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01
作者:JGT

我不是弱企鵝-Terry Rozier

台灣時間2018年2月1日,Terry Rozier迎來了他NBA生涯的第一場先發! 「在未來我想成為一名先發,我會成為先發球員,唯一讓我不能先發的理由就是作為過去IT和現在KI的替補。...

請繼續往下閱讀

好不容易這次回家他與失散八年的父親重聚,他們用了兩個月的時間填補八年以來的相思,但父親在外結怨太多太多的仇家,曾有人向Gina說:「我想殺了妳兒子,因為我希望讓他的父親感受那樣的痛苦。」也就是這番話讓Gina再次請Amanda把Rozier帶回克里夫蘭。

第二度少了父愛的Rozier性格開始暴躁了起來,哪怕只是與朋友玩場電動輸了,他就會氣得把電視機給砸了,他羨慕同齡的朋友身邊有個父親陪伴,假設Gina有了新的男朋友,Rozier就會視他為父親,因為他太渴望得到這份親情,於是他更加憎恨Amanda的決定。

Rozier四年級時趁著感恩節的假期再次回到家鄉,Gina與堂妹到了酒吧喝酒與陌生人起了口角,他們恐嚇說會到家中尋仇,Gina驚慌地打電話給Amanda,於是Amanda匆忙地把Rozier與其兄弟姊妹都帶到家中的一個密室並想盡一切辦法把門口堵住,這時Rozier才體悟到一件事情:

「外婆一直以來都竭盡全力地照顧我。」

Rozier與母親Gina(左)還有外婆Amanda(右)的合照

 

 

#迷上籃球

這趟返回克里夫蘭後,Rozier突然愛上了籃球,他會把襪子揉成一團朝著洗衣機丟、課餘時間則在健身中心不斷鍛鍊自己的身體,Amanda不但陪著他一起去健身中心,並在門口販賣熱狗與飲料賺點外快,為的就是讓Rozier能夠更接近夢想。

7年級的Rozier僅有5呎3吋高,但他從不畏懼比他高大的球員、頻頻殺入對手禁區完成高難度的上籃,他透露:「我的童年偶像是Dwyane Wade,我模仿他在左手戴著袖套、我模仿他的上籃動作與罰球動作、我甚至還研究過要怎樣跌倒才會像他。」漸漸成為優秀的高中球員後他報考路易斯威爾大學(University of Louisville)但卻沒能通過測試,因此從高中畢業後他選擇先就讀曾培育出23名NBA球員的哈格雷夫軍事學校(Hargrave Military Academy)。

就如我們對於軍校的認知,這裡要求每天早上5:45分就要起床、晚上10點準時熄燈,如此規律又充滿紀律的生活讓血氣方剛的Rozier感到特別痛苦,功課不好的他在有次考試中作弊被抓到,校方採取關禁閉的方式懲處,但在他結束處罰後的第一場籃球比賽,Rozier獨拿了68分!

 

「Hargrave讓我成熟,那裡讓我獲得成長,我很感激那段經歷。」

 

他沒能踏進的Louisville也在此時再度拋出橄欖枝。

好表現讓原先沒考上的Louisville反而主動找上他

 

 

#我的新家波士頓

成功入選Louisville後Rozier仍只是個無名小卒,每一名球探來到現場訪查時的重點都是在Russ Smith、Montrezl Harrell身上,但當這些球探離開球場時他們的報告書上都會多加上一個名字:

 

Terry Rozier

 

從大二開始,Rozier正式嶄露頭角,也在此時他宣布將在學年結束後投入NBA選秀中,從大一的7分3.1籃板1.8助攻大幅進步到大二的17.1分5.6籃板3助攻,不但個人表現突飛猛進、他還帶領球隊殺進NCAA的八強,然而光鮮亮麗的數據背後卻也暗藏了一些玄機。

「他是一名貨真價實的籃球員,作風強硬,而我就是喜歡這類型的球員,我認為我的隊伍會喜歡他、我們的球迷也會愛上他,他有著極高的上限!」即便「進攻選擇不佳」「終結能力不佳」這種被視為後衛最致命弱點一一出現在選秀前的球探報告裡面,但Ainge依舊大膽地用第16順位就選進Rozier。

會選進Rozier絕非Ainge的第一理想,據傳他在該年選秀會上曾經試圖想用四張首輪選秀權向黃蜂盤來第9順位籤好讓他能夠選進Justise Winslow,但當時黃蜂十分青睞Frank Kaminsky因此回絕了Ainge。

2015年夏季聯賽結束後,Bleacher / Report的寫手Howard Beck在自己的推特上寫了一段話:

從拉斯維加斯回來後,我必須重申... 偷到Myles Turner的球隊賺翻了;Terry Rozier是最被高估的菜鳥!

大家對於新秀年的Rozier可說是褒貶不一。

Rozier是2015年綠衫軍選進的四名新秀中唯一還留在波士頓的球員

 

#弱企鵝的初體驗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