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08
作者:Jeffrey Holt

六年磨一劍—林子輇

隨著比賽結束的哨聲響起,慧燈中學全隊上下終於放下了心中的大石;他們最近的比賽似乎都不那麼順利,先是在長耀盃錯失八強,到了複賽又接連受到幾支隊伍的強力挑戰,更在面對醒吾高中時收下本學年聯賽的第一敗。這場...

請繼續往下閱讀

隨著比賽結束的哨聲響起,慧燈中學全隊上下終於放下了心中的大石;他們最近的比賽似乎都不那麼順利,先是在長耀盃錯失八強,到了複賽又接連受到幾支隊伍的強力挑戰,更在面對醒吾高中時收下本學年聯賽的第一敗。這場面對中正高中的比賽,整場雙方誰也不讓誰,但最後,他們成功封牽制了中正主力控球石易的進攻,在後衛五號張哲瑋的幾次關鍵球得手下,慧燈中學,終於搶進高中乙級的全國八強。

 

這一刻,慧燈中學等了六年;對前鋒林子輇來說,這更是他一直等待,證明自己的時刻。

林子輇開始與籃球結緣的原因,與很多人一樣,都只是因為長得比較高,就被抓進球隊練習;但與許多人不一樣的是,他的籃球路開始的地方,是宜蘭的光復國小。他的學長是甫從松山高中畢業的高國豪,同屆的死黨則是宜中一哥林哲霆。在這個擁有優良歷史的少年籃球名校,林子輇也在球隊裡的四年間打下了扎實的基礎。

 

在國小畢業之後,林子輇原本要跟著好友林哲霆一起進入復興國中就讀,在國中甲級打拼;但家人希望他能夠更專注在課業,於是就將他送到了當時還沒有籃球隊的慧燈中學就讀。

 

林子輇看似早早結束的籃球路,卻在這裡迎來了一個截然不同的開始。

 

在國一那年,慧燈中學決定重組籃球隊;於是在國小時期就接受過訓練的林子輇也就成了這個團隊的一員。「我們國一跟國二那兩年其實沒有打很好,但是到了國三那年就拿了宜蘭縣的冠軍。」林子輇的口氣雖然平穩,卻聽得出他對自己與隊友共同創下榮耀的驕傲。「我們那年還可以跟溪湖國中(1)抗衡,跟他們打的時候我們只輸三分!」

(註:溪湖國中為國中乙級傳統強權,政治大學的洪楷傑,謝文源,黃博暄,高苑工商的U16國手陳郁仁都是畢業自溪湖)

 

國中的最後一年,慧燈的堅強實力讓他們打出了自己的名聲,成為了國中乙級各隊都不敢小覷的對手;但到了複賽時,球隊裡多名隊員同時出現發燒的情形,在身體狀況大幅滑落的情況下,那一年的慧燈,也止步於北區。

 

這是他們第一次與全國擦身而過。

 

儘管國中最後一年的成績不如預期,但林子輇的出眾實力已經得到被許多高中隊伍的注意。「林哲霆那時候想到要去哪一間,都會問我要不要去,我就跟他說不要。」他笑說,這位從國小到現在的死黨當時在選擇高中時三心二意,儘管後來選擇宜中,也有來詢問林子輇是否有意願要自國小之後再一次攜手作戰。

 

林子輇說,國中畢業時確實有想過去挑戰甲組的舞台,即便是到了現在,看著甲級的球員在場上奮戰,還有每一次進球後震耳欲聾的歡呼聲,都會感到手癢,而且感覺很「夢幻」。但每次有學校探詢他的意見,他總是感覺興趣缺缺。「自己也會想,其實我就只有這群隊友,而且我確實是技不如人。」林子輇說道。「就算去打甲組,出來之後出路也沒有很廣,不如留下跟這群一起待了三年的兄弟繼續奮鬥,在乙組也能打出自己的名堂!」

於是在慧燈中學重組球隊後的第一批球員,便全隊一起直升到了高中部;而國中三年打出的名聲,也一路隨著他們全體升上高中而如影隨形的跟著他們。「那時候高一在乙組大家大概也知道我們是誰,而且雖然還在適應高中的強度,成熟度不是很夠,可是還是有打到後面。」林子輇回憶道。「可是高二我們打的場次比去年還少,全隊都很沮喪,又很懊惱。」

 

又再一次,他們被拒於全國的門外。

 

會造成如此情形的原因,很大一部分也可能是因為他們的練球時間;在這裡,課業才是他們的主體,他們每天上課到六點之後,才有一個小時左右的練球時間。「每次熱身完,我們可能都只剩450分鐘可以練球。」林子輇說,只有週二和周四可以練習到比較晚,所以每次練球,都感覺很像重新來過。「我們自己也會怕教練罵啦,所以時間少,我們只能每次都全神貫注。」

 

連續五年,這群幾乎可說是從小一起打球的隊友,都被拒於全國賽之外;轉眼間,他們就要迎來高中的最後一年,他們知道,他們已經沒有退路。在這最後一年,他們一起奮戰六年所累積起的實力與默契讓他們終於收到了成效,甚至在暑假的盃賽與今年全國冠軍的強力競爭者醒吾高中打成兩勝兩負;而到了乙級聯賽,可說是「完全體」的慧燈中學,終於打進了全國八強。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