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27

《為什麼贏家不思考?》- 世界冠軍車手維泰爾:你得專注在每一個過彎

《為什麼贏家不思考?金牌運動員教你決勝時刻駕馭心智、開發潛能、主宰全場》 木馬文化出版 以下內容摘錄自本書章節《第一章:意象訓練》p.52-56 在體育界,意...

請繼續往下閱讀

為什麼贏家不思考?金牌運動員教你決勝時刻駕馭心智、開發潛能、主宰全場

木馬文化出版

以下內容摘錄自本書章節《第一章:意象訓練》p.52-56

 

在體育界,意象訓練的運用——如今在最高水準的比賽中司空見慣——可以追溯到半個多世紀以前。最早將意象訓練列為正式訓練環節的國家,是冷戰時期的東歐集團。後來,當這種作法出現顯著效果,意象訓練的運用便風行起來。但即便這些表面上的先驅,都是晚來的後進。

 

「意象訓練成功結果不是什麼新鮮的作法,」運動心理教練唐.克弗森(Don MacPherson)說,「事實上,證據顯示我們的穴居祖先就用這種方法來成功狩獵食物。洞口附近畫著被長矛刺穿的野獸;這是他們離開安全的穴居之地、到外頭冒險之前最後所見的圖像。我們看不到穴居人被野獸吃掉的畫面,原因就是你最好想像自己希望發生的事,別去想你不願意看見的結局。」

 

「想像力是大腦的衛星導航器,可以帶領你走向夢想和目標。只要你能『見到』,你就能『達到』。高爾夫球員應該想像小白球優雅地飛越空中,跳上球道的正中央,而不是想像球掉進水障礙區。全世界最成功的高爾夫球員傑克.尼克勞斯(Jack Nicklaus)每次擊球之前,必定先觀賞完他自編自導的所謂『好萊塢電影』。透過意象訓練,你可以是你的電影的製片、導演和片中英雄。」

 

以往用來訓練飛行員和太空人的模擬器,便是建立在這樣的原理上——這正是一級方程式車隊如今斥資打造模擬器、忠實反映全球賽道真實情況的原因。但是意象訓練不需要任何工具,只需運用我們的兩耳之間。一級方程式大賽有史以來最年輕的世界冠軍賽巴斯蒂安. 維泰爾(Sebastian Vettel),童年時期無數次開著卡丁車繞行賽道練習,充實了他的潛意識心靈。不過當我在這名德國車手蟬聯四屆世界冠軍的巔峰時期採訪他時,我發現他還需要做最後的修正。每次排位賽出賽前,維泰爾會坐在車庫裡閉上眼睛,靜下心來想像即將上演的賽事。這是他給潛意識暖身、讓它準備好接手的方法。

 

「排位完全取決於單圈成績,所以比正式比賽更激烈,」維泰爾告訴我,「速度也更快,因為輪胎還很新。在正式比賽中,你得考慮輪胎的狀況,同時應付各式各樣的問題:這個區段還有多長?目標是什麼?有不同的事情要忙。相較之下,排位賽非常原始,一圈決定勝負。所以你花時間思索那一圈:有哪些重點?跟上一輪比起來,你有哪些地方需要改進? 有哪些問題需要當心?

一旦起跑之後,你就忙得沒時間思索其他事情。所以你屏除雜念,真正融入當下。就算犯錯,千萬別在進入下一個彎道時還想著上一個錯誤。你得專注在每一個過彎——而且最好順其自然。」

 

追求「活在當下」似乎是巔峰表現的關鍵元素。這也歸結了意象訓練的一個異常現象; 意象訓練的本質是專注於未來,讓注意力遠離當下。這是一個費解的哲學難題,有待釐清, 不過意象訓練在現實世界的效果不容爭辯:畫面會以某種方法藏在我們腦中,在關鍵時刻引領我們踏上理想的道路。

 

當那條道路直通天際,勝敗得失也跟著飛得更高。紅牛空中競技飛行大賽(Red Bull Air Race)據稱是全世界最高速的動力競速運動,飛機以高達兩百五十英里時速,穿行於離地僅僅二十五公尺的一連串標塔之間。類似F1的排位賽,飛行員輪流出場計時,開著飛機在賽場上衝刺迴旋,忍受高達10 G的力量(重力的十倍)。每次出發前,飛行員會在安靜的停機棚裡預先演練——展開雙臂充當翅膀,在模擬標塔的飲料罐迷陣中迂迴穿梭。加拿大的彼特.麥克勞德(Pete McLeod)精通這項藝術,如今他在停機棚裡演練時,整個身體的反應猶如置身空中一般。

 

「對抗G力時,我不再有任何感覺,因為我已習以為常,」他說,「但要抵抗那麼高的G力,我們得在機艙裡進行高強度的操作。我們已有多年經驗,所以現在即便我想像自己承受著10 G,我的胃部肌肉和雙腿就會自動收縮,就像你想到某件讓你不由自主顫抖的事;那是一種肌肉記憶。這證明大腦非常特別:過了一陣子後,它會自然而然反應。」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