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8/01/03

大谷翔平成功填補了天使隊的另一個缺點!

雖然大聯盟的休賽季尚未結束,我卻已經在之前的文章中提及天使是今年冬天最大的贏家球隊之一。在大谷翔平爭奪戰脫穎而出就確立了他們的領先地位、且天使在12月又補進了Ian Kinsler、Zack Coza...

作者:MLB Corner

雖然大聯盟的休賽季尚未結束,我卻已經在之前的文章中提及天使是今年冬天最大的贏家球隊之一。在大谷翔平爭奪戰脫穎而出就確立了他們的領先地位、且天使在12月又補進了Ian Kinsler、Zack Cozart。事實上,天使隊在去年球季結束後沒多久就先續約了Justin Upton、然後又透過一個優秀的操作,簽下了前勇士大物新秀Kevin Maitan。他們用相當實惠的價格買進一些能幫助球隊贏球的球員,也讓這支球隊在新球季的預期勝場數,從不起眼的位置拉抬至奪下外卡的大熱門。

 

天使隊成功補強了兩個內野位置、還順便留下一位強打角落外野手、然後再補進一名實力可能是王牌級的投手 — 這就是他們整個冬天截至目前的所有動作。不過我還沒有談論到的一點是,天使因為擁有了大谷的二刀流天賦、而因此順便被滿足的另一個需求。上個賽季,Albert Pujols和其他天使隊友在指定打擊的位置上,僅輸出全聯盟倒數第二的78wRC+、以及全聯盟墊底的-2.0WAR;不僅如此,這支球隊的打線還得面臨另一個問題:打線太過右傾。

 

大谷加盟前,天使的預測九人先發中有八位是右打、替補球員也幾乎清一色是右打者;根據預測,天使在大谷空降前被預估明年將有83%的打席會分給右打者。根據這份預測,這種狀況可能會讓明年的天使成為自2002年後,第一支讓右打者領到超過5000打席的球隊(我已經把左右開弓的球員的打席數切半)。即便補進了左打的大谷,天使仍被預期將會稱霸自2002年後分出最多打席給右打者的球隊紀錄。所以說,如果大谷被擺進打線中,他應該能夠幫這條嚴重右傾的打線很大的忙;他不只能在投手丘上替天使隊贏球,他也能讓天使打線更平衡。

(▲天使隊的右打者們被預期能在明年拿到的打席數)

 

(▲2002年後,右打者拿到最多打席數的十支球隊、以及他們的團隊攻擊成績)

 

在最後一個日職賽季,大谷翔平在打擊區上對戰右投手擁有0.300/0.385/0.564的打擊三圍、對上右投的164wRC+排全聯盟第七強(不過值得一提的是,他打左投的成績更好一些);他對戰右投時可以產出12.8%的保送率、但同時有 27.5%被三振率。大谷偏高的揮空率和被三振率,讓他的攻擊能力是否能成功轉換至美職, 仍受到不少人質疑;但是他強大的擊球力量(擊出飛球時的平均噴發速度為93英哩、上賽季最高時速達111英哩)、還有優秀的本壘板紀律,似乎都是非常可靠的技術。

 

依照數據派專家Clay Davenport的轉換公式,大谷在2016年的日本職棒打擊數據轉換到大聯盟後將會變成133wRC+ — 而這還是在他只有21歲的情況下所辦到的成績。根據洛杉磯時報記者Pedro Moura報導,天使在招募大谷時,就有提出同意讓他進打線、換取其加盟的條件:

天使在招募大谷時,明確提出了讓大谷翔平於2018年賽季扮演投打二刀流的想法。其中一個計劃是調動他的先發頻率、讓他在先發場次間有更多餘裕可以休息及扮演DH;另一個方法是不調動他的先發頻率、但兩場先發之間只給大谷一天的打擊機會。在兩種方案下,他都不會被球隊叫去守外野。「他們展示給我的計畫很棒,雖然還不全然是定數」,大谷表示,「這是我們未來會再討論的計劃,無論執行這項計畫得處理哪些細節,我們都會持續努力去辦到。

 

傳聞大谷在首年賽季的打席數應該不會超過250個。他在日本打球的五年中,也只有一季超越此門檻。「我們將會怎麼安排大谷的角色,取決於他到時候的表現」,天使總管Eppler表示,「當然,我們也會徵詢過去與他合作過的人」。

 

如果天使開給大谷的方案是提供他250個左右的打席數,球團就得想辦法讓這些有限制的打席發揮出最大的價值,而這表示大谷很可能會專職應付對方的右投手、和Pujols扮演DH搭檔;大谷的加入有望解決天使隊去年不怎麼樣的打右投輸出 — 上個賽季他們打右投的wRC+只有98、排全聯盟第16名。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