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8/01/22

專訪「球弟」 LiAngelo、LaMelo Ball:立陶宛離鄉—職業球員的起點

如果在異國有一場專屬於自己的記者會,多數青少年也許會感到驚愕、尷尬、不知所措;不過 LaMelo 和 LiAngelo Ball 可不是尋常人家的少年們。這兩兄弟一副酷樣,在位於立陶宛的 Harmon...

David Mak

其實捨得讓兩兒子去立陶宛鍛鍊,還要這麼高調讓傳媒監察兒子行為,球爸的確是了不起的教練老爸。

如果在異國有一場專屬於自己的記者會,多數青少年也許會感到驚愕、尷尬、不知所措;不過 LaMelo 和 LiAngelo Ball 可不是尋常人家的少年們。這兩兄弟一副酷樣,在位於立陶宛的 Harmony Park 飯店大廳自在的坐著,50 名以上的記者擠在室內,LaMelo 甚至還後傾在椅子上。在鎂光燈的不斷閃動,一個一個問題在廳內飛出,兩兄弟也絲毫沒有退縮。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對於這兩兄弟而言,攝影記者影子般的跟在身邊,加上社群媒體上比 NBA 球星還多的關注,這一切都只是行銷罷了。他們兩兄弟放棄了加州宜人的氣候,來到了樸素的普列奈(一個立陶宛人口數約莫 10,000 人的鄉村小鎮)開始他們的職業夢,他們的眼中只有籃球;事實上,熱愛電玩的 LaMelo 甚至連他的 PS4 都沒帶去。

在本月上旬,運動畫刊(Sport Illustrated)的「Crossover」專欄記者 Jared Zwerling 獨家專訪到這兩位兄弟,不論是在立陶宛生活的適應、對於生涯首戰的準備、球技上的磨練還是來自「大嘴」老爸 LaVar 以及哥哥 Lonzo 的建議……

 

(以下對話為求簡潔,部份已經刪減節錄)

請繼續往下閱讀

 

Jared Zwerling:當你們一聽到要來立陶宛打球,你們第一時間的反應是什麼?

LaMelo Ball: 我聽說就生活而言,這裡和美國真的很差很多。聽說很多人都不會講英文,氣候也相當寒冷。但當我們到達這裡,其實很多當地人都會說英文,天氣也沒有我們想像中冷;至於籃球方面而言,我只知道我要到這邊來打球,就只知道這麼多了。

LiAngelo Ball: 噢,很興奮啊!我其實已經知道要來這邊打球了,所以一直感到很興奮。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語言和食物——大概還有天氣吧!差不多就這樣。

請繼續往下閱讀

Jared Zwerling: 你們到達立陶宛的時候,他們有迎接你們嗎?你們覺得如何?

LaMelo: 他們人都非常地好。我們到這邊的第一晚,他們就招待我們晚餐,還給了我們一些東西。他們還帶我們展示飯店以及其他裡面的東西。他們人真的很好。

LiAngelo: 他們看來也很興奮,像是當我們的飛機降落時,有許多人在機場等著我們,還有人帶了一些東西。我覺得他們很歡迎我們。

Jared Zwerling: 自從你們來到這邊之後,有沒有見過什麼最有趣、或是最瘋狂的事情?

LaMelo: 我看到一些看起來很像我們瘋狂粉絲的小孩子們。我覺得這邊的每個人都很喜歡籃球,感覺非常好。除此之外,這邊的所有記者,感覺都和 L.A. 的很像,尤其是那個常常訪問 Gelo (LiAngelo)的女記者。

LiAngelo: 除此之外,我還沒看過什麼瘋狂的事。

Jared Zwerling: 你們看過了立陶宛的饒舌歌手為你們做的影片了嗎?

LaMelo: 什麼「她穿上了夾克」之類的嗎?是的,那跟我們這邊的有點不一樣。

LiAngelo: 沒欸,我還沒看過。

Jared Zwerling: 什麼事是會讓你們和你們的新隊友產生連結,讓你們可以有機會去認識他們的?

LaMelo: 當教練說了什麼——他只有偶爾會說英文——我們的隊友會用英文再幫我翻譯一次,他們會幫助我,並且也會說明球隊的進攻和其他事情,我也會跟他們一起吃晚餐、做些其他事增進感情,他們看來都是一群很酷的人。

LiAngelo: 噢,他們人非常好。他們都會跟我說話,並且也幫我講解教練所講的戰術等等,這是個非常好的經驗。我們也一同練球過,非常酷。然後我們和新球隊和其他人碰面,也住在很好的飯店,所以至今的體驗都非常好。

Jared Zwerling: 立陶宛球隊打的是什麼樣的進攻?你們怎麼看待自己在控球或側翼上自己的優勢?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