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5

夢想家南征大馬 勝負之外的筆記本

【運動視界/編輯/張正邦/採訪報導】 寶島夢想家在1月14日74:84客場不敵馬來西亞猛龍,戰績1勝7敗,這八場下來的戰績或許讓某些台灣球迷失望,在聯盟裡墊底也是不爭的事實,但是此行,夢想家絕對...

請繼續往下閱讀

【運動視界/編輯/張正邦/採訪報導】

寶島夢想家在1月14日74:84客場不敵馬來西亞猛龍,戰績1勝7敗,這八場下來的戰績或許讓某些台灣球迷失望,在聯盟裡墊底也是不爭的事實,但是此行,夢想家絕對不是、也不應該毫無收穫。比賽會有勝負之分,戰場上或許成王敗寇,但推廣籃球、耕耘市場、乃至改善整體環境,都是從一個又一個的小細節開始。

 

這一場夢想家對猛龍之戰,在吉隆坡MABA Stadium舉行,球場的確因為ABL賽事而有整修過,也擁有新鋪的木質地板,但從內部標示2500個座位、整修後可能僅剩2000個座位看起來,不難想見籃球在馬來西亞的重視程度並不高。再看票價,ABL賽事的學生票僅馬幣9元(約台幣72元),全票19元(約台幣152元),包廂票49元(約台幣391元),連場邊第一排都只要149元(約台幣1190元),並不是什麼奢侈的價格。

 

大馬的人口約3200萬,由馬來人、華人、印度人與其他原住民組成,大馬最熱門的運動是羽毛球和足球,壁球和跳水也曾出過世界冠軍,但籃球由於一直被大馬認為是華人為主的運動,而華人的人口比例長年在四分之一左右,近年更下修至大約23%,因此始終不算被有效的推廣。大馬並沒有職業籃球聯賽,國家內最高規格的聯賽為MPL,但也只是半職業聯賽。不過MPL註冊名稱為Malaysian Pro League,目前馬來西亞籃總是希望朝職業聯賽努力。

 

 

這一場猛龍迎戰夢想家的比賽,現場湧進接近九成滿的球迷觀賽,有趣的是,其實很多人是因為夢想家領隊陳建州而來。上圖是這次夢想家入住之飯店和球場的距離,上圖左側是飯店,右側則是往球場的方向,只要一個轉角,步行約五分鐘不到,就可從飯店移動到球場,陳建州光是從飯店走到旅館的途中,就不停替熱情粉絲們簽名,路上宛如是一場行動簽名會,但不可否認的是,因為陳建州過往在大馬經營的粉絲,讓許多人因此接觸到籃球,因此知道ABL,因此願意進場,許多華人為夢想家加油不稀奇,甚至有大馬居民因為陳建州而替夢想家歡呼,開場前許多人排隊等著跟陳建州合照、賽後更是許多球迷湧進球場和夢想家球員合照,這實在是始料未及。

大馬的球迷和菲律賓、印尼等地比起來,少了一點對籃球的狂熱,要在現場大呼小叫也不是那麼容易,這一點和台灣球迷有點接近,但是在這次猛龍對夢想家的比賽,不止球迷進場,啟用全國轉播的電視台、以及啦啦隊到吉祥物一應俱全,也可見就算是這麼相對重視程度不高的賽事,相關單位仍努力打造最完整的配合模式。

這其實就是這五個老闆之所以成立寶島夢想家、加入ABL,並在戰力不足的情況下仍勇於前進的道理,從這麼多場比賽可以看到,ABL就是一個洋將制霸的聯盟,兩個世界外援加上兩個亞洲外援,甚至向越南西貢熱火隊已經完成外援David Arnold的歸化,場上擁有五個沒有越南血統的球員出賽,夢想家現在只有兩個世界外援而沒有亞洲外援,本土球員有所落差,再加上訓練時間僅幾個月,遠不如其他球隊的情況下,戰績不佳並不是意外,但只有勝利才能經營球迷嗎?絕對不該如此。

 

回頭看SBL,近年欠缺行銷,今年的票房一直很低迷,甚至連這兩週在彰化的賽事,球迷進場程度也不如同樣在彰化的夢想家主場賽事,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大馬光靠宣傳陳建州就能讓民眾進場,台灣的籃球,實在不應該沒有任何吸引球迷的元素。

 

比賽是一回事,推廣籃球則是另一回事,比賽總有勝負,但行銷、推廣、經營球迷是沒有勝負的,相關單位在這個環節上不應該有對手,無論中國CBA、美國NBA都不是,唯一的對手只有相關單位自己的心態。如果連冷門如此的大馬都能好好經營籃球相關賽事,一個學生聯賽都能引進爆滿球迷的台灣,要就此以小眾市場自居實在是太劃地自限了。

 

這一趟大馬之旅,夢想家換了洋將,多了一場敗績,但是更重要的,是大馬應該在夢想家與台灣籃球的所見所聞中留下一本人人可翻閱的筆記本,這樣的筆記本,也許不用全盤仿造,但是總是會有用得到的地方才是。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