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沒有空閒-----林佳蓉

HBL屬於學生運動,學生運動員最重要的,不外乎課業、訓練兩項,當然台灣有體育班這種特殊制度,但大多數案例裡,說學生運動員的課業、訓練已經佔去大部分的時間,並不算是太過分的說法。 在課業、...

作者:小鐵

請繼續往下閱讀

HBL屬於學生運動,學生運動員最重要的,不外乎課業、訓練兩項,當然台灣有體育班這種特殊制度,但大多數案例裡,說學生運動員的課業、訓練已經佔去大部分的時間,並不算是太過分的說法。

 

在課業、訓練之外,若學生運動員尋求完整的休息,或是徹底放鬆,其實並沒有錯,畢竟課業和訓練已經佔據他們太多時間了,但是這些空閒的時間要怎麼運用,其實也是一門大學問,不是規定學生運動員一定得把所有時間塞滿,一點空閒都沒有,但是若能運用得宜,絕對是這些不論精神、體能都在進步的中學生一個很大的優勢。

也許有些大人會說年輕人是草莓族,都吃不了苦,但是永仁高中的林佳蓉絕對不該背上這個鍋子,因為,也許在同年紀的青少年看起來像個「怪咖」,但她是一個幾乎讓自己沒有空閒的人,「發呆」二字對她來說,彷彿不存在她的字典裡一樣。

 

練球、課業以外的時間,我會自己看課外書、聽音樂,因為和隊友都住在宿舍裡,也可以一起討論練球的事啊,彼此有什麼地方可以再進步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我不太會讓自己閒著。-----林佳蓉

 

林佳蓉在高一就被永仁教練時超傑重用,固然和當時人力的斷層以及對於球員課業的要求有關,但林佳蓉學習欲望很高這一點,卻早就讓時超傑印象深刻,也因此,高一的林佳蓉多以外線投射為主,升上高二以後,時超傑特別希望林佳蓉可以不只當一個射手,在他一向期許的全能籃球裡,他很期待學習欲望與學習能力都很好的林佳蓉,在場上可以有更多功能,在不同方面幫助球隊。

 

要把射手訓練成多功能,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這樣的期待,也著實給了林佳蓉一些壓力。

 

其實,國中的時候教練就有說,要面對HBL一定會有更多碰撞,若是再往上挑戰UBA那強度就更高,可是我當初真的很不喜歡肢體碰撞,如果可以選,我絕對不會去籃下卡位。

-----林佳蓉

但是,一直不想替自己設限、一直希望自己能更進步的林佳蓉,最終還是接受這樣的挑戰,早在國中時期,就在時超傑刻意的安排下和學姊陳亭安進行一對一的單打訓練,現在她訓練的對象變成隊友許可欣、許可微、方曉晴和莊家淯等人,而一向腦袋清晰、理解力強的林佳蓉,當然也知道從這些對手的身上要學習到的東西。

 

「可欣、可微都是切入比較好,守她們要稍微退一步,曉晴學姊比較多投籃,不能放空檔給她,家淯學姊是最難打的,身材比我好,投籃和背框都有,連我進攻時都很難突破她。」林佳蓉完全了解面對不同的對手應該用什麼防守策略,也因此知道自己的進攻還有哪裡不足,今年永仁的比賽裡,可以看到更多她往籃下的卡位、更多擔任持球者發動的擋拆,在教練的戰術裡,她不再是被動的射手,而是可以主動攻擊的要角。

除了一直相信要利用時間學習、乃至於完全知道在練習時求進步以外,好友的潛移默化,也是林佳蓉重要的激勵來源,她在隊上最好的朋友,就是思維同樣古靈精怪的連怡雯,兩人從國中就認識,在宿舍裡也當了多年的室友,林佳蓉用「悶騷」來形容連怡雯,而兩人除了會一起看Discovery頻道以外,另一個興趣是看小說,「最近我們在看東方快車謀殺案,很需要動腦袋,所以我們都很喜歡,看完還會一起討論,再交換看其他的書。」林佳蓉說。

私下的休閒就可以看見,連怡雯和林佳蓉同樣都是不想讓腦袋停下來的人,在空閒的時間裡,還是喜歡動腦,「怡雯對自己很嚴格,只要一犯錯她就會一直提醒自己要修正,看她這樣也會讓我覺得應該要一直進步,在訓練上不要鬆懈。」其實,連怡雯和林佳蓉兩人都還不確定自己上大學後是否要繼續打球,固然因此也讓她們知道要多花時間在課業上,只是另一方面,即使不確定未來的方向,但她們都願意繼續在籃球訓練上努力,只期待將來若真有繼續打球的那一天,自己可以是準備好的。

 

反正現在還有時間,那就是繼續學習,學習是不分時間的。-----林佳蓉

 

台灣的女籃市場不大,女子球員的確有思考其他出路的空間,但不論將來走上哪一條路,只要常保這樣的學習態度,相信林佳蓉應該不會成為那種不打球就不知道要做什麼的負面案例。至少,這樣的學生運動員,才真的有其意義。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