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奧美國花式滑冰代表隊中的亞裔面孔

Source: Time Magazine 為了在平昌冬季奧運會奪得佳績,美國派出了多達243名運動員的代表團,這不僅是本屆、也是史上人數最多的代表團,而根據美國奧委會統計,這也...

作者:西門思

請繼續往下閱讀

Source: Time Magazine

 

為了在平昌冬季奧運會奪得佳績,美國派出了多達243名運動員的代表團,這不僅是本屆、也是史上人數最多的代表團,而根據美國奧委會統計,這也是「最多元」的代表團—在234位運動員中,有11位亞裔美籍和10位非裔美籍,後者包括第一位短道競速滑冰選手,五歲時從迦納搬到華盛頓的Maame Biney、第一位長道競速滑冰選手Erin Jackson和第一位冰上曲棍球選手Jordan Greenway。

 

但這「最多元」的標準,當然是指以白人選手為主的冬季奧運而言,相比之下2016年里約奧運的美國代表團有550位運動員,其中125人是非裔美籍,大約是23%,而平昌冬奧的非裔美籍選手比例大約只有4%。

 

冬季運動以白人為大宗的情況由來已久,舉例來說,美國滑雪和雪板協會在2014年登記有188位運動員,其中只有2%屬於少數族裔,2016年冰球協會登記有131位國家隊成員,2015年仰式雪橇登記有87位國家隊成員,但其中沒有任何屬於少數族裔。

 

美國奧委會為此將「多元化」列為期望成長的項目之一,他們在2012年聘請了Jason Thompson擔任首位多元和包容總監,希望從運動員、教練到主管官員各層級都可以更多元化。

 

不過,在這支以白人為主的美國代表團中,卻有一群人顯得與眾不同,他們是花式滑冰代表隊,在14位花式滑冰選手中有多達7位屬於亞裔美籍,他們分別是雙親來自台灣的陳楷雯(Karen Chen)、雙親來自中國的陳巍(Nathan Chen)和周知方(Vincent Zhou)、雙親來自日本的長洲未來(Mirai Nagasu)、日裔的涉谷兄妹(Alex and Maia Shibutani)和父親有夏威夷和中國血源、母親有德國、英國、愛爾蘭、法國和荷蘭血源的Madison Chock。

 

但不只是冬奧代表隊如此,根據統計,2017年美國頂尖花式滑冰選手中有39%是亞裔,但在美國亞裔只佔全部人口的5.7%。

 

那麼是什麼導致亞裔選手在花式滑冰的領域有著明顯優異表現呢?沒有人說得出明確原因。

 

根據CNN的報導,這樣的現象可能有幾個原因,首先,滑冰場和花式滑冰的訓練中心多位在加州灣區和底特律,這些地方的人口較為多元。

 

其次,有些人認為亞裔選手和其他選手相比,有著較小的骨架和飲食習慣。現代的花式滑冰常包含大量的跳躍和旋轉動作,體態輕盈可以讓選手跳得更高、旋轉得更快,當然成績也就會更好。

 

「她們的身材比較輕盈,可以做出一些很敏捷的動作。就像中國的跳水選手,如果你看看她們的身材,她們什麼都沒有。她們就像是仙女一樣。」曾擔任關穎珊和長洲未來教練的Frank Carroll在2010年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曾說。

 

Carroll也認為,亞裔的選手通常以米飯、蔬菜和魚為主食,而不是西方選手常吃的牛排,所以比較能維持適當體重。

 

「男子選手現在會做出四周跳,但如果你身材太大隻,你就做不出來。」中美混血,曾是花式滑冰選手,現在是教練的Audrey Weisiger也這麼說。

 

除了這些先天的因素外,也有人認為因為這些選手的父母都是來自亞洲的移民,所以他們更強調刻苦耐勞的價值觀,同時也較有經濟能力支持孩子從事花式滑冰這項運動。

 

「我發現很多花式滑冰選手的母親都非常執著,她們希望自己的孩子成功。」Weisinger說。

 

 

「我大多數在冰上的時光都有媽媽陪伴,確認我得到正確的訓練,依照正確的步驟在這項運動上持續進步。」陳巍說:「我沒辦法接受整年的訓練,所以她會站在冰上,記下教練要求我做的事。然後等教練離開之後,她會持續訓練我,不斷地叮囑我那些細節,她還會詢問教練哪些地方需要加強,哪些地方可以改進。」

 

類似的情節也在其他亞裔選手身上發生。周知方的母親辭掉年薪六位數美元的矽谷網路工程師的工作,就為了照顧當時九歲的周知方接受最棒的花式滑冰教練指導,因為坐飛機太貴,一開始她每週開著800英里的路程,載著周知方從北加州帕羅奧圖(Palo Alto)的家中到南加州河濱市(Riverside)接受密集訓練,甚至住在河濱市,和周知方的父親及姊姊分隔兩地。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