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04
作者:Jeffrey Ha

從「小傑」到「傑哥」—羅聖傑

去年,我在師大附中舉行的高中乙級聯賽看見了一名球員,他當時雖然站在內線,但很明顯的,有著往外圍發展的宿命。使用「宿命」而不是潛力其實不大準確,因為他可能會因為球隊陣型需要,而繼續做一名內線苦工,又或者...

請繼續往下閱讀

去年,我在師大附中舉行的高中乙級聯賽看見了一名球員,他當時雖然站在內線,但很明顯的,有著往外圍發展的宿命。使用「宿命」而不是潛力其實不大準確,因為他可能會因為球隊陣型需要,而繼續做一名內線苦工,又或者他的投籃就是練不起來,種種因素,都可能導致他轉型的失敗。
 

後來,他的能力受到認可,入選了乙級的明星球員;而在去年十月,我在中正運動中心的體育館看到他,他升上高三,開始一肩扛起責任,而且已經開始向外發展,但似乎還沒擺脫四號球員的路數;
 


到了今年寒假的長耀盃,再到剛結束的北區複賽,他已經破繭而出,我了解到,若是有看過興華高中的比賽,你一定會記住羅聖傑的名字。



時間倒轉到五年前,當時剛從國小畢業的羅聖傑並沒有與籃球一見鍾情,也沒有甚麼遠大的志向,只是想逃,逃離每天枯燥乏味的課堂,所以前去報考通霄國中的籃球隊。但沒過多久,他便與這項運動培養出了情感;也慢慢體會到與隊友合作後,拿下勝利的喜悅。

 


那時候,籃球對他來說是快樂的。
 


國中畢業後,他選擇離家近的興華高中就讀,也在那裏在國中就曾經執教過他的胡裕偉教練麾下繼續他的籃球路。「國中的時候就感覺很好玩,可是上了高中就壓力比較大,需要扛責任。」羅聖傑說。「還有一次打一個比賽大扭,休了兩個禮拜,應該是我受過最大的一次傷了。」。每天早上六點就要起床晨操,教練教的觀念與技術越來越細,需要花上更多的時間消化,理解,更可怕的是受傷後的心理陰影,過去輕輕鬆鬆就能夠做出來的動作,都不太敢做了。
 


他怕自己做不好,害怕自己的表現讓球隊輸球,那時候的「小傑」怕了。



「但學長都會告訴我,叫我做好自己,勝負他們來扛!」慢慢的,羅聖傑翻越了自己的心牆,甚至在高二就已經成為先發球員;柔軟的手感,優異的心理素質和靈活性,當時還是學弟的羅聖傑,已經是隊上不可或缺的禁區要角,也跟著學長們一起殺進北區,直到最後一場於延長賽敗給南澳高中,才終止在聯賽的旅途。

 


學長們畢業之後,羅聖傑升上高三,原本生嫩的禁區球員們開始有所成長,胡裕偉教練不但決定讓他開始往外圍發展,還給了他一個更為重要的責任:那就是擔任球隊的隊長。「因為教練總是要扮黑臉,所以我就決定讓他作一個橋樑,把我真正想要表達的透過他去轉述。」胡裕偉教練說。「他也做得很好,有成功帶起球隊整體的氛圍。」
 


羅聖傑坦言,剛開始轉打鋒線時,確實不太習慣,他原本只需要爭搶籃板,幫學長卡位;現在,他得學著持球進攻,並在球隊迷失方向時帶著隊友殺出一條血路。而他這一年所下的功夫全部體現在球場上,現在,如果說羅聖傑是高中乙級個人能力最強的幾名球員之一絕對不為過。
 


羅聖傑不是球風勁爆的體能怪物,也還不是百步穿楊的射手,但他所擁有的各項技能結合起來,使他成為一個極難防守的球員;他能夠自己帶球快攻,上籃的穩定度也高得嚇人,只要在籃框四周出手,就算有防守者貼在他身邊,也很少會有「放槍」的情形;如果出手角度被封死,他也能即時找到處於空檔的隊友。
 


當然,若是只能在禁區附近出手,或只有切入上籃這一招,並不足以讓他轉攻前鋒位置;他在這一年的時間大幅度的精進了自己的跳投,得利於他柔軟的手感,無論是切入後的急停出手,或者是在三分線外接球發砲,都已經進步到了一定的水準;善切,能投,又能傳,搭配他186公分的身高,在面對大部分乙級球隊時,羅聖傑根本可說是無解的武器。

 


胡裕偉教練也非常肯定羅聖傑的進步,與當他在場上時能為球隊帶來的正面影響;「可能原本我們放兩隻中鋒在上面打都不會有甚麼優勢,但只要羅聖傑一上場,不管他在三號還是四號位,球隊的進攻就會活起來了。」胡教練說道。「他現在還是在帶著全隊打,我相信他如果到了大學,不用再一個人扛起球隊勝敗,能夠發揮得更好!」
 


今年興華高中能夠殺進全國八強,羅聖傑居功厥偉。他的實力無庸置疑,但他除了個人表現之外,也帶動了整個團隊的成長。尤其禁區球員的成長最為顯著,過去薄弱的內線,現在已經是可靠的最後一道屏障;在晉級的路上,也以大比分擊敗了去年將他們淘汰的南澳高中。
 


「沒有傑哥,就沒有我!」這是興華高中球員之間的玩笑話,但從會害怕犯錯的「小傑」到現在一肩扛起球隊的「傑哥」,羅聖傑的蛻變與成長讓人驚艷,甚至已經超出我的預期。在接下來的全國賽,羅聖傑必定會以強勢的表現證明自己!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