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拉波娃勇往直前》- 你得知道一切

《莎拉波娃勇往直前》 商周出版 以下內容摘錄自本書章節《序言》p.4-8 二○一六年澳洲網球公開賽(Australian Open)結束前,有...

請繼續往下閱讀

 

莎拉波娃勇往直前

商周出版

以下內容摘錄自本書章節《序言》p.4-8

 

 

二○一六年澳洲網球公開賽(Australian Open)結束前,有位護士要求我交出一杯尿液。這很正常─就是ITF(國際網球總會,the International Tennis Federation)確保賽事公正而對運動員進行藥檢的例行程序之一。當時我二十八歲,已經在杯子裡尿了十幾年了,在尿完的那一刻我就把藥檢的事情拋在腦後,讓思緒很快地回到手邊的事情:下一個巡迴賽、我得贏得下場比賽,才能夠繼續比下去。我已經贏過包括澳洲網球公開賽在內的五次大滿貫,不過在大錦標賽最後一天笑著領獎的慾望從未消減。事實上,那股慾望更加強烈了。在二○一六年第一個星期,隨著我離職業生涯終結越來越靠近,我更加意識到時間的流逝。我以為自己還有很多拿下大滿貫賽冠軍的機會。

 

小威廉絲(Serena Williams)在二○一五年的冠軍賽將我擊敗。直落二,第二盤還是在搶七時贏下的。輸球從來都不是件開心的事,但我總以樂觀、堅強的態度面對。我把眼光放在下一個賽季,那將會是我的最後一季。事實上,那幾個星期以來,當我征戰於亞洲各處的錦標賽時,我思考退休的時間比思考比賽還多。我知道尾聲將至,而我想要以完美的方式出場。我會從澳洲網球公開賽、法國網球公開賽(French Open),到溫布頓網球錦標賽(Wimbledon)這樣的行程作為我最後一次巡迴。就像是場勝利之旅。我喜歡那些球迷,而那些球迷也愛我。這段巡迴最後會在美國網球公開賽(U.S. Open)畫上句點,我參加這場比賽期間,這本書也正好上市擺在書店。也許我會打入決賽,也許小威也會在場上。

小威廉絲代表了我職業生涯的高度與限界,我們總是互相糾纏。每次我都是帶著恐懼與尊敬踏上對上她的比賽。我就是靠著十七歲時在溫布頓擊敗她而在世界舞台上嶄露頭角的,但也是從這時候開始,她成了我最不想面對的對手。我擊敗過所有曾經打敗她的選手,不過擊敗小威對我來說,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這件事有理由在─她知道原因,她也知道我知道。這是我們之間的祕密,我會在適當的時間克服這件事。

 

我可能會找到擊敗她的方法,而我的職業生涯就會是從哪裡開始,從哪裡結束,我手上會拿著獎杯,而小威會在人群中為我喝采。

 

嗯,但你也知道一句成語吧:造化弄人。

 

這個球季的第三個星期,我收到ITF的電子郵件。一看到信的內容,我就開始感到恐慌。我在墨爾本進行的尿液測試? 沒有通過。我的尿液中查出含有米屈肼(Meldonium),而它在二○一六年一月被列入世界反運動禁藥機構(World Anti-Doping Agency)的禁止成分中。換句話說,我現在是禁藥使用者,會立刻遭到禁賽,接下來還要出席聽證會。

 

米屈肼?

我從未聽過這個東西,這一定是個嚴重的誤判。我坐在床上用谷歌搜尋這個東西。看著出現的搜尋結果,我的心沉了一下。米屈肼也叫做麥卓內(Mildronate),這個名字我就聽過了。那是我已經吃了十年的補給品,用來治療包括冠狀動脈疾病(coronaryartery disease)等種種疾病。麥卓內是二○○六年時一名家庭醫師建議我服用的。當時我一直疲憊不堪,時常生病,心電圖也註記了好幾次不正常的記錄,還有糖尿病遺傳病史。服用這種藥時我並沒有想太多,就是把它吃下去。我會在進行激烈體能活動時服用它,就跟你可能會為了防止心臟病或中風而服用低劑量阿斯匹靈一般,我不是唯一這樣做的人。在東歐和俄羅斯,麥卓內就跟布洛芬(ibuprofen)*差不多,有上百萬人每天服用,就連我祖母也是! 我從未在ITF要求列出選手過去七天服用過的藥物或補給品名單上將它列在上頭,因為我不是每天服用它,而且也沒想過它和我疼痛時會服用的布洛芬(Advil)(一種含有布洛芬成分的市售鎮痛解熱藥)有何不同。

* 注:一種非類固醇類抗發炎劑。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