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26
作者:Run Run Hu

Larry Bird:On the ’92 Olympics

這篇文章是編譯於《Bird Watching:On Playing and Coaching the Game I Love》的第二章〈On the ’92 Olympics〉,裡頭提到...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篇文章是編譯於《Bird Watching:On Playing and Coaching the Game I Love》的第二章〈On the ’92 Olympics〉,裡頭提到 Bird 是怎麼點頭參加夢幻一隊,以及在夢幻隊練習時所發生的趣事。

---------------------------------------------------------------------------------------------------------------

我想沒有比代表美國參加 1992年的奧運籃球賽更好的方式來結束我的職業生涯了。

小時候,我就非常喜歡透過電視來看奧運比賽。那時,我最大的夢想就是希望有一枚金牌掛在我的脖子上。我到現在都還記得一起跟父親收看奧運會轉播時的場景。當播放美國國歌時,父親整個精神就來了,他目不轉睛盯著國旗升起來說:「天啊,這是多麼棒感覺」!

在1992年之前,我從沒有想過自己會出現在奧運上。美國隊開始選拔的時候,因為裡面有一大堆明星,所以大家都稱為夢幻隊,不過我沒想過自己會是其中的一員。美國隊以前都是由大學生組成,但我上大學的時候,運氣不好。1975年,我轉到印第安那州立大學,緊接著就是 1976 年的奧運,由於我是剛轉學的,按照規定第一年無法打球,等到下一屆 1980 年的奧運,我就已經打NBA了,按照以前的規定,是不能入選奧運代表隊的。

1991年我聽說美國開始考慮讓職業球員打奧運,但我沒有想太多,因為我太老了,1992年我就 35 歲了,而且我有嚴重的背傷。當時賽爾提克的總裁 Dave Gavitt 也是美國籃球委員會的主席,他跟我說他們一直有跟 NBA 溝通,讓職業球員參加美國隊,但不知道NBA 的大牌球星有沒有興趣參加奧運,他認為他能說服一個頂尖球員承諾加入美國隊,其他人應該就會跟著一起加入。他最先找的是魔術強生,不過魔術強生也要退休了,因為他感染了愛滋病毒。

魔術強生收到邀請後,很快就答應了。然後 Dave 就跑來跟我說,魔術已經加入了,希望我也可以跟進。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不可能」,我跟 Dave 說:「你看看,我現在太老了,應該把機會留給年輕人」。但 Dave 沒有放棄,他告訴我說這可能是籃球史上最強的球隊,他希望我不要錯過機會。接著 Dave 就跟我提起球隊精神、共同參與和愛國主義之類的東西。此時,媒體就開始報導我接到美國隊的邀請,然後我的電話就一直響不停了。

幾乎所有我認識的人都要我參加奧運,但他們不了解我為什麼會猶豫。最大的原因就是我有很嚴重的背傷,非常的痛。我想要退休,忘記所有和籃球相關的東西。但每個人不停地打電話給我,跟我說應該要參加奧運,他們講的話都差不多:你為籃球打拼了一輩子,你應該贏得這個榮譽。這樣說是沒錯,但我覺得我的身體狀況無法應付奧運的比賽。

另外還有一件事困擾著我,就是我想要確認,我被選入夢幻隊,是因為我還能打所以這支球隊需要我,還是只是想給我一個榮譽的機會?我絕不要佔據一個我無法勝任的位置。於是我問 Dave:「你老實說,你需要我是因為我還能打,還是因為我是 Larry Bird 的關係」?Dave 跟我說:「在國際比賽是區域防守,有幾個球員可以像你這樣會傳球又會投籃呢」?他說的真好。

我考慮了一段時間,最終答應加入夢幻隊。然後 Dave 就跑去找 Jordan,說我跟魔術都已經加入了,你不想成為光榮歷史的一部分嗎? Jordan 答應了。不久,其他球星也都陸續加入。

夢幻隊原本是想用八名職業球員和四名大學球員,但 NBA 的球員反應熱烈,選拔委員會於是增加到十名職業球員。但到了最後,選拔委員會又決定,如果有哪個職業球員在球季表現出色,職業球員再增加一名。後來 Clyde Drexler 入選。杜克大學的 Laettner 因為比 O’Neal 有更多的國際賽經驗,而成為唯一入選的大學球員。

選拔中最有爭議的就是 Isiah Thomas 為什麼沒有入選,我知道 Thomas 心裡一定很受傷。老實說,他幫到活塞隊拿到兩座總冠軍,是當時 NBA 的頂尖球員之一,我想不通他為什麼沒有入選。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