淚水後,就是笑容-----徐詩涵

哭啊,比賽一結束就哭了,但念頭一閃,馬上告訴大家,後面還有五場要打,不能再哭了。-----徐詩涵 106學年度HBL八強賽第二天,苗栗高商和本有爭冠呼聲的南山高中一路糾纏,直到比...

作者:小鐵

請繼續往下閱讀

哭啊,比賽一結束就哭了,但念頭一閃,馬上告訴大家,後面還有五場要打,不能再哭了。-----徐詩涵

106學年度HBL八強賽第二天,苗栗高商和本有爭冠呼聲的南山高中一路糾纏,直到比賽最後讀秒階段還有兩分領先,卻發生要命失誤,反讓南山李吟娸在最後0.5秒逆轉三分打,苗商煮熟的鴨子就這麼飛了。賽後全隊情緒低落,更幾乎每個人都落淚,隊長徐詩涵也不例外。只是身為隊長,他完全了解自己的話有多重要,很快擦乾眼淚,繼續為下一場比賽奮戰。

 

這也正是三年前,苗商教練吳喜松看到徐詩涵時,期待她成長的樣子,不只是一個重要的球員,還是一個好的領導者。

徐詩涵小學就開始打球,就讀苗栗建中國小的她,偶然看見學姊練球的身影,因為嚮往那種奔馳球場的帥氣,自己找體育老師報名,就這樣踏進籃球路。只不過她後來進入三義國中,雖然有女籃,卻只是乙組球隊,自己努力在場上摸索,全靠一股熱情一路打比賽。國中畢業後徐詩涵原本有報考北一女中,但未能如願北上,於是她決定留在家鄉苗栗,加入苗栗高商。

 

「既然不能北上,那就留下來,為自己的家鄉而戰,那種感覺也不錯。」徐詩涵說得簡單,實際練球時卻讓他碰上大麻煩,從國中乙組躍升到高中甲組戰場,苗商又已經是八強球隊,沒有時間等徐詩涵慢慢來,剛開始的練球讓她很不能適應,強度完全跟不上,「突然發現自己踏進不同的世界,高中練的以前國中都沒有教,以前練得現在卻好像沒有太大的用處。」她說。也正因此,當苗商參戰該學年度HBL時,名列12人名單內的徐詩涵自己都嚇一大跳。

不過,吳喜松這麼做是有他的道理:「雖然剛開始有點落差,但我看得出來詩涵是有天份的球員,而且他很敢在場上講話,跟隊友溝通,讓他提早吸取比賽經驗,我認為對苗商的未來絕對有幫助。」吳喜松的期待沒有落空,高一就領到自己HBL球衣的徐詩涵,高二站上球隊主控,直到今年的高三球季,她已經是吳喜松最信任的指揮官。

 

很驚訝,所以告訴自己要更拚,不要讓沒報到名的隊友看不起,要變成比她們更好的球員,才能讓大家包括我自己心服口服。-----徐詩涵

高一就能報到名,徐詩涵覺得驚訝多於快樂,正因此給了她更多動力,期許自己不要愧對這件球衣。而這樣的經驗,也讓她在升上學姊之後有了更多立場來鼓勵學妹,告訴學妹即使一時沒有報到名也不要灰心,要更努力練習,讓自己變強,才能說服教練給自己一個機會。

 

在場上總是開朗的徐詩涵,自己也知道很容易將情緒外放,她會在面對裁判哨音吃虧時直接露出苦瓜臉,也會在助攻給隊友進球後大展笑顏,「我比較喜歡助攻,得分是自己開心,助攻隊友會開心,我也開心。」而這樣的外放性格,讓他在24小時內從地獄爬到天堂,前一晚惜敗給南山後,苗商火力全開,第二節靠全場壓迫拉開差距,全場飆進11記三分球,徐詩涵自己就包辦5顆,攻下21分、7籃板、8助攻,助苗商以隊史新高的破百高分,101:61大勝淡水商工,今年八強賽總算開胡。

「流過淚以後,很高興可以大笑。」徐詩涵在第四節退場休息後,不停因隊友的好球而歡喜,確定破百後更興奮地又叫又跳,前兩年徐詩涵都跟著苗商打進八強,但也停在八強,談到今年,她給自己高難度的目標:「我想打四強,從沒踏過小巨蛋的戰場,真的很想試試看。」

 

目標的難度很高,但徐詩涵仍是笑著說出來,對她而言,籃球是她深深喜愛的事,不會有壓力,反而有更多的期待,「快樂的事情,大家一起挑戰,也會更快樂吧。」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