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07

長期陋習的挑戰 花式滑冰的裁判給分爭議

在2018年平昌冬奧的花式滑冰項目,日本好手羽生結弦不負眾望拿下了冬奧二連霸,不過賽後有部分焦點集中到裁判的給分標準上,因為中國籍裁判在中國選手金博洋的給分上相當高,面對其他國家的選手都給出奇低的分數...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2018年平昌冬奧的花式滑冰項目,日本好手羽生結弦不負眾望拿下了冬奧二連霸,不過賽後有部分焦點集中到裁判的給分標準上,因為中國籍裁判在中國選手金博洋的給分上相當高,面對其他國家的選手都給出奇低的分數,有為自己國家的選手護航和偏頗之嫌,也在賽後正式遭到調查。

 

花式滑冰是兼具力量與美感的運動,所有的技術和表演分數基本上都是由裁判主觀認定,頂多只能平均各評審的分數來減少偏袒的情形出現,但任何制度都還是有漏洞存在,調查顯示,花式滑冰的給分往往傾向於裁判自己的所屬國家。

 

分析報告也指出,在本次冬季奧運的48位裁判,有16位呈現出自己國家的選手給分較高的趨勢,而且這樣的趨勢相當一致,包括三位俄羅斯裁判、三位中國裁判、兩位加拿大裁判和兩位美國裁判。

 

其實在花式滑冰中,裁判對於自己所屬國家的選手較為偏好的流言盛傳已久。透過一些數據研究發現,如果選手的比分接近,單一裁判的給分有可能就會影響選手的最終排名。

 

有鑒於裁判給分偏袒自己國家選手的情形越來越多,眾多媒體和機構也著手進行調查和訪談至少20位以上的裁判、選手和教練,結果發現裁判偏袒自己國家選手的情況並非子虛烏有。目前國際滑冰總會也收到各國滑冰協會的眾多方案,希望能有效遏止這樣的問題。

 

荷蘭籍裁判Jeroen Prins就認為,裁判偏袒自己國家選手的現象並沒有被確實的檢查和導正,一項成功的運動必須要有令人折服的可信度,但現在花式滑冰這樣的現象是令人相當擔憂的。

 

不過有時候,裁判其實並非刻意給自己國家的選手較高的分數,可能是因為裁判從小在自己的國家已熟悉相對應的滑冰風格,使裁判在看到熟悉的風格時會給出較具認同感的分數,或者就只是愛國主義使然,但裁判自己都不易察覺到這樣的現象。

 

況且在滑冰比賽中的動作是非常快速的,有時對於較不熟悉的動作給分沒那麼容易,這時本國選手的熟悉動作可能就會成為裁判眼中的焦點。

 

另一方面,裁判的給分其實也會受到自己國家滑冰協會的施壓。每個國家在主辦賽事中都會有自己所屬國家的裁判,例如美國的比賽一定有美國指定裁判、俄羅斯的比賽一定有俄羅斯裁判等等,「如果」這些裁判在給分上沒有讓地主選手享有一些「地主優勢」的話,甚至有可能會被所屬國家的滑冰協會給撤掉自己在該項賽事的裁判資格,並指派其他的裁判。

 

針對裁判爭議和裁判審核標準,ISU國際滑冰總會拒絕表達任何意見,他們僅有透過一份聲明表示,對於裁判的素質和評分標準有一套給分標準密切監控,如果裁判有任何給分上的瑕疵,都會受到懲處。從這個賽季開始,ISU也要求組織官員尋找裁判在給分上的缺失。

 

至少有六位ISU高階官員坦承,要管理裁判偏袒所屬國家選手的問題是相當艱鉅的挑戰,這樣的情形越來越嚴重,如果沒有進一步的措施,情況可能會嚴重到變為失控的程度。

 

每個人都希望看到自己國家的選手站上頒獎台,一位先前是裁判,後來負責監督裁判給分情形的官員透露,自己曾在當裁判時特別給自己國家的選手高分,讓該名選手有更好的名次。

 

裁判文化的黑暗面

 

整個體育界,民族主義依然相當盛行,從過去超過1600場滑冰賽事來分析,中國裁判偏袒情形較為嚴重,平均會讓自己國家的選手高出4.6分,義大利、俄羅斯、美國和加拿大則會給自己國家的選手高出平均3.4分以上。

 

統計分析不能確定裁判的給分觀點和依據,也無法顯示正確得分到底該是多少。但這樣的統計分析依然呈現出裁判對於自己國家選手的較高給分趨勢。

 

況且在分析當中,如果只有少數幾次的偏袒情形並不會被放大檢視,會特別列入計算的都是在整個評分中非常「一致」呈現偏袒現象的裁判,也代表偏頗趨勢是相當明顯的。

 

至少有三位ISU前官員指出,更有一些比較惡劣的裁判會與部分國家勾結,刻意對某國選手評分較低,並對某國選手拉高評分。有些裁判甚至會跟部分選手和教練收取一些好處,並以較高的得分作為交換,在比賽之前,部分選手的分數早就已經確定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