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01
作者:JGT

我不是弱企鵝-Terry Rozier

台灣時間2018年2月1日,Terry Rozier迎來了他NBA生涯的第一場先發! 「在未來我想成為一名先發,我會成為先發球員,唯一讓我不能先發的理由就是作為過去IT和現在KI的替補。...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台灣時間2018年2月1日,Terry Rozier迎來了他NBA生涯的第一場先發!

 

「在未來我想成為一名先發,我會成為先發球員,唯一讓我不能先發的理由就是作為過去IT和現在KI的替補。」

 

別看Rozier現在好像在塞爾提克站穩了一席之地,事實上當年Danny Ainge以首輪第16順位相中他時,各界都是以「最差」的評價看待這次選秀,而筆者也是其中一員。以下是我在當年選秀會上給予Ainge的評論:

身為忠實塞爾提克球迷,當我看到Danny Ainge選擇了Rozier時,我感到的是滿肚子的疑問以及不認同。根據最後一次選秀模擬中,Rozier是排在首輪第30順位,而塞爾提克卻利用第16順位這個幾乎與樂透選秀權同等價值的位置選了一名控球後衛...當然並不是說Rozier不好,但是對於現今的塞爾提克需要的是一名真正能夠保護籃框的球員,即使沒有利用交易提升選秀順位選到夢寐以求的Turner,但也至少應該選一名長人,更何況當時所剩下的後衛當中不乏比球風有點自私、跳投不穩的Rozier更為優秀的球員,因此會感到困惑。

不過當時總教練Brad Stevens說了一段話,也替Ainge的這次選擇埋下了伏筆:

「Rozier是Ainge本屆最愛的新秀,我個人也認為他是非常有天分的球員,我替Terry感到興奮,你們也會非常享受看他打球的!」

今天,Rozier迎來了生涯第一場的先發出賽!

 

 

#這是個怎樣的童年

伊利湖教養院有一張很特別的床舖,在那床邊的牆壁上貼滿了海報與照片,這床鋪正是Rozier的父親所睡之床,當2015年Rozier在選秀會上被塞爾提克選中時,一位獄友還送了老Rozier一件印有兒子噴畫的球隊T-Shirt。然而老Rozier對兒子的愛與祝福卻只能在這遙遠又冰冷的地方傳達...

Rozier的父親名為Terry Rozier II,在2003年時他捲入了一場謀殺案,據傳他與他的同夥在搶劫時意外射殺了另外一名共犯,而被警方逮捕,即使後來調查證實老Rozier並未扣下板機,但他承認犯下搶劫罪行並被判過失致死,於2005年入獄需服刑13年的有期徒刑。

 

「我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是我父親陪在我身邊的時候,他非常喜歡運動,其中又最熱愛拳擊、美式足球,他是個真正的運動員,而他總是告訴我,希望我能夠成為最棒的!」

 

位於俄亥俄州的Youngstown,「夢想」這兩個字彷彿就真的只是一場夢,哪怕你有再崇高偉大的目標也難以成真,因為在那裡夢想根本就不會有開始的一天。曾經那裡是一座繁華的鋼鐵城市,但隨著時代進步逐漸沒落,甚至成了一座大型的監獄,城市一片荒涼且有著全美最高的謀殺率。

 

「在Youngstown,你得隨時保持警惕。」Rozier的母親Gina Tucker說道。

 

1994年3月17日18歲的老Rozier與Gina生下了Rozier,然而這份喜悅僅維持了兩個月就因老Rozier犯下重度搶劫罪而被判了8年的有期徒刑,那是他與兒子的第一次分離。為了扶養這個寶貝兒子,Gina必須早早中斷學校生活、投入社會工作,她的母親也就是Rozier的外婆則在家中幫忙照顧Rozier。

有時你得相信遺傳,Rozier就跟他的父親一樣調皮愛玩,他會爬上屋頂、朝著鄰居家扔石頭,甚至他還能夠在家找到被Gina刻意藏在某處的槍枝,說好聽點是淘氣,但在外婆Amanda的眼中,他知道若不讓Rozier離開這裡,他一定會步上老Rozier的後塵成為一名街頭混混。

 

「我把他帶到了克里夫蘭生活。」Amanda回憶道,「他當時恨死我了,因為他總是希望回到Youngstown與媽媽重逢,我用盡了一切的方法說服他。」

 

年僅六歲的Rozier並不懂得顛沛流離的痛苦,他幾乎天天都把自己的衣服塞在大旅行袋裡期待著某一天能夠回到Youngstown,當然整天吵鬧的他最終還是回到了家鄉。

某個夏天的夜晚,Gina的前男友對著他們家的牆壁開了幾槍,Rozier嚇得躲在沙發下不敢探頭出來,而為什麼要待在沙發下呢?因為這裡有一把Gina藏好的槍枝,他曾說:「這就是我成長的背景,我一直處在精神高度緊張的狀態下,因為在我的身邊隨時會有事情發生。」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