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8/02/02

曾是太空人隊重建基石 失意狀元今高掛球鞋

「我已經 26 歲了,有一個史丹佛大學的學位,除了棒球以外我還有其他喜愛的興趣,仍有許多我關心的事情。我樂於挑戰自己的心智極限,過去四年來,棒球不斷地挑戰著我的極限」,Mark Appel 說。...

「我已經 26 歲了,有一個史丹佛大學的學位,除了棒球以外我還有其他喜愛的興趣,仍有許多我關心的事情。我樂於挑戰自己的心智極限,過去四年來,棒球不斷地挑戰著我的極限」,Mark Appel 說。

 

請繼續往下閱讀

美國時間 2 月 1 日,2013 年梯次的狀元郎 Mark Appel 宣佈無限期離開棒球圈,可能繼 Brien Taylor 和 Steve Chilcott 之後成為史上第三位從未上過大聯盟的選秀狀元。

握有狀元籤的休士頓太空人隊,當年選擇了大學四年級的投手 Appel,而非後來被芝加哥小熊隊以榜眼順位選走的 Kris Bryant,Bryant 在兩年後獲得新人王,隔年再得到年度最有價值球員加冕,並拿下小熊隊睽違逾一世紀的冠軍獎盃。

《看台報告 Bleacher Report》 的記者 Joon Lee 第一手專訪 Appel,揭露了離開棒球圈的消息。他在文中這樣描述當時球隊對於 Appel 的期待:

"Appel was supposed to be the centerpiece of the rebuild, the Joel Embiid to the Astros' Process."
「Appel 原本被期待成為重建過程的基石,他之於太空人隊就像 Joel Embiid 之於費城七六人隊一樣」

"centerpiece" 字面上是「中心的那一塊」,原本有「餐桌中間的裝飾品」之意,這裡指的是「受到矚目主要角色」。相近詞還有 "cornerstone"、"keystone"「基石」。

兩年多後,當年簽約金高達 635 萬美金的 Appel,已經被打包交易到費城費城人隊換來火球男 Ken Giles。這時 Bryant 已經獲得國聯新人王,而 Appel 依然在小聯盟的投手丘上掙扎著。

請繼續往下閱讀

 


回顧四年多的小聯盟生涯,Appel 的投球表現逐年下滑,生涯防禦率是不及格的 5.06。即便他在大學時期被譽為「史上最低風險的大學投手」,被球探評估具有直升大聯盟和實力和心理素質,但他在小聯盟從未滿足期待,傷痛不斷。甚至因為在賽後偶發的暴走行徑,被球團認為心理素質不夠成熟。

Appel 曾經在短暫的 1.2 局先發被打爆後,拿起球員休息室的棒球發洩,一連投了 80 多球,滿腔的怒氣把木頭製物櫃打得面目全非。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對於自己從未達到眾人期望,Appel 在做出離開棒球界的決定後,開玩笑地說:

"Maybe we should all get together and have a party. I don't know what the future holds. I'm pursuing other things, but also trying to become a healthy human."
「或許我們應該一起開個派對來慶祝吧。我不知道未來會如何,不只要去追尋棒球以外的人生,還要成為一個更心智健全的人」

"hold" 在這裡不是「握著」或是「舉辦」,而是「持有」。"hold" 在棒球術語中也是「中繼點」的意思,籃球則是「拉手」。

【考考你】
下列哪一個動詞可以用 "hold" 取代後維持原意?
a) "pull" back
b) "hang" on
c) "throw" a party
d) "drop" the gun

 

2014 年,《運動畫刊》6 月份封面故事預測 2017 年將會是 Mark Appel、Carlos Correa 和 George Springer 等年輕新秀,帶領太空人隊拿下世界大賽冠軍。封面的神預測在去年成真,不過 Appel 卻並不是冠軍隊的一員,甚至也早已不在球隊的未來之中。

 



媒體將 Appel 封為「史上最大水貨狀元」,Appel 本人倒是看得很開:

"It depends on how you define it, but I probably am. I had high expectations. I didn't live up to those for a number of reasons. If you want to call me the biggest draft bust, you can call it that. … If I never get to the big leagues, will it be a disappointment? Yes and no."
「這看你要怎麼定義它。我曾經對自己有很高的期望,而因為一些情況,我沒有滿足外界期待。如果說我是史上最大的水貨狀元,其實並沒錯。那麼我從未登上大聯盟舞台,也算是一種失敗嗎?或許對,也或許錯」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