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堅若磐石—石易

灌溉支持

名人堂 Jeffrey Holt | 2018/03/22

A- A+

比賽只剩下兩分鐘,在這一刻,雙方只有兩分的差距,誰勝誰負還在未定之天 。此時,他一個利用時間差的切入,挑籃得手;接著,在進攻時間歸零之前,他接獲隊友傳球,做了一個假動作晃起對手,帶一步跳投,再進。

 

他在最後的兩分鐘,一個人砍下了十一分。

 

我想,這應該是這一學年高中籃壇最瘋狂的個人秀。

 

北投國小素來都是少年籃球的名校,當時在那裏就讀的石易,看著哥哥在場上奮戰的英姿心生嚮往,也跟著加入了球隊,遇見了當時擔任球隊教練的中華隊國手「小胖」洪至善。「那時候覺得他很厲害,就把他當成偶像。」石易說,受到他的影響,一開始的夢想就是要打進SBL;看著啟蒙教練洪志善雖然身材處於劣勢,卻在職業籃球的賽場上如魚得水,甚至入選國家隊,讓他感覺這個夢想彷彿觸手可及。

 

但那時候,石易想要走籃球路的想法,卻不受到家人的認同;更在剛升上國中時,將他當時連校隊都沒有的明德國中。「爸媽可能覺得打球沒出路吧!」石易說。「可是我就想,不,一定有出路!」

 

當時滿腦子都是籃球的石易,用盡各種辦法,只為能夠有一個為夢想拚搏的機會;後來他也得償宿願,在國二時轉學進入北市籃球名校新民國中。

石易回憶當時以籃球為全世界的時光,無論如何艱苦的訓練他也感覺不到疲累,甚至甘之如飴;為了彌補與隊友們一年的差距,他每天訓練結束後還自己留下加強體能,回家之後稍作休息,再去練習投籃。漸漸的,他在球隊裡爭得了一席之地,更在國三時,與隊友一起從資格賽殺入八強,為自己的國中生涯留下一個完美的結尾。

 

但每天除了晨操之外,還必須從下午兩點練習直到五、六點的生活,讓石易開始思考,這是不是自己真正要走的路?「那時候會想,之後去打甲組可能也是這樣。」石易說。「後來就覺得要擺脫掉這種糜爛的生活。」於是在同學的邀約下,他並沒有像同屆隊友蘇培凱,陳孝榕等人繼續籃球生涯,而是選擇以體育績優生方式進入北投中正高中,開啟了另一段完全不同的道路。

 

「剛開學第一天,學長就在洗腦你怎麼玩!」石易笑說,雖然自己在開學之前有下定決心要好好在課業上努力,但在開學第一天就受到學長的「震撼教育」,加上中正高中較為自由的風氣,他也就順其自然,跟著大家一起享受高中生活的美好;加上他過往甲級球員的身分,讓他在學校的籃球場上罕逢敵手,在與同學鬥牛的過程中,更結交了不少好友。

 

但從國中的體育班,切換到擁有不小課業壓力的一般高中生活,對任何甲級球員來說,都不會是一件易事。「一開始會覺得自己不知道哪來的信心來這裡!」石易笑著回憶道。「會想認真讀,也有想過自己課業荒廢了三年,可是沒想到差異會這麼大。」時常在課堂上感覺力不從心,石易曾經嘗試補習,有不懂的的地方詢問同學時,他們也都了解他的處境,都耐心地幫他解答;雖然三年過後,學測成績依然不盡理想,但這段時間做過的努力,也算是給了自己一個交代。

 

雖然是透過體育績優生進入中正高中,但石易心裡的想法,只是想要掙脫籃球的束縛,當時的他,對中正高中參與的乙級聯賽可說是一竅不通,就連北區複賽為何物也毫無概念;隊友與對手的強度差異,更讓他在剛開始時難以適應。「國中的時候對到的人可能就是一些現在甲組的明星球員,我那時候連半場都過不了。」他說。「有些之前隊友接的到的球,現在的隊友會接不到。有時候還會想,我怎麼會來乙組打球?」

畢業自甲級名校的光環並沒有讓石易在中正高中一帆風順,他在高二時,甚至一度陷入無球可打的窘境。石易一直以來都是以傳導、引導隊友為主的控球,當時的進攻能力也較不出色,難以提供強大的火力支援;這也導致與他同屆,球風刁鑽,破壞能力一流的後衛王韋頡一度取代了他的先發位置。

 

石易坦言,那時候多少會對王韋頡有點瑜亮情節,更曾遭到過去的隊友數落;直到跟著朋友一起到公園鬥牛,學習更多進攻方式,增強自己持球的威脅性後,才開始找回自己在球隊的位置。

slice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0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SBL的下一步?台灣需要職籃嗎?

長期而言台灣當然需要職籃,它必須是我們的終極目標,但眼前SBL的發展困境與種種問題該如何改善解決呢?

Back to Top