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09
作者:春少

再次和時間線賽跑,國王交易大限崩潰秀

「崩潰」是多數國王迷的認知,而筆者並不排斥這個形容詞。 Vlade Divac從上任以來,所做的每一個動作幾乎都包含了對即時狀況變遷的因應手段,也就是擅長投機,這是他的優...

請繼續往下閱讀

 

「崩潰」是多數國王迷的認知,而筆者並不排斥這個形容詞。

 

Vlade Divac從上任以來,所做的每一個動作幾乎都包含了對即時狀況變遷的因應手段,也就是擅長投機,這是他的優點也是缺點,優點在於他擁有不錯的眼光和分析時局的能力,能從縫隙中找到當下最佳出路,且在政策的微調中固本培元,缺點則在於前後缺乏一致性的政策比例過高,這一秒和下一秒想要的不同而做出自打臉的舉動,簡單說他是個處理危機和製造危機、累積資產和揮霍資產能力同樣強大的總管

 

 

回顧Divac過往的動作

 

有些狀況我們之前都有討論過,這邊僅簡單回顧,15-16球季季前,Divac第一次操刀選秀和自由市場,當時的背景是表弟DeMarcus Cousins在國王第6季、當家第3季、合約還剩完整3季,國王當時並非重建中簡單一句話帶過,而是連續7季不到30,因此Divac一上台馬上對現有陣容投下否決票,透過犧牲選秀權讓七六人幫國王帶走薪資包袱,從自由市場找尋表弟幫手。

 

15-16球季季中Divac選擇按兵不動,主要是當時國王的病源在於George Karl教練帶來的球隊信任危機,在短時間無更適合人選的情況下,Divac選擇讓病情擴大,一方面保住選秀籤、另一方面夾輿論之勢再強力切除病源以達成他完全執政的計畫,該季季賽結束隔天國王馬上宣布更換教練,代表Divac很清楚病因只是採取了對己最有利的做法。

 

16-17球季季前Divac大動作擴張國王的選秀權,從原本努力力保的一張前十順位,在選秀會一口氣帶回4位首輪球員,不過他在自由市場的操作則感覺更像是尋找合理CP值的球員充實球員名單,Divac一方面讓國王成為大頂薪時代元年少數有錢而沒成為薪資受災戶的球隊,另一方面不積極補強也很像是替表弟離隊埋下伏筆,Divac並沒有如類似Kevin Love在灰狼的最後一年衝衝看的動作,或許他有一層想法是把機會壓在新任教練的Dave Joerger身上,但撇除教練的差異,無甚提升的陣容難有比前一季更好的說服力,而這時已經是表弟合約倒數第二季,表弟符合DPVE的35%頂薪續約資格幾乎宣告國王的補強機會已經邁入倒數。

 

16-17球季季中,此時國王無論從戰績端、選秀機會、薪資狀況都算是充滿彈性,當時暫居西區第九離老八差1.5場,離前七的差距大於離後段球隊的差距,在2017選秀大年和表弟續約必然造成球隊薪資狀態失控這雙重誘因下,Divac選擇走向重建、正式出脫表弟。

 

17-18球季季前,Divac掌控了一個成功的選秀日,再次替國王帶回4位新人,而自由市場也靠著溢價招攬到2位Joerger舊愛老將和George Hill的平衡合約,度過團隊薪資遠不及薪資下限的危機,陣容名單順利控制在爆滿邊緣。

 

到這時為止Divac的政策變遷,可以說主要是因應表弟的續約問題和戰績端的現實而產生,而他在送走表弟前後替球隊快速累積的重建資產算是有建立一定程度好評,但另一個很現實的問題在於,兩年各帶回4位新人、加上表弟交易案得到的Buddy Hield、及更前一年的Willie Cauley-Stein,很多球迷認為國王有大把充裕時間練功,筆者很早就不斷提醒這個盲點(去年8/30的文章:挑戰已經開始,下一站國王),沒有任何球隊有能力續約同時期的10位新人,新人間的汰選戰已經開打,絕非慢慢觀察慢慢練功。

 

 

國王現在的球隊文化

 

到了靠近交易截止日,國王和騎士關於Hill的交易案浮上檯面,筆者第一時間和多數國王迷的質疑相同:送走Hill有無必需性?Hill賣價是否真這麼差?這邊大家要先知道一個前提,國王這季雖然戰績不佳而比賽實質內容比戰績更差,但整個團隊氛圍卻是近年最好,Divac想要的球隊文化有逐步在建立。

 

這其中第一個關鍵因素在Buddy(也許可解釋成Divac為何這麼想要他的理由),Buddy是個個人特質非常討喜的球員,他話多、喜愛聊球場外的事情,有他在的休息室一片歡樂,他非常樂於苦練,有他在的球場和健身房,其他年輕球員在比較心態下不敢偷懶,除了Buddy外國王的年輕球員算各司其職,最早入隊又有大頭症的WCS很開心承擔發言窗口,至少觀感上讓他像個大哥,Skal Labissiere是苦練二當家,De’Aaron Fox則是話多二當家,Bogdan Bogdanovic無論在賽場上或練球時默默貫徹Joerger的戰術思維,成為教練和年輕球員的黏著劑,套句PTT國王版元老神眼大的說法:即便天分沒到頂,國王至少手握了一批敬業態度史詩級的年輕球員。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