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27

《為什麼贏家不思考?》- 短跑名將麥可強森一生追求的目標

《為什麼贏家不思考?金牌運動員教你決勝時刻駕馭心智、開發潛能、主宰全場》 木馬文化出版 以下內容摘錄自本書章節《第五章:態度》p.174-179 短跑...

請繼續往下閱讀

 

為什麼贏家不思考?金牌運動員教你決勝時刻駕馭心智、開發潛能、主宰全場

木馬文化出版

以下內容摘錄自本書章節《第五章:態度》p.174-179

 

短跑名將麥可.強森(Michael Johnson)在一九九二年美國奧運代表隊選拔賽中,首次體會了他所謂的「危險地帶」(Danger Zone)。他在兩百公尺預賽遭遇強勁逆風導致成績不佳,以至於在決賽和卡爾.劉易斯(Carl Lewis)之流的高手對決時,被分配在(最不利的)外側跑道。原本大勢已去,但憤怒加上想把所有人踩在腳下的決心,激起了強森的鬥志。他以全世界四年來最快的成績震撼了全場。高強度的專注感讓強森赫然意會到還有另一個境界可供追尋。這成了他不斷設法複製的心態原型。

快轉到四年後的亞特蘭大奧運,強森已成了無可爭議的主辦國巨星。彷彿這樣的壓力還不夠,他穿上最醒目的服裝,進一步宣示他的決心。他後來總結說明:「有什麼能比穿著金鞋拿銅牌的傢伙看起來更蠢的嗎?」

 

這樣的羞辱絕非毫無可能。這名美國選手在一九九二年巴塞隆納奧運開幕前食物中毒, 最後甚至沒能晉級決賽,辜負了一面倒的奪冠呼聲。這表示他在進軍一九九六年奧運時,心知自己有可能錯失當之無愧的金牌,黯然畫下生涯句點。然而在預備期間,這類懷疑被拋到九霄雲外。強森看中的不只是一面獎牌;他希望創造歷史,成為兩百公尺和四百公尺的第一個雙料冠軍。一面金牌配一隻鞋。他甚至拜託主辦單位通融、為他調整賽程,導致他在一星期內參加了驚人的八項比賽。

 

當他在起跑板上就定位時,強森看著金鞋對他閃閃發光。它們是否嘲弄著他、讓他想像一旦失敗要面對怎樣的屈辱?完全沒有。它們一如「我是最棒的」這類實際上的宣言,是對「渺小的我」症候群的最後一擊,把自我懷疑完全踢出場外。他果然贏得四百公尺決賽,逃脫被羞辱的命運,並且打破兩百公尺世界紀錄,奪下第二面金牌。他以十九點三二秒跑完兩百公尺,比以往的紀錄快了零點四秒,後來唯有尤塞恩.波特曾超越這項成績。這至今仍是運動史上最令人難忘的一刻。

後來被問到跑那麼快是什麼感覺,強森所能喚起的最接近的經驗,就是小時候乘坐父親親手打造的卡丁車。這名美國選手向來是第一方程式車迷,熱愛在賽道上飆車。正因如此, 我不禁拿強森的「危險地帶」跟艾爾頓.冼拿在摩納哥的特殊經歷相比。

 

「人們經常問我,你跑步的時候在想些什麼?但我不知道一般人能否理解那種層次的競技,」強森笑著說,「我不會把它形容成出體經驗……對我而言,那只是高度專注與覺醒, 其他一切都不重要——不論隔壁賽道或田徑場上發生了什麼事,沒有什麼能讓我分心。我聽不見觀眾吶喊,因為你是如此專注在自己的事情以及每個小小環節,直到你不斷向內探索, 所有事情都只在你內心存在。我真的可以感覺體內發生的一切以及我的跑步技巧。這大概等同於艾爾頓.冼拿所描述的經驗,但那就是我身上發生的狀況。」

 

即便在他掀翻了亞特蘭大田徑賽道之後,強森仍然甩不掉他在第三步絆了一下的記憶——大多數人察覺不到,但對於把跑道當成畫布的藝術家而言,那是個重大汙點。這次經驗促使他改變方法,開始追尋另一次更偉大的傑作。

 

「危險地帶出現了不同風貌,」他告訴我,「一九九六年以前,我真的會想在其他傢伙跑到終點線以前換回我的練習鞋。我希望盡可能把他們打得落花流水,而我深以為傲。不過到了生涯後半段,我更著重在我的個人目標。我專注於時間、紀錄、創造歷史、締造體壇空前的成就。

 

「站在起跑板上,壓力提升到了另一層次。早年生涯中,起跑前最後一刻對整個比賽過程進行意象訓練時,我非常仰賴其他運動員。那很有幫助,因為我所要做的就是打敗他們。不過後來,我不再倚賴競爭對手。我必須打敗他們,但我另有跟他們毫不相干的目標:我必須跑出高效的比賽——而比賽過程很難百分之百如你預期的執行。」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