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8/01/14

海盜王牌投手Gerrit Cole的交易價值有多高?

(註:很不巧地,在這篇文章寫到一半之際,太空人就和海盜隊談成了Gerrit Cole的交易案;經過權衡之後,我仍決定按照原定計畫寫完這篇文。下一篇文章,我們會再來正面談論已經完成的交易內容、以及個人對...

作者:JK47

根本來玩

結果海盜沒有換到半個百大.....

Cincinnati Reds v Pittsburgh Pirates

 

若海盜只願意拿最好的回來,他們可以嘗試單換60分等級、約等於百大10~25名區間的打者;當然,這意味著他們得想辦法在談判中取得優勢、或自己要貼菜海盜也能以量取勝 — 比如拿兩個55分的投手、再要對方貼配菜;或是換一個55分的投手、外加兩位排百大邊緣的打者或投手......等等。這些都是Cole擁有的高昂交易價值 — 從簡單的數據計算來看,我們得到的答案是如果買家想要換Cole,可能得端出兩名百大新秀;他們用不著拿出全美頂尖(前10、甚至前20強)的新秀,但包裹中其中一人是百大中前段、另一位是百大中後段可能是基本盤。

 

我們不確定海盜會想要試圖拿最好的、還是以量取勝。如果是前者,百大前段(但不到全美前10強的程度)的新秀當主菜、外加一兩個有潛力但非百大的新秀當配菜,是比較可能出現的結果;如果是後者,則可能有機會用一個百大中段、外加兩個百大邊緣人來換。誠然,這些都是很粗略簡單的數據計算;但重點概念還是夠清晰:(1)Cole的價值並沒有高到要拿出球界中最頂尖的10名、甚至15名新秀來換、(2)但如果想要說服海盜放走Cole,至少得拿出一位15~30名區間的新秀當主菜拚單換、要不然就是要端出兩位百大新秀當入場券;以量取勝的話,也要拿一位百大、配兩名很優秀的配菜

Pittsburgh Pirates v San Francisco Giants

 

當然,這樣的估算法比較偏向理論型的紙上談兵;所以接下來我們可以利用找模板的方式、旁敲側擊Cole的交易價值。從去年到現在,被交易的大投手有Chris Sale、Jose Quintana、達比修、Sonny Gray和Justin Verlander等人;由於Sale無論合約、實力條件都明顯優於Cole,因此下面的比較我會將他排除在外。以下是另外四人、以及Cole被交易當下的基本資料、數據描述 — 

 

(▲註:由於除了Cole以外的四筆交易都是季中交易,因此新秀的百大排名參考Baseball America去年季中提供的榜單;未入選百大的球員則填上FanGraphs網站去年季中給的評分。)

 

(▲註:達比修、Verlander、Gray、Quintana去年季中轉隊後的數據並沒有納入計算)

 

(▲達比修2015年因傷沒有出賽,因此他的WAR值是依照2012、2013、2014、2016、2017排列)

 

這五位投手中,交易價值最高的當然就是Quintana — 當時他的合約還剩三年半、而且是四筆交易中最早發生的,不到11M的年薪也非常便宜。年齡方面,他和Gray、Cole同等級,而且他的控制權比這兩人分別多一年、一年半,交易價值從更高處來喊價也是理所當然。投球效率方面,他的天花板不如達比修、Verlander等人,但連續五年吃下超過200局的健康身手無人能及、而這也反映在他過去幾季穩健又強悍的WAR值上。他對戰打者的效率(見上面所列的xwOBA)不比Gray和Cole差、年薪也沒貴多少,因此我們也看到小熊為了Quintana掏出了非常巨大的包裹。

 

去年季中小熊拿出百大排名第五的Eloy Jimenez當主菜、後面還得貼一個百大第83的Dylan Cease;Cole的價值明顯比控制權多一年半、投球效率差不多但吃局數能力較強的Quintana低,所以前者的交易價值肯定是從Quintana這包往下砍。而這也讓我剛才提出的理論 —「換Cole不需要出百大最頂尖的新秀」— 變得更合理,因為既然他的價值沒Quintana高,那就最好別預期會有隊伍想比照小熊的開價、掏出百大前十強的新秀。但如果不拿Eloy這種等級的新秀、改拿排名後面一點,排百大中前段的新秀當主菜(配菜一樣是Cease這種等級的投手),也許交易就有機會成立。

Chicago Cubs v Milwaukee Brewers

 

在上述四人的案例中,洋基向運動家換得的Sonny Gray應該是條件、背景和現在的Cole最為類似的商品。他們在被交易當下的年紀相仿、合約年限只差半年、薪水也差不多;Cole普遍被認為是天賦更好、天花板比Gray高一層級的投手,但同時他的合約控制權也少半季、且交易時間點並非發生在賣價更容易被拉抬的球季中。對戰打者效率方面,過去兩年的Gray小勝Cole、自2015年後則幾乎打平;兩人都有傷病史紀錄,但Cole即便在未能完整出賽的球季中,還是能繳出一定的工作質量、Gray則是曾經在2016年遇上顯著低潮。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