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106高中乙級籃球聯賽」北區複賽球隊介紹—海星高中

灌溉支持

名人堂 Jeffrey Holt | 2018/02/17

A- A+

大部分原住民在場上的風格,得利於他們先天優異的身體素質與創意,向來都是較狂放,不受拘束;很多球隊,也都善用他們的「野性」,拉快攻守轉換的速度,破壞對手節奏。華麗的突破,出其不意的妙傳,勁爆體能的展現,看著原住民打球,往往是一種享受。

 

在花蓮的海星高中,儘管他們隊中大部分也都是原住民,他們的風格卻有著一點不同。

 

海星高中的球員剛加入球隊時的打法都比較「天然」,無拘無束,但同時也沒辦法專注下達教練的指令,他們依靠野性直覺的奔放球風,也就成了一把雙面刃。「其實這些孩子很可憐!」海星高中的許肇文教練說道。「我如果讓他們隨心所欲的打,他們一定可以打超好;但是我們的教育會去壓他們的野性,先收起自己的光芒,從學會團隊配合做起。」

來到海星,球員們必須從「團隊」開始學起

而他們的教育,不僅僅是在於球場上;許肇文指出,其實在原住民的族群裡,有很多人是沒有辦法從高中畢業的。他給這些從小在山上生長的球員的目標,首先是要學會靜下心閱讀,因為唯有如此,才能夠與人溝通;接著是要順利畢業,一切的目的,只是希望這些孩子往後能夠改善自己與家人的生活。「對他們來說籃球是信仰,贏球是他們成長的養分,」許肇文說道。「但我不是為了要讓他們能夠去贏球,才教他們這些;只是要讓他們去思考,能夠用籃球去改變甚麼?」

 

但在改變的路上,總會不適應,遭遇挫折;二年級前鋒施仁聖就是一個現在正經歷適應期的例子。

 

你很難不去注意施仁聖,一是因為他強烈的攻擊欲望,二是因為他右手背上的刺青會讓你不自禁的猜測他的過去。但若你與他對談,你會發現施仁聖說話時給人的感覺與他生猛的球風可說是完全搭不上邊,他的聲音,小聲地幾乎讓你就要聽不見。「國中的時候就很壞啊。」他解釋自己刺青的由來時說道。「抽菸,喝酒,甚麼都有。」

施仁聖身上的紋身隱隱透露著他的過往

改變的路上,總是充滿波折。「他去年高一的時候根本不想要上課!」許罩文笑說,過去一年去施仁聖的家裏挖他出來上課的次數可能有一百次;但也因為這樣的耐心,才能讓施仁聖走回正途。不只是他,畢業的學長黃登極,古浩恩等人也在將他拉回正軌的路上出了一份力。「其實他資質很好,腦袋裡面可能有百分之八十都是籃球吧!」許肇文坦言,等到明年施仁聖升上三年級,能夠扛起責任之後,會是一位非常恐怖的球員。「但我總會告訴他,拿掉籃球,你還剩下甚麼?」

 

不只有這種浪子回頭的故事,海星高中隊內也有鄭語辰和翁君豪兩位在球場上表現出色,課堂上也能取得好成績,甚至大學的目標定在前三志願的「資優生」。鄭語辰來到海星前先去待過甲級的東泰高中,因為想要多專注在課業上而轉學來到海星,現在的他,是海星鋒線上的要角;而與戴著一副眼鏡的斯文人形象完全相反,身體素質勁爆的翁君豪,雖然一周只能練習兩次,其他時間都得在課業上做加強,但他也僅僅二年級就在先發陣容之列。

翁君豪和鄭語辰不但是球隊主力球員,在課堂上也有好表現

許肇文說,海星高中隊內很多成員都是「有故事」的人,但他們當中也有很多人家境也並不是太理想;很幸運的是,這一路上有許多貴人對他們伸出援手,讓他們有足夠的資源能夠使用。「我常跟他們說,不要讓別人覺得我們就是只能靠別人補助,要用別的方式回饋給那些曾幫助我們的人。」許肇文說道。「不要忘記自己來自哪裡!」

 

秉持著這種想法,球隊一直維持著淨灘,掃街,和到育幼院幫忙的習慣,球員們也會回到自己的母校、部落,想辦法回饋給這些長大的過程裡曾經對他們施以援手的人。在今年長耀盃的閉幕式結束之後,海星高中的球員們也留下來一起整理,復原場地;花蓮地震發生之後,全隊也一起在助理教練林詩偉的帶領之下到火車站協助搬運物資。種種細節,都能看出他們試圖回饋的心。

slice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0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改變!SBL第16季賽季初探

雙洋將、更改主場制度、新轉播單位,SBL第16季將面臨大幅改變,全新球季的季前初探,運動視界帶球迷一探究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