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30
作者:果子

2015春二日目:被公園桎梏的橫濱球場

從JR關內站到橫濱球場非常簡單,按照站內標示的出口往右走,就可以在茂密的樹木間隙看到橫濱球場的輪廓,如果真的分不清方向,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跟著人潮走就對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從JR關內站到橫濱球場非常簡單,按照站內標示的出口往右走,就可以在茂密的樹木間隙看到橫濱球場的輪廓,如果真的分不清方向,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跟著人潮走就對了。

 

 

這天來橫濱球場作客的是阪神虎,所以在車站旁高架道路底下就擺有販賣阪神虎紀念商品的攤位,我不很確定這裡賣的是否是官方商品。不過駐留在攤位的虎迷人數還真不少。

 

 

雖然遠在數百公里外的關東,還是能看到為阪神虎應援的三輪車,「虎迷滿天下」這個在日本不算罕見的場景,卻是台灣虎迷永遠無法實現的痛。

 

 

越過這條斑馬線,就會來到橫濱球場的本處地-橫濱公園。嚴格來說,橫濱球場只是橫濱公園的「重要設施」之一,而非完全獨立的球場。

 

說到這裡,就要稍微提一下橫濱球場的歷史。

 

1876年,因橫濱開港而大量進入的外國人建構的「橫濱彼我公園」完工,這時就預留了空地進行各項運動。1909年正式更名為「橫濱公園」。1929年橫濱球場的前身-「橫濱公園球場」完工,設有容量15000人的看台,並成為1934年Babe Ruth率領美國棒球明星隊訪日賽的一站。二戰後被美軍接收改名「ゲーリック球場」,也是日本第一間有夜間照明的球場,1955年再更名為「橫濱平和球場」。

 

圖片來源:http://www.city.yokohama.lg.jp

 

但橫濱平和球場也無法抵禦歲月的侵襲,進入70年代後球場結構年久失修,為了安全起見球場看台也限制進場人數,如同1996年5月因外野出現破洞而把滿場容量從14000降為11000的老台北球場那樣。為了挽救即將崩頹的球場,橫濱市民發起重建球場的請願。經過許多波折,終在1976年通過,1977年4月動工,在不到一年的施工期內於剛好趕上球季開打的1978年3月31日竣工啟用。並定名為橫濱球場至今

 

嗯……同樣也是老朽欲墜的老台北球場,也是無數的球迷和輿論都期望最好的作法是原址拆除重建,但當時的政客們都迷戀於大巨蛋可以給自己帶來政績的美夢,雖然也是拆掉重建,卻是蓋了一座純室內的小巨蛋,其實重點不是蓋室內球場不好,而是硬生生的斬斷了從1968年紅葉少棒擊退日本關西聯隊開始的三級棒球熱潮,以及無數經典國際賽與中職早期經典賽的歷史連結,這不是2002年中職在天母首戰請幾位球迷把老台北球場的紅土灑在天母球場就能輕易延續的。而這種斷裂至今仍無法縫合……。

 

 

前面有提到,在歸屬上橫濱球場一直都是屬於橫濱公園的一部份,而非獨立營運的單一部門-一如Lamigo認養的是「桃園國際棒球場」的內野建築與球場而非「桃園體育園區」。因此在一開始興建時就受到非常多的限制,比如球場基地的面積不可能太大,而且還必須符合「公園的建蔽率」規定-在日本的法律規定是7%。而這也成為當初要改建時的諸多困難之一。最後採取的方式是把球場設計成大碗形狀的斜狀外牆才勉強在建蔽率與容納人數中取得平衡。

 

 

但這樣的設計就是犧牲了內部設施的空間,尤其是觀眾的走道,可說是除了明治神宮球場以外最為狹窄的。非常不巧的我去的那天又下雨卻仍有超過21000名球迷進場,所以整場比賽幾乎走道都是人滿為患,不像我去其他球場,中間一定會有一段空檔走道沒什麼人,可以輕鬆拍照取材。

 

當然,在這樣的先天限制下,雖然球團方面很有心也規劃許多對球迷友善的設施,但不是規模很迷你就是找不到空間安裝。成為橫濱球場的先天劣勢。因此在2012年橫濱市府通過將橫濱球場的建蔽率增加到12%(連結)增加未來擴建的空間。

 

 

另外一個後來才發現的問題,因為70年代運動場館必須全能化的風潮,當時設計的球場都以「多用途場館」為核心。因此從上面的空拍圖可以看到球場的看台構造上,似乎有一道與全壘打牆切齊的正圓形走道把看台分成兩個部分,上面是一道甜甜圈,然後再嵌入兩塊月牙形的板塊。是的,那兩塊月牙形的看台原先的設計是可動式的,如果有需要把可動式看台移除後就是非常大的正圓形場地,可以進行足球等多項比賽。但是在1997年容量更大更全面的橫濱國際綜合運動場完工後,橫濱球場的「多工性」就沒有那麼必要,而當初遷就建蔽率而興建的高坡度上段看台反而成了阻礙球迷進場的因素。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