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28
作者:久保

2018老爺盃足球賽在新北

回顧近百年來的臺灣社會男足賽事,日本統治臺灣的昭和初年,先後開辦南部蹴球聯盟、全島蹴球大會、臺北蹴球聯盟等,提供全臺足球愛好者切磋球技的競賽。中華民國自1945年治理臺灣迄今,七十多年來持續辦過臺灣省...

請繼續往下閱讀

  回顧近百年來的臺灣社會男足賽事,日本統治臺灣的昭和初年,先後開辦南部蹴球聯盟、全島蹴球大會、臺北蹴球聯盟等,提供全臺足球愛好者切磋球技的競賽。中華民國自1945年治理臺灣迄今,七十多年來持續辦過臺灣省、臺灣區至全國運動會的足球項目賽事,先後舉辦中正盃、介壽盃、醫學盃、工商盃、青年盃、中華民國企業足球聯賽、城市聯賽等社會男足賽事。林林總總的社會男足賽事之中,迄今即將舉辦第37屆的老爺盃,堪稱我國最具特色的社會男足盃賽。

  現今國際老爺盃足球邀請賽俗稱「老爺盃」,歷來參加者不乏中華男足代表隊退役球員,甚至是過去率領中華男、女足征戰海外的教練。這些愛好足球成痴的臺灣足壇前輩們,總是活到老、踢到老,不捨得離開足球場。無奈歲月總讓老將逐漸凋零,如今的老爺盃不計勝負、不設獎盃,每年看到彼此身體健朗的奔馳於足球場上,以球會友讓老爺盃更添溫馨與樂趣。

 

一、從延續競技轉向以球會友

 

  老爺盃起源於民國71年(1982),當時由嘉義市諸多足球運動愛好者,以嘉義老爺足球隊為名,邀集了臺南、高雄、宜蘭、臺中等地的社會足球團體集結而成。老爺盃開辦的宗旨是讓年逾35歲的退役足球員,延續過去在足球場競技而設立的舞臺,規劃於每年青年節至清明節之間,亦即3至4月舉辦的社會男子足球盃賽。最初比賽設有冠、亞、季軍獎座,仍未脫離足球競賽的性質,首屆係由臺南市足球愛好者為班底的南友隊奪冠。

第9屆臺北市布聯足球隊承辦老爺盃的賽程布告(趙東湖教練提供)

  起初,嘉義老爺足球會發起並辦理第1、2屆老爺盃,自第3屆改成參賽隊伍輪流主辦。臺北市、臺中市、臺南市、高雄市、高雄縣、宜蘭縣、臺北縣等縣市的足球場,皆曾作為老爺盃的競技場。起初是社男業餘足球隊之間的競技,後來陸續有許多足球專長出身的退役球員加入,讓老爺盃成為各地耄耋至不惑之年的足球人,每年都與隊友們來一回春季臺灣足球微旅行。每年一度的老爺盃,遂成為退役足壇老前輩們,重溫往昔與隊友共同生活的感動。

1999年3月27日臺北市最早參加老爺盃的布聯足球隊於百齡球場的合影(趙東湖教練提供)

  匯聚在老爺盃賽的每一隊,在各自家鄉深耕足球運動多年,使得各隊報名參賽的人數日增。同時參賽球員的年歲漸長,老爺盃各隊競技的色彩逐年褪去,轉變成不計排名與獎盃名次的交流賽。時至2013年臺北市孔雀體育會辦理時,已形成35歲壯年組、45歲中年組、55歲長青組、65歲南北對抗賽。如今更是國內外足壇前輩敘舊,互相噓寒問暖的交流場合,乃是社會長青、中、壯年足球人,以球會友的年度盛事。

 

二、接力傳承老爺盃的記憶

 

  從第1至36屆老爺盃的比賽場地頗多,臺南市運動公園足球場、橄欖球場,臺中市朝馬專用足球場,臺北市大佳河濱公園迎風足球場,高雄市岡山農工足球場等風貌依舊。根據孔雀體育會過去籌辦的林宏吉、黃金益、謝朝義、趙東湖、葉國雄等前輩,訪談時提及現今花博公園新生園區西南隅,即今日海霸王餐廳至國防部憲兵指揮部之間,亦曾存在一足球場辦理一屆老爺盃。

每一屆老爺盃足球之夜的晚宴成為壯年以上社男足球員交流分享之場合(謝朝義教練提供)

  老爺盃在2012年有了重大改變,由時任臺中老爺足球會會長、現為中華足協副理事長的劉福財,於承辦該年第22屆臺中市老爺盃時,不再根據比賽成績頒發獎盃,成為我國目前唯一比賽不講排名的社男足球盃賽。取而代之的是,各隊抱持以球會友、兼敘舊情的心態,由劉福財為首的臺中市老爺足球會,製作繡有該年乃至隔年參賽六隊名稱與標識的傳承旗。隔年,臺北市孔雀體育會承辦第23屆老爺盃,蕭規曹隨重視接力傳承,聚首老爺盃交流切磋不計勝負得失。

臺中老爺足球會承辦2012老爺盃首見傳承旗而更強調以球會友(謝朝義教練提供)

  因此2012年迄今的每一屆老爺盃,輪值主辦老爺盃的足球團體,在開幕式與足球之夜的主舞臺,都豎直旗桿懸掛這面傳承旗。這面錦旗成為老爺盃的特色,富含著每一隊同心接力逐年舉辦,傳遞不息的重要象徵。直到該屆老爺盃落幕時,次年承辦老爺盃的足球團隊,才從應屆主辦代表的手上,接受並保管這面傳承旗一整年。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