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20
作者:果子

【果子的棒球雜記】淺談「教」教練、《不求勝的英雄》讀後小感

淺談「教」教練 去年十一月出來一個對台灣球迷而言不大不小的消息:原任中信兄弟投手教練的許銘傑,被西武獅延攬為二軍投手教練,許銘傑接受採訪時還表示收到消息時嚇一跳。 許銘傑西...

請繼續往下閱讀

淺談「教」教練

 

去年十一月出來一個對台灣球迷而言不大不小的消息:原任中信兄弟投手教練的許銘傑,被西武獅延攬為二軍投手教練,許銘傑接受採訪時還表示收到消息時嚇一跳。

許銘傑西武時期簽名卡  李逵的棒球博物館提供

一般的球迷看到這個消息,或許會認為西武會找許銘傑,是因為許銘傑一開始赴日就是加盟西武,是基於與渡邊久信等人的老交情,西武才賣個人情給許銘傑,給他一個教練位置坐坐吧。(我講的是只注意台灣的棒球,對國外資訊全無關心或非常粗淺毫無用功的那類球迷)

 

但就筆者所知,其實在許銘傑被LM「戰力外」後,就有不只一支日職球隊與許銘傑接觸,想拉他進入教練團。但許銘傑都婉拒,又在中信兄弟待了兩年(一年選手+一年教練)後才決定重回日職。

 

為什麼許銘傑在日職球團間如此搶手?思考這個問題時,我想到兩件事情。

 

一個是在2016年巨人OB來台義賽前,我撰文整理巨人OB的基本資料時,發現名列巨人OB的大西崇之其實生涯絕大部分(1995-2005)都在中日,只有2006年在巨人,而且該年只出賽20場就「黯然」引退。在看到相關的資料時,我其實有點納悶:雖然大西確實是現役巨人教練團成員,為何只待一年就被視為巨人OB的一員呢?

 

上面的疑問在我閱讀野村克也《野生教育論》中文版時,得到了解答。

 

野村克也接下樂天金鷹監督後,想要找位過去曾在他養樂多麾下時期有冠軍經驗的老球員來負責經驗傳承。野村看上的是飯田哲也,在與養樂多球團洽商交換時,養樂多球團表示飯田已經是球團鎖定的未來教練人選,不能輕易放人。在野村保證當飯田哲也現役引退後,一定會把飯田「歸還」養樂多。因此飯田在05~06於樂天延續兩年選手生涯後正式退休,野村也遵守承諾把飯田哲也「還」回去。

 

這時我才察覺一件事:原來日本職棒球團不是等選手退休後才開始進行教練轉任,而是在選手生涯中晚期時就已經在觀察這個選手「適不適合當教練」,一旦認定適合,就會在最後幾年探詢選手轉任教練的意願,並給予「教練的職前訓練」。

 

這也解答了為何大西崇之只有一年的巨人選手資歷,卻被列為巨人OB的原因。

 

大西崇之算是被巨人「挖角」過去的「準教練」。06年選手生涯退休後,先派去擔任球探,09年正式進入巨人教練團至今。

 

為什麼日職挑選教練要從選手生涯晚期就開始?因為當教練很難。難在哪?難在怎麼把自己的技術與經驗「正確」的傳授給新生代球員。

 

教技術已經是「PRO」等級的球員難嗎?一句話,每個讀者自己回想過去國高中的求學生涯,有幾位老師的言教身教能讓你終生受用?答案就很明白了。

 

如果熟悉某些消息管道的朋友,應該都聽說過某位大前輩沒有物理常識又自以為懂,老是調整小投手的後腳,結果每個被調整過的投手都腰痛,甚至差點害某位大物幼苗身價大貶的「功績」。

 

會打球的,不一定會教球。教球也是一門「專業」。但在台灣,好像沒幾個球團意識到這點。

 

對了,「球員兼教練」絕對不是培養教練的正規作法,1996年教主規劃一代黃金象現役球員兼任教練,與其說是培養,現在看更像「儉樸經營」的手段而已。

 

這個議題要談的還有很多,日後再提。

 

《不求勝的英雄》讀後小感

圖片來源:天下文化

陳金鋒的傳記,資料最好找,但也最難寫。

 

好找,因為從1997年在老台北球場對中國轟出那支滿貫砲,讓中國棒球首度打敗台灣延後11年開始,鋒哥的每一次國際賽,甚至每一場職棒比賽,每一次揮棒,每一次帶給國人的感動,都化為書本、報紙、網路上的文字、照片、影像,讓台灣球迷看了一萬遍都看不膩,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難寫,因為按照一般傳統的傳記體例,從小時候開始打球、成長、出國、打中華隊、台灣職棒的點滴歷程依照時間軸線來寫,絕大部分的故事球迷都已熟悉。如果這樣四平八穩的寫,還不如直接Google網路眾多寫手撰寫整理的陳金鋒相關文章整理集結還可以更快寫成,但球迷想看到的陳金鋒傳記,絕對不是這樣。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