今年的整體步調對我來說有點凌亂,很多事情的出現完全無法預料,就像在水裡游泳突然出現的許多亂流一樣,即使不被拉扯進去,行進路線也多少會被影響。


標籤
slice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0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路跑教室

每位跑者都應該知道的實用小常識。

最新文章留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