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8/02/11

牛轉「拳」坤(二)

可先行參考文章: 牛轉「拳」坤(一) 牛市分析(一) 牛市分析(二) 先跟大家說聲抱歉,在第一篇之後,本來在一月中已經有篇寫好的第二篇該出來,但自己寫完九成後就擺在那邊,一不小心就擺到...

作者:AhUtopian

可先行參考文章:
牛轉「拳」坤(一)
牛市分析(一) 
牛市分析(二)


先跟大家說聲抱歉,在第一篇之後,本來在一月中已經有篇寫好的第二篇該出來,但自己寫完九成後就擺在那邊,一不小心就擺到交易大限之後,然後那篇內容滿滿被打臉的文章就這樣失效了,真是還好還好;從上篇文章到這篇文章之間,公牛經歷過了Zach Lavine復出、Kris Dunn腦震盪養傷、諸多的交易傳聞然後冷凍Nikola Mirotic、跟鵜鶘的交易,還有交易大限跟活塞、拓荒者的兩筆交易,我們就來談談吧。


一、He’s gone
 


經過了跟爵士、活塞的交易傳聞,然後和鵜鶘的往來,最後公牛終於和鵜鶘達成交易,將Mirotic跟在去年夏天Quincy Pondexter交易案中取得的2018年鵜鶘第二輪選秀,跟鵜鶘換來鵜鶘2018年前5保護的首輪、Omer Asik、Jameer Nelson(已經被交易到活塞)、Tony Allen(已經被釋出)以及一個大小12.5M的交易特例;當然這當中曾經有過一些小插曲,不過最後成交的這個價值,跟筆者在之前文章中以爵士作為假想對象預測的價格差不多「如果一個樂透保護的首輪、加上二輪簽,然後公牛幫忙帶走上述的合約,我想會是爵士有可能同意的交易條件。」。


除了為何最後是跟鵜鶘達成交易外,這裡比較讓人可以多加討論的,第一個是公牛送出的第二輪,第二個是吞下Asik剩餘2017-2020合計三年30多M的合約(不過2019-2020只有3M的保障合約),第三個是鵜鶘的首輪保護,第四個是順手帶來的兩個老將。

Asik:嘿嘿,現在最早待在公牛的球員是我了。



本來一直在談的爵士,從仍在力搏季後賽的爵士後來在交易大限,選擇送出將成為RFA的Rodney Hood、換來Jae Crowder的動作來看,第一個是爵士考慮到自己的市場因素,比起這幾年時常用首輪交易來戰力的鵜鶘,更看重首輪選秀籤的價值,即便在2018年可以透過樂透保護設定,但是之後的保護是要往下跑?還是往上加?對於公牛來說如果這個首輪保護到最後可能什麼都拿不到,這個苦頭已經在國王的選秀權上吃過一次,但對於爵士來說同樣的他們也無法預測這個選秀權在何時兌現是最無害的;加上Thabo Sefolosha的受傷也讓爵士多出了不只一個的戰力缺口,至少在防守端就出現缺口,爵士除了選秀權外最能拿來當作交易籌碼的Hood固然是個好球員,但公牛已經有了Lavine這個RFA,且單純從合約條件上來說公牛一定會選擇還有一年球隊選擇權的Mirotic甚過Hood,因此最終無法成局。至於活塞跟騎士,前者選擇了更大的動作直接賭上Blake Griffin,後者則是直接將後場側翼在交易大限重新布局。


回到這筆交易身上來,不少人批評公牛不但吃Asik的合約、認為吃下這個合約本身就值得一個首輪選秀,而且還送出一個第二輪,認為這筆交易雖然沒有虧、但是也沒有真的談判到太好的籌碼,但個人覺得問題在於公牛拿回來的這個首輪是只有前五順位保護,考量到鵜鶘的狀況,這是個很大的誘因讓公牛願意吃下Asik的合約並送出一個二輪,也因此願意給這個交易頗高的評價


怎麼說?首先,在首輪選秀要每提升一個順位都是需要相當多的交易代價,從公牛自己當初為了選到Doug McDermott跟76人要拿到Markelle Fultz的交易所送出的代價就可見一班,而鵜鶘光是這個交易本身並非樂透保護,讓公牛有機會拿到不只是15順位以後的首輪;更何況,從本季比賽節奏、上場時間還有傷病史以及Team LBJ的名單(喂)整體評估下來,鵜鶘一個大家都知道但是不能說的隱憂就是Anthony Davis要是受傷了會怎麼樣?而這件事情一旦發生了,這個首輪簽在2018年僅僅只有前五順位保護的結果,會變得非常非常重要


而這個可能性,也許就是公牛在第一次跟鵜鶘談判破局,然後冰凍Mirotic不讓他上場,到第二次終於跟鵜鶘成交,雙方在許多條件上拉扯後的結果,尤其那個破局成為了新聞─並不是每個破局的交易談判都會上新聞,很多時候是因為需要讓人知道才上新聞,那麼鵜鶘將會必須要安撫Davis為何一開始破局,而公牛也許順水推舟乾脆帳面上多送個第二輪,然後順便要求鵜鶘降低那個首輪的保護,而試想鵜鶘總不可能跟Davis說「我們怕你會受傷,所以即使可以多收到一個二輪也不願意降低保護。」作為最後萬一破局的藉口吧?


至於Asik的合約說毒,老實說考量到他第三年只有3M保障,跟Cristiano Felicio的四年32M比起來好像也沒什麼了不起(誤),這位當初在公牛發跡的老朋友回來也是不錯,他在2019-2020帳面上接近12M的薪資卻只有3M保障薪資的合約狀況,後續說不定也會成為有用的交易籌碼;公牛這筆交易做成之後,顯然已經打算將重建完成、正式進入FA補強競爭的時間點延後到2019年夏天,讓自己多兩個選秀會可以補進高階天分,當然這不代表公牛不會在自由球員市場尋求高性價比的合約,不過透過自由球員市場來進行最後一哩路式的補齊,應該會在2019年那個Robin Lopez、Bobby Portis、Omer Asik、Justin Holiday成為自由球員或合約解套的夏天,畢竟再拖一年,就換Kris Dunn跟Denzel Valentine進入下一份合約了


二、退待時機的交易大限


當公牛完成Mirotic交易後,基本上算是收獲相當成果、也處理最大課題的制服組,在交易大限就已經是進可攻、退可守,如果要積極點,利用薪資空間、交易特例,搭配著像是Holiday、Jerian Grant甚至是David Nwaba這幾個先發不足但替補有餘,而且合約相當和藹可親的球員,是有機會跟一些有著合約要整理的季後賽球隊,一邊幫忙吃合約、一邊提供可提升戰力的角色球員,然後收幾個合約回來。


不過相較於這條路,公牛選擇了做出兩筆小型交易,第一個是將Nelson送去活塞,換回來馬上被裁掉的Willie Reed、還有2022年跟活塞間第二輪選秀權的兌換權;第二個是跟拓荒者那邊收下2014年第9順位的中前鋒Noah Vonleh,讓拓荒者降到豪華稅線以下


先來談談這兩筆交易本身,當然GM之間做人情的意味很濃厚,GM之間做人情其實並不少見,活塞那筆交易也順便做人情給Nelson,這對於Nelson的經紀公司來說會記在心裡的;曾經公牛也在簽下Boozer的時候,做人情變成跟爵士先簽後換,讓爵士拿到一個很大的交易特例,而這個交易特例後來讓爵士得到Al Jefferson,也因此後來爵士幫公牛吃掉Erik Murphy的合約,讓公牛可以在豪華稅線下


還有一個意義是,這兩筆交易都實質地給予了兩個有機會影響鵜鶘順位的球隊補強的機會跟空間,活塞補進了一個老經驗、而且曾經跟主帥Stan Van Gundy合作愉快過的Nelson不在話下,而拓荒者壓在稅線以下又清出位置,讓他們在買斷市場還有操作的空間,而讓任何球隊戰績能夠好於鵜鶘,都有助於打壓鵜鶘的順位。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